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放你下去是为了更好锻炼你,锻炼你的目的是为了你今后走的会更好。眼下你可能会很高兴,说不定以后你还会怨我呢,把你领上这样一条路。官员的路没有止境,从今天开始,你就穿上了红舞鞋,想停都停不下来了。樊书记总说我是亢州黄埔军校校长,今天我就正正经经的给你上上课。”
  彭长宜不住的点头。
  王家栋接着说道:“不管你愿不愿意,从你进入组织部那天起,就有人给你烙上了我王家栋的烙印,估计以后还会是这样。所以,从现在开始,要学会夹起尾巴做人,低调行事,要跟江市长学习。好了,这也算做我给你的上路赠言吧。”
  彭长宜认真的点点头,说道:“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了,去找狄书记吧,他要和你谈话。”
  “然后到一把那里去一趟。”王家栋说道。
  “西望夕阳里的咸阳古道,我等到了一匹快马的蹄声。”——卞之琳
  彭长宜从党校回来,正式到北城上任,开始了他副书记的从政生涯。
  上班第一天,彭长宜信心百倍地骑着自行车向北城区办事处驶去,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卞之琳的这句诗。

  他知道这句诗不能全部和他目前的心情吻合,但是他喜欢这诗的节凑,喜欢这诗里那悠远的快马蹄声,此时,他仿佛看到他已经乘上这匹快马,奔向自己美好的未来。
  年轻的北城丨党丨委副书记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尽管这份憧憬是深藏在内心的,但还是反应到了他的脸上。
  他就带着脸上的笑意,来到了北城区街道办事处,远远的就看到了那栋坐西朝东的四层办公楼。
  这是全市26个乡镇办事处中经济实力最强、办公环境最好的单位了,能在这个地方任职是最好不过的了。
  然而,刚走进单位大门的那一刻,彭长宜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他面临着一场突如其来的考验。
  就见门口聚集着二三十号人,扶老携幼,乱糟糟的样子。

  彭长宜下了车,刚想问一下他们是干什么的哪个村的,这时,就见传达室的那个胡老头出来了,冲彭长宜一个劲的招手。
  彭长宜只好看了看大门口的人群,放好自行车后,直奔传达室。
  由于彭长宜现在的身份是北城区的副书记,主管政法工作,对这类上丨访丨事件肯定是要管的。但是他看见老胡叫他的神态比较神秘,就问道:“胡师傅,这是哪个村的人?到这里干什么?”
  老胡说道:“是莲花村的,告村委会的,来过两次了。”
  彭长宜在组织部的时候,就听说过莲花村告状的事,是因为市里在那个地方建一个18洞高尔夫球俱乐部的事,目前这个项目正在进行中。莲花村民告状的主要原因是村里账目不清。
  “那也不能堵在大门口啊,影响正常工作啊?”彭长宜说着,就要往出走。
  “你现在不能出去说话!”老胡声音不高,但口气很重。
  彭长宜下意识地收回了脚步,他盯着这个七品看门官,目光里就有了凌厉之气。

  没想到这个老胡根本不畏惧他的目光,而是沉着地说道:“你刚来,不了解情况,这里面有许多事你不了解。你这样出去会陷在里面的,是会很被动的。一会就到上班高峰了,我不希望大家看到他们的新书记上班第一天就被告状户围在里面,狼狈的不知所措。”
  彭长宜皱紧了眉头,心想,难怪岳母说北城水深,看起来这话不假,一个看门的老头都能参政议政,还敢干预副书记是行为?
  但是,彭长宜不得不承认,老胡说得很有道理。
  老胡迎着彭长宜的目光说道:“我也是瞎管闲事,你是领导,怎么做随你。”说着,自己坐在椅子上,端起搪瓷缸就喝了一口水。
  彭长宜的目光渐渐地温和起来,脸上也有了笑纹,他说道:“胡师傅,谢谢您的提醒。但是朱书记一会就上班来,他坐着车,进不了大门口怎么办?尽管我是第一天上班,总不能坐视不管吧?况且按照丨党丨委分工,我也是正管。”
  老胡似乎预料到他会这么说,就说:“我已经给朱书记打了电话,让他上班从后门进来,我刚才已经把后门打开了。他问我任主任来了吗?我说还没到。估计这事会让他出面。原来是他分管的范畴,莲花村又是他的包村。”
  彭长宜看了一眼老胡,心想,按照上次开会时的分工,任小亮分管的那块工作,已经转到了彭长宜这里,尽管没有办理什么移交手续,但已经成为事实。
  于是他说道:“那我怎么办?总不能见势不好就绕着走吧?”
  老胡看了他一眼,目光里流露出了赞赏,说道:“估计朱书记快到了,你上楼去吧。”
  彭长宜在心里说道:我堂堂一个副书记,凭什么要听你一个看门人的指挥?又一想,也只能如此。
  他言不由衷地说了一声:“谢谢您了”,就走出传达室。

  老胡没有在意他的态度,望着他的背影笑了一下。
  彭长宜来到了北城原来的党办室,因为按照上次朱国庆的意思,他和党办互换了办公室。但是他来的比较早,进不去办公室,正在犹豫期间,就听到高跟鞋的声音传来,有人从楼上下来。
  彭长宜一看,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姑娘。红褂黑裙,皮肤很白,稍胖。见走廊里的彭长宜就说道:“彭书记,您稍等,我给您开门。”说话间,就进了旁边的丨党丨委办公室,也就是前不久去世的已经经过重新装修的张主任的办公室。
  彭长宜冲他笑了一下,点点头,等在原地。
  姑娘拿着钥匙很快就出来了,她给彭长宜开开门后,又给他把窗户打开,然后说道:“我去给您打水。”
  彭长宜说:你告诉我地方,我自己去打。”
  姑娘笑了,说道:“我们有分工,您的办公室归我管。”说着,拎起两只新暖瓶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没有拦她,因为党办的人就是为领导服务的。如今,他已经是一个地方的丨党丨委班子成员了,按排序说是第三把手,无论是卫生还是开水,都有人负责的。

  想到这里,他有了一种惬意,打量着这间新装修的办公室,尽管很简单,但是很干净,桌椅和书柜都是新的,靠墙有一张新的军绿色的钢管床,床上的被褥也都是军绿色的,全部是新的。
  办公室兼休息室,这样的配置在乡镇非常普遍,因为乡镇一级的班子成员,晚上和节假日甚至遇到中心工作都是要值班的,所以,办公室也就有了宿舍的功能。
  他来到窗前,正好看见大门口,只见人数比刚才多了一些,任小亮还没有来。
  他不知道自己躲起来是否合适,但是看门老头说的也有道理,自己不理解情况,唯恐说了不该说的话,造成工作被动。
  尤其是这种群众集体上丨访丨事件,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绕道过去,一是他不忍心于上丨访丨者不顾,二是朱国庆知道自己回避不管,会不会对自己有想法,所以他现在急切盼着朱国庆快点到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