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3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14 22:06:16
  (正文)
  3.2.8 摧枯拉朽“七分钟”
  此时在第一机动部队西南方向,“岚”号驱逐舰正奉木村少将之命寻找并攻击令人讨厌的“鹦鹉螺”号。从9时18分开始,布洛克曼少校将潜艇下潜至60米,试图摆脱驱逐舰的攻击。9时33分,渡边中佐投放了最后一次深水丨炸丨弹,海面上并未出现目标受创浮起的漂浮物,显然攻击毫无结果。在迫使敌军潜艇下潜的这段时间里,渡边发现主力航母舰队已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他无意再与这艘潜艇纠缠,于是取道北偏东北方向,快速追赶主力部队。

  根据后来布洛克曼的描述,渡边投下的最后两颗深水丨炸丨弹是迄今为止距离潜艇最近的一次攻击。令人颇感意外的是,随后那艘驱逐舰的声音逐渐远去最终消失。到9时55分,潜艇的回波测距也中断了。布洛克曼于是再次上浮到潜望深度,阴魂不散地继续朝着南云部队快速追击。
  就在林赛少校的鱼雷机中队在零式战斗机的凌厉攻击下做着最后挣扎的时候,南云机动部队再次被另外两支独立的美机编队发现。一支是“企业”号的俯冲轰炸机队,指挥官是飞行大队长克拉伦斯麦克拉斯基海军少校,侦察轰炸机中队和俯冲轰炸机中队分别由威尔默加拉赫上尉和理查德贝斯特上尉指挥。他们本来应该有战斗机的护航,但蹩脚的格雷上尉先后跟丢了三支需要保护的目标。
  在所有美军舰载攻击机中,最早出发的正是麦克拉斯基率领的这两个中队,它们却戏剧性地最后抵达战场。在空中飞行了1小时35分钟之后,麦克拉斯基的33架“无畏式”在9时20分抵达预定截击地点。但海面上空空如也,敌军的航母舰队到底在哪里呢?
  麦克拉斯基短而结实的身材很像他驾驶的“无畏式”。1940年6月,他到“企业”号担任战斗机中队队长,1942年3月15日晋升飞行大队长,负责指挥“企业”号全部四个飞行中队。少校当年学飞的是战斗机,之后也一直驾驶战斗机,对俯冲轰炸机几乎是陌生的。但作为一名天才飞行员,他在转飞轰炸机后很快熟悉了“无畏式”的各种性能。虽然已经能够老练地驾驶这种飞机在航母上起降,他却从未在实战中投过弹,说是一名经验丰富的俯冲轰炸机飞行员似乎略显勉强。不过少校具有杰出的指挥才能,英勇无畏,处乱不惊且能随机应变,这些优秀品质使他成为这场举世瞩目大海战中的关键人物。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斯普鲁恩斯也称赞他“很了不起”,要知道这位老哥向来不轻易表扬人的。

  眼下少校正面临着严峻考验。长途飞行已消耗了大量燃油,机队现在已不可能实施常规的扩展正方形搜索以寻觅敌踪,麦克拉斯基必须尽快做出积极应对,所余油料只能再维持15分钟的侦察飞行。如果依然未果的话,他也只能像林中校那样悻悻返航了。
  少校瞄了一眼标图板,决定背对中途岛向西北方向实施搜索。战后默里上校称,“这是整个中途岛海战中最重要的一次决定”。尼米兹上将对此举表示赞同,说它是“这次战役中最重要的决定,并产生了决定性后果”。
  在往西北方向飞行了大约7分钟后,麦克拉斯基的谨慎推理得到了丰厚回报。9时55分,他发现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出现了一道军舰快速航行留下的白色航迹。少校抓起望远镜顺航迹观察,视野中出现了一艘军舰。当时他判断那应该是一艘正朝东北方向高速行驶的日军巡洋舰。少校的判断有对有错,幸运的是,他判断对的部分是主要因素,判断错的对大局无关痛痒。他认为这艘形影孤单的“巡洋舰”如此行色匆匆,一定是在竭力追赶主力舰队,于是下令机群将航向由西北改为东北,悄悄尾随在那艘军舰身后。这个稀里糊涂充当了美军向导的正是攻击“鹦鹉螺”号之后急于重返大队的“岚”号驱逐舰。

  10时整,透过天空疏散的云隙,麦克拉斯基发现前方约55公里的海面上出现了更多军舰的尾流。两分钟后,欣喜万分的少校向“企业”号上的斯普鲁恩斯少将发出了令人振奋的接触报告:“这里是麦克拉斯基,发现敌舰。”由于未名原因,斯普鲁恩斯和弗莱彻都没有收到这封电报。很快,他听到了参谋长勃朗宁上校的呼叫—“攻击!重复一遍,立即攻击!”那显然是发给格雷的,但麦克拉斯基以为这正是下达给自己的命令,于是立即复电,“照办,立即就揍那帮狗杂种!”

  麦克拉斯基绝对不会想到,此刻在他的东面,“约克城”号的飞行大队也已悄然接近战场。这支编队包括兰斯梅西少校的12架鱼雷机、麦克斯韦莱斯利少校的17架俯冲轰炸机,以及担任护航的约翰萨奇少校的6架野猫战斗机。由于阿诺德中校的准确判断和彼得森少校的合理安排,“约克城”号的飞行大队高度协调,在发起攻击之前各中队始终保持在彼此的视野之内。虽然他们是最后出发,但连预定航程未飞完就已经发现了目标。10时03分,一名鱼雷机飞行员发现西北方向40到50公里处升起了大量的黑色烟柱,那里无疑刚刚发生过战斗,所有飞机立即右转快速向战场冲去。

  之前不管是中途岛的五支攻击部队,还是“大黄蜂”号和“企业”号的鱼雷机中队,它们实施的攻击都是由一个作战单位独自发起,彼此之间既无配合也无协同。但是本次,从美军航母最早和最晚出发的两支编队戏剧性地同时抵达战场。即使在一起配合训练几个月,也不可能达到如此高的默契度。它们拥有四个攻击机中队—两个俯冲轰炸机中队、一个侦察轰炸机中队、一个鱼雷机中队。这样在中途岛海战中,美国人终于有机会对敌人发起一次配合默契、高低结合的协同攻击。眼看之前的七个烧饼外加一道酸辣汤仍然无法让南云吃饱,这美国人也真是急了,索性一下子抛出四个烧饼—有萨奇战斗机护航的“约克城”号鱼雷机中队我们不妨称它肉夹烧饼—还真一下子把日本人给噎死了。要知道,这也是4日上午美国人派出的最后几个烧饼。

  事实上,美军的两支编队均未察觉到友军的存在,一直到发起联合攻击的那一刻。此时南云机动部队上空门户洞开—这一空门正是美军中途岛陆基航空队和两支鱼雷机中队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更加巧合的是,美军的两支编队恰好是沿着完全独立的两条轴线发起进攻,给日军的防守带来了极大难度。况且三支轰炸机中队位于高空,一支鱼雷机中队位于低空,不同高度、不同方向的多点进攻终于使日军零式战斗机的防御达到了饱和。这是从早上到目前南云部队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美国人的这种巧合找不到任何理由,只能归功于上帝的眷顾。“约克城”号航空长阿诺德中校在1965年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自嘲,“这是最具狗屎运的一次协同攻击”。亨德森、沃尔德伦、林赛以及数十个年轻的生命用鲜血培育浇灌的果树,终于到了由麦克拉斯基、莱斯利来采摘果实的时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