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过了下班时间,朱国庆说:“都别走了,一会三关乡的黄书记和张乡长过来,来看彭书记。估计是呼你你没听见。”
  彭长宜赶快掏出呼机,看了一眼说道:“果然是,我调的是震动。”
  “王秘书,看看班子里还都谁在家呢?”朱国庆说道。
  王学成拿着本就走了出去。
  任小亮为难了:“我今天还答应了工业局那帮人,要不一块?”

  朱国庆说:“一块吧,黄金大老远的跑来,不参加不合适。”
  “那又是一场恶战啊!老黄喝酒了不得。”任小亮说。
  “有什么了不得?还都憷!。”
  朱国庆的口气很生硬,谁都听出,他不单单指喝酒。
  彭长宜回了办公室,看见早上那个姑娘把一份值班表放到他的桌上,他问道:“你就是小姚吗?”
  姑娘笑笑:“我叫姚平。我认识您。”
  “哦?”彭长宜有些纳闷,在他的印象中似乎不认识这个姑娘。
  “我们家有你的照片,是在教师节照的。”姚平说道。
  “你是……”
  “我是姚静的妹妹。”
  彭长宜明白了,那是1985年全国第一个教师节,全体教师在学校合影留念。
  “你是不是还有个妹妹?”
  “不是妹妹,是弟弟,他叫姚安,今年春天当兵走了。”

  “平、安,你们的名字很好。”彭长宜说道。
  “嗯,父母去世后,姐姐就把我们的名字给改了,希望我们能够平安。”
  “你是大学毕业吗?”
  “不是,我没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就在村里的挂毯厂上班,后来到了棉纺厂上班。前几天办事处跟企业借人,厂子就把我派过来了。”姚平说道。
  那个时候,乡镇的财政收入都是独立核算,不像现在由市里统管。乡镇工作量很大,都有自己招聘的半脱产干部,也就是俗称的临时工。北城区镇办企业多,而且效益好,这里的半脱产大部分都是从企业借调过来的,工资企业负担。
  想到姚静现在是厂部主任,安排妹妹到区里上班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彭长宜说:“你姐姐很能干。”
  “是啊,为了我们她连自己都耽误了。”说到姐姐,姚平的眼圈有点红。

  彭长宜突然想去老校长跟他说姚静的话,也许对于姚静,在妹妹弟弟面前,是顶梁大柱,为了弟弟妹妹们,为了摆脱家庭困境,选择一条人生捷径也是可以理解的,她的负担太重了。他忽然有些理解姚静了,就说道:“你姐姐很不容易。”
  “是啊,我不打扰您了,有事您尽管吩咐。”说着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掏出呼机,他想给黄金打个电话,但是想到他现在肯定在半路上了,就没打。他翻看着自己的呼机,没有发现组织部干部科的电话。也许,丁一不让郝东升呼自己了。
  中午彭长宜又喝了不少的酒,他回到办公室后睡了一觉,就被敲门声吵醒,是妇联主任侯丽霞。
  那天在见面会上,彭长宜已经见过了侯丽霞,四十五六岁,是老城关镇的妇联主任,爱人是市纪委书记崔慈。

  侯丽霞进门后,用手扇着嘴边的空气说道:“天哪,喝了多少酒,这屋子里的酒气都能把人熏醉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大姐,您有事吗?”
  “有,上周去市里开的会,市妇联安排要在全市妇女中搞双学双比活动,因为你去党校学习了,我就跟朱书记说了一下,朱书记说等你上班再说。”
  彭长宜多少知道一些侯丽霞的为人,快人快语,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保准一样。工作能力很强,就是嘴不饶人,她跟高铁燕曾经是同事。如今一个已经成为了市长,另一个还只是个基层妇联主任。
  彭长宜说道:“大姐,你是这里的元老了,这块工作都在你心里装着呢,你怎么安排怎么好。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吩咐。中午来人,我喝了不少,头现在还晕呢。”
  “天天喝那猫尿干嘛,怪难受的。”侯丽霞说着就去他倒水。
  彭长宜嘿嘿的笑了两声,说道:“呵呵,这是男人的乐趣,难道崔书记不喝?”
  “喝,没有一天不喝的,没有一顿不喝的,烦死他了。”侯丽霞皱着眉头恨恨的说道。

  “呵呵,做男人就是这么一点爱好,总比爱好其他的强吧?”彭长宜开玩笑着说。
  侯丽霞瞪了他一眼,说道:“别给你们男人找理由了,天天这么喝,早晚有一天让酒泡死。张主任还不就是喝酒喝的,酒伤肝,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着,把一杯白开水放到他的面前,说道:“记住,喝了酒不能再喝茶水,白开水最好。”
  彭长宜笑嘻嘻的说道:“谢谢大姐,谢谢嫂子。”
  “行了,我明天上午再找你。”说着就要往外走。
  这时,纪检书记刘忠从外面进来,侯丽霞说道:“又一个酒鬼,臭死了!”说着,用手扇着刘忠的酒气。

  刘忠笑着说:“崔书记喝了酒你准不嫌他臭,说不定还觉得香呢?”
  侯丽霞扬手给了他一拳,说道:“嬉皮笑脸的没点正经!”说着走了出去。
  彭长宜在里面笑着起身说道:“刘书记没歇会儿?”
  刘忠揉着眼睛说道:“我喝的不如你多,刚洗了把脸,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
  “呵呵,头晕。”彭长宜说道。
  刘忠说:“你酒量太大了,这么多人都跟你喝,我看你也没什么事,到是年轻几岁是几岁。”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行了,到警戒线以上了。”
  “我看你这酒量应该在老田之上,那就是咱们单位的第一名了。”

  “呵呵,已经够呛了,你们今天没有发挥出来。”彭长宜说道。
  这时,武装部长田冲推开门,迈着四方步就走了进来。
  彭长宜赶紧起身,说道:“田部长怎么样?”
  田冲笑笑,慢悠悠的坐在彭长宜的床上,说道:“呵呵,喝的不少。”
  彭长宜不由的笑了,这个武装部长的性格和他名字截然相反,性格慢且不说,就连说话走路都是慢节奏的。但是喝酒却非常实在,不搅酒,只要有喝酒的词,他二话不说端起就喝。

  俗话说:酒品代表人品。尽管这话不完全正确,但的确能从喝酒的态度中,看出一个人的性格。
  刘忠说:“你喝的不多,今天没发挥出来。”
  田冲慢条斯理地说:“怎么发挥?你没瞧工业局那帮人跟彭书记干上了,别人想解围都解不了,连朱书记都没辙。”
  彭长宜想起来了,工业局那个副局长年岁比他大很多,喜欢拍老腔,说话嗓门高,也是从东北林区过来的,俗称“木头人”,比任小亮早几年到的亢州。彭长宜年岁小,而且第一天上任,所以就把矛头对准了彭长宜,没少灌彭长宜的酒。
  黄金和张学松是给彭长宜夸官来的,本应该也要多敬他几杯酒,看到这架势就不好让彭长宜喝了。想到这里他说:“谁让他比咱岁数大呐。”
  田冲说:“不过你这酒量我是真见识了。”
  “刘书记和田部长的酒量都在我之上,我现在是强打精神,谁难受谁知道。”彭长宜故意呲牙咧嘴地说道。
  刘忠说:“长宜,以后咱们弟兄私下别称呼官职,那样显着远,我们都不跟你叫书记,你也就别高抬我们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