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604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谷大师笑笑;“劳驾。”
  覃小慧在床边坐下,双手结了一个巫术的印法,对高高点点头,高高立刻拿出一些碎屑,铺撒在液体上,覃小慧一只手指按在上面,开始念念有词,语十分飞快,粘液逐渐沸腾起来,冒出青烟。
  叶少阳和芮冷玉手拉着手,在一旁紧张地等待着。眼前生的一幕,对他们来说倒没什么,但是对姚梦洁来说,却是感到十分的神奇,眼睛一眨不眨地关注着。
  覃小慧猛然停止念咒,手指用力按下去,粘稠的液体立刻向着中间聚拢起来。
  等到她手指抬起,液体已经凝聚成一个好像青蛙的东西,长着八条腿,跳到她手心上。还眨巴着眼睛。
  这一幕更是惊呆了姚梦洁,连叶少阳和芮冷玉都感到神奇不已。
  覃小慧面对手心这个神奇的生灵,用苗语说了什么,然后对着脑袋吹了口气,这只“青蛙”立刻转身跳到一谷大师背上,最前面两个爪子在皮肉上撕开了一道缝,一谷大师疼得哆嗦了一下。
  “师父……”芮冷玉情不自禁往前走了一步,被叶少阳拉住。芮冷玉深吸一口气,用力捏紧叶少阳的手,她当然明白,覃小慧不可能做出伤害师父的事,只是师徒情深,看到这一幕,实在还是有点忍不住。
  一谷大师浑身颤抖,身上很快就沁出了一层汗珠,表情也是十分难受。
  芮冷玉拿了一条毛巾,让他咬住,想要抓住他一只手,一谷大师摇摇头,双手抠着床边,死死支撑,过了大概有一刻钟左右,浑身一颤,张口哇的喷出一股污血。
  覃小慧和高高也停止做法,长出了一口气。
  高高抹了一下额头的汗珠,说道:“大师的忍耐力真是佩服,恭喜大师,本命蛊已经清除了。”
  叶少阳心头一喜,问道:“没事了?”
  覃小慧道:“存在了三十年的蛊术,哪有这么简单就能清除,我们刚才只是以毒攻毒,用五通神蛊破了大师心脉中的蛊根,最困难的一步算是完成了,后面倒是会轻松很多。”
  芮冷玉用毛巾帮一谷大师擦去背上的血污和汗液,帮他翻身,让他躺在床上,一谷大师让芮冷玉拿来一包烟,点燃一根,靠在床上抽起来,虽然他看上去非常虚弱,苍白的脸色中却是带着一丝释然,对覃小慧和高高道谢。
  “那个什么五通神蛊,会不会在我师父体内生根?”芮冷玉有些担忧地说道。
  覃小慧道:“五通神蛊,最喜欢吞噬别的蛊,因此把它种在大师体内,就是为了让它不断吸收残余的蛊毒,等到清除干净之后,再把它取出来就好。”
  芮冷玉道:“到时候它不出来呢?”
  高高笑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就是巫术的黑白两面,五通神蛊是我们种下的,当然有办法让它出来,这个不用担心。”
  芮冷玉宽慰地笑起来。
  接着高高告诉大家,接下来,她们每天都要为一谷大师作法,驱使五通神蛊吸收奇经八脉中残余的蛊毒,大概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不过不会再有今天这么痛苦。
  也就是说,她们两个还要在这里住半个月。叶少阳想到这一点,心中感激不尽,冲两人道谢。
  覃小慧笑笑,温柔地说道:“少阳哥,你跟我,永远不用说谢谢。”
  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一谷大师调息起来,恢复了一些元气,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也能下床行动了,芮冷玉看着也宽心了很多,中午,芮冷玉留下照顾他,定了一家当地特色的餐馆,让叶少阳代为宴请几个姑娘。
  席间,姚梦洁一言不,叶少阳跟覃小慧谈笑风生,跟高高也没事逗趣几句,怕冷落了她,问她道:“你怎么不说话?”
  姚梦洁咬了咬嘴唇,说道:“我内心很震撼,华夏的法术,确实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真的不敢相信的。”
  覃小慧听见这话,说道:“我们苗疆巫术,只是华夏法术的一支而已,最正宗的还是道门的符篆、佛门的法印这些,少阳哥才是这方面的大师,你是没见过他作法,我们跟他比,真的不算什么的。”
  叶少阳听了这话,很不好意思,给大家倒酒,殷勤地招待他们吃喝。
  一谷大师家中。
  芮冷玉服侍一谷大师吃了一些流质的营养品,扶他上床躺下休息。“恭喜师父了,几十年的顽疾,总算是要清除了。”
  一谷大师苦笑道:“我都是老头子了,其实倒没什么所谓,不过确实难为少阳一片苦心,老得佳婿,也甚是欣慰。”
  芮冷玉听见这话,脸色微微羞红,“师父你歇着吧,我去忙了。”转身往外走。
  刚到门口,听见一谷大师叫自己:“小玉。”
  芮冷玉转过头来,现一谷大师双眼通红,神情十分悲伤,心中一惊,道:“师父你怎么了?”

  一谷大师望着她,默默说道:“你师兄不在了。”
  芮冷玉心中一颤,极力忍住哭泣的,微微笑着,说道:“师父你说什么,师兄不是去香港了吗,可能过阵子就回来了。”
  一谷大师盯着她的眼睛,片刻说道:“我本来以为你不知道,现在看你的神情,原来你已经知道了。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
  “师父……”
  一谷大师自己下床,来到写字台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铁盒子,打开之后,从里面摸出一个红木小盒,打开之后,拿出一个东西,给芮冷玉看。

  是一个扁扁的上面缠满丝线的小物件,看上去很像是相思扣,一谷大师捧在手里,把扣子翻过来,芮冷玉一看,扣子背面的黑色丝线,已经全都断了。
  一谷大师手指有些颤抖,喃喃说道:“我几天前就感到心神不宁,占了一课,应在阿旺身上,于是翻到这枚命结扣,命线已断……说明他已经……死了。”
  芮冷玉呆呆地看着这枚命结扣,还想狡辩,说道:“师父,这东西不会那么准的吧?”
  “这个命结扣,是用他的头结成的,是他弱冠那年,我用他的前额结成命结扣,他若身死,命结扣就会断……这比一切卦象都来的直白,绝不会错。”
  芮冷玉怔然无语,只好将昨晚生的事讲了一遍。
  一谷大师听完,坐在写字台前的椅子上,半晌无语,随即缓缓点头,道:“白人送黑人……阿旺这辈子挺可怜的,不过魂魄齐全,倒还好,我算出过,他虽然身死,但在人间还是情分未了,将来你们师兄妹还有一面之缘,你不必强求找他。”
  芮冷玉点点头,听了这话,心中也觉得有些宽慰。
  一谷大师拉着她的手,说道:“我一直偏心疼你,你可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是女孩子,而且比较小?”虽然一谷大师经常骂胡旺不长进、没头脑,芮冷玉也知道,跟自己比,胡旺的天赋非常一般,但他也是师父从小抚养大的,从家长的角度来说,可能恨孩子不成器,但是倾注的感情绝对不会少的,因此芮冷玉只能这么猜测。
  一谷大师摇摇头,说道:“不说这个了,等我的伤好了之后,就开始为你操办婚事。”
  日期:2017-04-01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