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终于找到了一个让自己心安的理由,拿走了那包茶叶。

  他到了单位,没有去楼里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到了传达室。
  老胡给他开开门,说道:“今晚值班?”
  “嗯。晚上值班还有谁?”彭长宜进门后问道。
  “我看看。”胡师傅说着戴上老花镜,凑到墙上看值班表,说道:“政府那边是小张主任。”
  小张主任是有别于刚刚去世的那个大张主任来的,是科技副主任。那时乡镇都有科技副乡长,市里有科技副市长。

  彭长宜对这个看门人产生了兴趣,这主要是今天他早上的表现,让彭长宜觉得这个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看门人,他想起了沈芳妈妈的话:在北城,就是一个烧锅炉的都有背景。
  胡师傅坐了下来,他并不看彭长宜,而是仰着脖子往外看。彭长宜笑了,说道:“您老高寿?”
  “干嘛,对我感兴趣了,开始查户口了?”老头说道。
  彭长宜乐了,说道:“干嘛那么敏感?我哪敢查户口,充其量也就是加深一下了解。”
  胡老头笑了,说道:“我早上不让你贸然出击你是不是有意见?”
  彭长宜没想到他这么直接而且也这么坦诚,反而把自己弄的不好意思了。就笑着说:“倒是军人出身,三句话不离本行。还出击出击的,您以为这是在战场哪?跟您说实话,我没有意见,反而要感谢您,您是为了我好。”

  “别打马虎眼,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说着起身就给自己杯里加水,然后又拿出一只空杯,就要给彭长宜沏水。
  彭长宜见状,赶紧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那包茶叶,说道:“等等,我给您带来了一包好茶。”
  说着,打开了包装纸,老胡一看,说道:“龙井?嗯,不错,咱们这里买不到好龙井。”
  “您老还懂茶?”
  “嘿嘿,不瞒你说,我不光懂茶。”胡老头眼睛里闪着光亮。他倒了杯子里的茶水,放上一小撮茶叶,拎起暖水瓶,对着茶叶就砸了下去。

  彭长宜瞪大了眼睛,说道:“我的天!糟蹋了,糟蹋了,还说不光懂茶?我看您根本就不懂,您以为这是砸您的高碎哪?”说着,就用手去包那包茶叶。
  胡老头一看,连忙用手捂住那包茶叶,说道:“嗨,送出去的东西还有往回要的道理呀?你管我怎么喝哪?”
  彭长宜本不是想真心要回那包茶叶,这会听见胡老头这样说,就松开了手,说道:“我是心疼这么好的龙井啊,居然被您那样砸?”
  胡老头说道:“嗨,我一个看大门的,还穷讲究啥呀?凑合着喝呗,有个涩味就行了。”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听您这口气,您还是懂点的,不然您怎么看出咱们这个地方买不到这么好的龙井?”
  “嗯,你还算聪明,我在南方当了半辈子兵,对于茶还是知道一些的。”
  “呵呵,险些被您骗了。”彭长宜乐了,说道:“那好,这茶就归您,我绝不往回要了。”

  胡老头也乐了,他仔细包好茶叶,又拿出一个塑料袋,极其用心的裹好后,塞到抽屉里,并且上了锁。
  彭长宜看到老人这么喜欢这茶,就说道:“您别舍不得喝,等我有了还给您。”
  “这么好的东西,我可不能一人独享。”老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呵呵,回家给老伴喝?”
  “我一辈子都没有这个麻烦。”老头说道。
  “哦?”彭长宜一惊。
  老头进一步解释说:“我是光棍一人,无牵无挂。”
  “怎么可能呢?”彭长宜说着,四下打量着这间整洁的小屋子。
  “怎么不可能?”
  “不可思议。”彭长宜自言自语的说道。
  “哈哈。”老头哈哈大笑
  彭长宜发现他的两颗槽牙是假的。
  “我也不完全是光棍一人,我也有儿子。好了,说说你吧,你今天是单单给我送茶叶来的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也不光是,还有也是我表达一下歉意。上午占用了您的屋子,而且他们也不太讲究,在您这里又是抽烟又是吐痰的,糟的不像样子,害得您收拾了半天。”彭长宜说完,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老头的床单已经换上了另一块,而且水泥地也擦的干干净净,屋里早就收拾的清爽利落了。

  老头说:“我好干净,这是事实,但我不嫌弃大伙儿,我认为人家是看得起我。”
  “总之我要谢谢您。”
  “呵呵,用不着,谁让咱爷俩有缘呢?凡是坐过我床的人,你是第一个抬起屁股抻床单的人。谁都觉得我一个臭看大门的糟老头子,值不得人家尊重。所以就你这一个动作就打动了我。再有我对你有好感的地方就是看画展那天。”
  老胡接着说:“其实市里许多人我都认识,并且叫的上名字和官衔,而且我估摸着他们也有一些人认识我,但是那天只有你跟我这个看大门的人说话,说明你这人不傲,冲这一点我觉得你可交。呵呵,没想到你能来北城工作?说真的,我心里还挺美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谢谢您的夸奖。”
  “最后是怎么研究决定的?”胡老头说道。
  “我还不太清楚,朱书记下午去市委汇报去了,丨党丨委的意见是成立一个临时工作组,进驻莲花村,解决群众反应的问题。不知市委最后怎么决定。”

  “市委肯定会同意丨党丨委的方案的,目前稳定的第一位。”老头说道。
  “嗯?”彭长宜忽然感到这话不像是一个看门人说的。
  “如果派工作组,你就是当之无愧的组长了。”老头说道。
  “嗯,肯定是的,唉,没想到刚来就碰上这事。”彭长宜故意沮丧地说道。
  “如果是这样你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服从丨党丨委决定呗。如果解决不好莲花村的问题,就让丨党丨委换人。哦,是换工作组组长。”彭长宜说道。
  “不行,毛主席说过:首战必胜!你必须打赢这场战争!这也是你政治生涯的第一仗。”胡老头说道。
  “唉——我也想打赢啊,现有的情况我知道的不多,不了解村情,不了解他们过往的历史,不了解这里边到底有什么猫腻,这仗我怎么打?电费从哪儿来?”
  “这年头选个村干部也不是容易的事,也许……”老胡停顿了一下说道:“也许你该提前做下工作,摸摸底,到时心中有数。”
  彭长宜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市里没有明确指示,丨党丨委也没明确说法,我自己就想当然的去摸底不合适。”
  “嗯,到是有这个问题。”
  “您怎么这么了解情况啊?”彭长宜突然看着老头问道。
  “呵呵,我在这里呆了好多年了,听这个说一句,听那个说一句,知道的也别你多。再有,我叫胡力,是本地人。”
  “胡力,狐狸?”彭长宜想了想说道。

  “胡力,不是狐狸!”老头纠正着他的发音。
  彭长宜哈哈大笑。
  胡力老说:“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谁让我跟你有缘呢?狐狸也行,叫老狐狸也行。”
  “哈哈。”彭长宜觉得胡老头还很风趣,就说道:“除去我,有这样叫您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