《迷途沉沦》
第11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政大楼前厅人虽不多,但总有人来来往往地,两人也不会多说,惹得让人笑话就不好了。省里大领导下市里来,可说人人都忙,每一个方面的工作都要做到准备充分。谁会轻松了,而谁的工作又不重要了?两人随即回到办公室里。走进杨秀峰那间,田思政跟过来,先给杨秀峰倒一杯冰水来放在办公桌上。杨秀峰客气两句,两人不着痕迹地将彼此那种关系就处理好了。坐下来后,田思政将他在市里这边的情况说了,自然会将如何领悟市领导的意图进行工作放在重点。

  杨秀峰心里好笑,昨天接到负责这次宣传工作的任务时,只不过是秘书长姚军的一个态度,而自己也不过是借口市领导做招牌。要是收到好的效果自然是好,否则,自己也要担一分风险的。不过,此前已经给钱维扬先汇报过,也可算是领导意图吧。
  随后杨秀峰又问了小李和唐佳佳的情况。得知一切都还顺利,也就安下心来。这时还不能确定是不是收到预计的效果,但至少市政大楼里的人对这样做是认可了的。也不忙给钱维扬去回报,杨秀峰知道钱维扬对这些细小的事不会很关注,估计着只要姚军这个秘书长不去贪墨着一份功劳,今后总会有点绩效落到自己头上的。
  徐燕萍在市政大厅出看到那些版面,只是觉得这创意不错,走进电梯里也就将这些忘记了。副省长要下来,而看的又是最具特色的山野水果的开发项目,这个项目也就是徐燕萍到柳市后比较引人关注的一些工作。副省长到来的意图很明显是冲着她而来的,要做好迎检准备,而且要有侧重面,要做的工作就不少。
  回到市长办公室,刘君茂跟在身后,两人在办公室里谈论着怎么样汇报,副省长沿途怎么安排等等,细致地将每一给环节都讨论定下来。这些环节还要到市委去汇报,书记毛达和倒不会在这些细节上来做什么手段,同样,钱维扬也不会在这上面拉后腿的。
  领导到地方上来,不论是冲着班子里哪一位而来,是为谁撑台,其他人也都不会在这时闹出些意气的事给领导看。领导要是见了,首先一个不顾大局的印象,今后要先找机会往上升就是不小的阻力。对下面干部的考察,顾全大局是最基本的一个素质,也是对干部的一个要求。
  只要将领导迎来,安排好,让领导看得开心、听得顺心,才是每一个班子成员里应该做的。何况,领导的意图,当真到下面来后,也不一定就会对谁就更有利些,工作做得是不是让上面满意,谁都不敢拍胸脯保证。
  两人商议一阵,将每一个环节都落实好后。徐燕萍突然说,“老刘,市政大厅那里的版面宣传方式不错啊,只是不知道下面县里怎么样?”
  “这工作是姚军负责分工的,要不找他来落实下。”
  “不必了,下午领导就到,我们一问起,下面还不得赶着?可不要弄巧成拙。”徐燕萍说,对市里主要领导提出来的工作,下面会怎么样去做,她心里有数。万一给搞乱了,这个责任就大了。

  商定后,陈静将所作的记录再复述一遍,三个人也就下楼往市委那边走。市政大楼上十层和十一层两层将市政大楼左右两翼连贯的,有通道直接从市政府这边穿过到市委那边,不过平时也都很少从十楼的通道走的。都是乘电梯下到底楼,再电梯到相应的楼层。这样可少走路,但却要费些时间等电梯的。市政大楼人不少,左右两边虽说都是两部电梯,但还是要等。今天时间紧,徐燕萍也就没有那耐心,直接上到十楼再走过去。

  对于徐燕萍工作的风格,刘君茂和陈静两人都非常熟悉,跟在她身后走。到右方楼群再往下走到八楼,三人直接走进毛达和办公室里。毛达和此时虽没有多少具体的工作要做,但全市各方面的大事却要他点头才行,这也是一种工作的原则。
  进门后,毛达和知道三人的来意,对于副省长到市里来,具体安排自然有市政府去做,可安排好后却要经过他后才可以去实施的。“请坐。”毛达和脸上一丝笑意似有似无,让人看着就像一个无害的老实人一般。头上的发却是刻意修饰过了的,和徐燕萍相比,两人在这方面反差太大了。
  徐燕萍的招牌是看着让人倍感亲和的笑容。到柳市快三年了,都没有人看到过她那笑脸改变过。也只有发生“四.一六”特大凶杀案时,她那笑容才收敛过,当时冷森森的脸给人一种必杀的意念,然而,这案子却不如人意地拖到现在都毫无头绪。
  毛达和平时都尽量地回避这样的场景,尽量少地域徐燕萍在一起。有徐燕萍在场,不仅使得大家都意识到他的老气横秋,有种日落西山之感,更让一些心思灵动的人会想到另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在选择跟谁走时,不少人都会将眼光放远一些,比如五年后,谁才是更有潜质的人?当然是有年龄优势的人。在柳市的三大阵营里,徐燕萍目前处势最弱,但却是最有升空的可能。要不是徐燕萍是女的,只怕会有更多的人选择站到她的阵营里去。

  体制里每一级都会有一些女干部女领导,但相对说来数量少,而且竞争力也没有男领导更强一些,这也是我们国情文化所决定的。社会进程里,男权一直起着主导作用。
  “谢谢。”徐燕萍说,“书记,这两天的安排,还要向您请示呢。”
  “不客气,一起讨论吧。”毛达和在徐燕萍面前自然会表现得更有涵养一些,不会为徐燕萍比他小将近二十岁就轻视她。这两三年来,徐燕萍能够在他和钱维扬的夹击之下立足,并打开了局面也不是弱者。到如今,毛达和也渐渐看清楚省里的一些风向,他两年后肯定不会再在柳市里,省里会怎么样安排,会不会让面前这女人来接替?目前看不到,但这女人升官似乎比太多的人都快,今后谁走得更好,那也不能就下决断的。此时多留下些情面,今后才更好见面。

  坐下后,徐燕萍就将之前在市政府那边讨论的情况说给毛达和听。副省长进到柳市来后,先到市政府里进行工作汇报,之后看一看柳市的开发区情况,晚餐之后,看一看柳水夜景。第二天再到县里去,到实地去看栽种情况,开一个座谈会。回到市里听副省长一行的反馈信息。
  徐燕萍按时间段来将活动情况给书记进行汇报,说完后等毛达和的意见。陈静将一份初稿递给毛达和,让他好在上面修改,而陈静自己也拿着一份。要是毛达和有什么新的指示,也就好记录下来好改动。
  毛达和倒是仔细,一条条地重复一遍,将一些细节说了出来。几个人也就设想到具体的情景,讨论怎么样才更合理。之前也有省领导到市里来,这一次也没有太大的政治因素,但市里却不会轻视领导的到来,传言副省长即将升为常务副,升了之后那就会进入省常委班子,话语权就重多了,谁肯给他留下一点不好的印象?
  讨论了二十多分钟,才基本核实了下来。见两位领导讨论已经结束,陈静将手里的笔收起来,却听到市长说“书记,刚才所说还有一事给忘记了。下午去接省里车队,我们出多少车?”徐燕萍的意思是问要不要四套班子都出动,或是只去相关的人员去接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