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句话,刘忠就表明了两个人的立场。毫无疑问,这两个人是一体。
  彭长宜心领神会,在这之前,他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些班子内部的情况。
  任小亮和两个办公室主任走的比较近,而刘忠和田冲还有一个宣委平时总好扎堆,他们对任小亮多有微词,认为这个人太虚,喜欢耍一些小手腕小聪明,经常把去世的张主任忽悠的找不着北,但是朱国庆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个人倾向。
  尽管和任小亮没什么交集,但是彭长宜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油头粉面的人,他对任小亮的看法和大家一样。今天,刘忠和田冲明确表达出靠拢之意,彭长宜心里当然有一些窃喜。
  作为北城名副其实的三把手,他可不想使自己成为孤家寡人,身边应该有比较知近的人帮衬,何况,眼前这两个人还是丨党丨委委员,既然他们主动示好,主动找他结盟,他没有理由拒绝与他们相交,他没有不接受的理由。
  他笑着说道:“两位老兄都比我年岁大,又在北城工作多年,北城的一切情况都装在你们心里,以后在工作中还望老兄们多多提醒,多多帮助,长宜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咱们弟兄就都别客气了,以后我们还指望着你提携呢。”田冲说道。

  “那我也表个态,以后两位老兄有用得着长宜的地方,尽管吩咐。”彭长宜说道。
  “我们对你有所了解,姚斌和我是表兄弟,寇京海和田部长是战友,他们对你的评价都很高,说你人实在,磊落,不虚伪。”刘忠说道。
  “是什么人从喝酒中就能评出来。有的人喝酒只跟当官的和自己用得着的人喝,我今天看长宜就不是这样,非常实在。”田冲说道。
  “那是,酒品代表人品。”刘忠说道。
  彭长宜笑了,心想这可能就是乡一级的官场生态,远不像县级那样不露声色,许多人都毫不隐瞒自己的政治倾向,好恶都在明处。
  彭长宜还在党校学习时,姚斌听说他要到北城任职,就跟他说过,“到了乡里面,你就会发现,有许多事用不着费心琢磨,都摆在明处,谁跟谁的关系一目了然。

  但是,如果你一味相信明面东西的话,有的时候就又会被暗处的冷箭所伤。
  眼前的这两个人,彭长宜很容易就知道了他们的倾向,他心里有些轻松。
  头上任的时候还在费心琢磨这几个班子成员的脾气秉性,研究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现在看来显然不用,一切都摆在眼前了。
  刘忠和田冲走了以后,姚静给彭长宜打来了一个电话,礼貌的向他表示祝贺,并说自己妹妹在那里上班,请他多关照等客气话。
  放下电话后,彭长宜感到姚静比从前市侩了许多,从前是许多男教师眼中的冰美人、白天鹅,曾经有多少男教师为能跟姚静说上话而欣喜,就是彭长宜自己也是对姚静心存好感的,如果不是父亲当初的一句话,他极有可能娶姚静,那样的话也就没有后来的沈芳了。
  下午,寇京海打电话来,说要带着信息科的人过来,彭长宜想到莲花村的事还没有解决,就说:“咱弟兄不是外人,往后拖拖吧。”

  寇京海说道:“是不是告状的事?那也不影响喝酒啊?”
  彭长宜心想这么快市委机关就知道了,这里离市委近不说,办事处里面好多人都是市委市政府机关领导们的家属。
  他说道:“朱书记去市里汇报去了,我还不知道怎么着呢,再说中午我也喝傻了,你就别挤兑我了。”
  寇京海说:“这还算大事啊?。好吧,看在你喝得舌头都大了的份儿上,改天就改天。”说着,扣下电话。
  到了下午下班时间,朱国庆还没有回来,彭长宜就回家了。
  沈芳这几天很兴奋,男人被提拔,她觉得脸上很有光彩,破例没有埋怨他喝了那么多酒。
  她脸上挂着笑容,说道:“妈妈让我告诉你,北城区的人背景是最复杂的,兴许连个烧锅炉的都有背景,说话办事一定要注意,什么事不能随意表态。”
  这些情况彭长宜早就知道了,他不能反驳妻子,毕竟自己满嘴酒气的回家沈芳没有表示出反感,所以他不能打破家里和谐的气氛,就好脾气的点点头,说道:“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他见女儿把图书放在椅子上看,就凑了过去。

  哪知女儿立刻捂着嘴说道:“爸爸臭。”
  彭长宜哈哈大笑了。
  沈芳忽然想起了什么,向外伸出头,看到了彭长宜的自行车放在门口,就说道:“你还要出去?”
  “我晚上值班。”彭长宜说道。
  “刚去就值班呀?单位怎没给你配辆摩托车?”沈芳奇怪地说道。

  彭长宜没言语。
  沈芳接着说:“我看见人家任小亮骑着一辆新摩托车,梁晓慧说是单位给配备的,是目前最好的摩托车,铃木125,你听说过吗?”
  彭长宜觉得沈芳的问话很可笑,女人都知道铃木125,就更别说男人了。
  他皱了皱眉,说道:“以后我们到一起工作了,你在外面说话要注意,别搀和我们之间的事,另外凡是说到北城,你最好什么都别说。”
  彭长宜说的没错,这么一排房,有两个男人在一个单位工作,难免家属们会在一起嘀咕,甚至把两个男人放在一起比较,这是彭长宜最烦的。
  沈芳笑了:“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放心,我就是在家里说说,在外面不说。他家还新装了空调呢,吹出来的冷风一会就能让屋子降下温度,跟春天一样,好多人都去他家看,我就没去。心想有本事让我男人给我买。别的家属就说了,当主任和当副书记就是不一样,这才几天呀?家里基本实现电气化了。”
  “妇人之见。他们是从林区过来的,肯定会有些积蓄,林区那地方有钱没地方花去,而且工资也高,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是当了官才有钱的?以后不许跟她们瞎喳喳。”彭长宜觉得女人真是麻烦。
  沈芳说:“我这不是在家里说吗?”
  在家里说彭长宜听了心里也烦。即便沈芳没有别的意思,但是彭长宜总感觉她有一种攀比的心理,不仅表现在摩托车和空调上,还表现在男人的身上。
  彭长宜吃完晚饭后跟沈芳说:“上次我拿回的那包茶叶呢?”
  沈芳说:“还在柜子里,你找他干嘛?”

  “喝呗。”
  “单位不是给领导供应茶吗?”沈芳很在行地说道。
  “我有用。”彭长宜要的这包茶叶是部长给他的,还有一包他给丁一留下了,这一包就带回了家。
  沈芳很不情愿的把那包茶叶找了出来。
  彭长宜知道只要东西进了家门,一般情况下再往出拿就比较难了,所以,凡是拿回家的东西,都由沈芳支配,彭长宜很少再要回来,亢州有句俗话说“进了山门就是和尚的”。
  不过今天情况特殊,他也就由不得沈芳心疼了。把那包茶叶掂在手里说道:“部长那里有的是好茶,改天我再去讨一包来。”
  沈芳说道:“我想给爸爸,都答应他了。”
  无疑,沈芳说的爸爸绝不是彭长宜的爸爸。他说:“明天去给他再买一包好的。他喜欢喝花茶,不喜欢喝绿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