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长将这样的处理说出来,看着蒋继成和杨秀峰两人,要等他们的意思。威哥此时自然知道今晚碰上了不该碰到的人,只有自己认栽,默不作声地听由派出所处理。

  廖佩娟见有五百元钱可拿,自然高兴,当即看着杨秀峰,知道此时要以杨秀峰为主。杨秀峰对我的结果也是很满意,对蒋继成这样一个朋友更是高兴。但也知道,威哥是这一带街头混子,有一些朋友的,而他虽说在市政府,他们一时间不敢对他怎么样,但谁知道今后会怎么样?多个朋友比多个对头要好,再说也不差那五百元钱。要不是自己和蒋继成等人是朋友,说不定今晚就得缴几千元才能脱身。

  “所长,补偿的钱我们也就不拿了,说句心里话,要不是自己到麻将室里去玩,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我们多少也是有一点责任的嘛。至于对麻将室的处理,自然是按照派出所这边的意思办,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打牌玩点小意思那也只是娱乐,给他们一个教训,今后不要再做这样欺客的事。”杨秀峰说着,对其他的事也都不再多说,派出所的人也知道他的意思,怎么处理都有着派出所不会过多干预,但隐含的意思所长等人自然也明白。

  出到外面,廖佩娟因为杨秀峰将那五百元拒绝了,心里有些不高兴,又为今晚的事怕杨秀峰骂她,不作声。走到车边,杨秀峰要廖佩娟到几步外街口处的小卖部给蒋继成买包好烟,将她先支开了。
  “蒋哥,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我是记在心里的,有机会再请你聚一聚。”
  “兄弟之间当然不要说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蒋继成说,“秀峰,今晚你处理得很好,不收他们的钱,也就等于不将那人逼死。派出所会怎么样处理我们不要管他们,至于我那个人也不敢记在心里的,只能自己认倒霉。放心吧,对他们这号人物见多了,你这样处理,绝对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廖佩娟很快就过来,两人也没有往深里多说,将烟塞给蒋继成,他也没有客气。上车后,蒋继成说要送两人回家,杨秀峰说没有几条街就走到,还是走几步方便些。等蒋继成开车走了,杨秀峰和廖佩娟两人才慢慢往家里走。
  此时,已经半夜了,街上人也少。白天的热度到此时已经消散,偶尔有江风从街巷子穿过吹来,带着些水气,很凉很爽利。两人间隔着两步的距离走着,没有什么人,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却没有变化。杨秀峰此时也没有什么心思,空空的都不知道要对廖佩娟说什么话。而廖佩娟也想给杨秀峰解释下今晚的事,然而见杨秀峰这样往前走着,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就也不开口说。

  走过了两条街,两人都还没有说一句话,杨秀峰此时也想到,两人之间有多少年没有这样在街上一起走了?三年,还是五年?也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在结婚之前。两人一起走时,手拉着手,杨秀峰像受到施舍一般,那时的心情当真很模糊了。
  形如路人。杨秀峰心里突然想到这个词,心里当真一震,与廖佩娟之间好歹也有七八年的夫妻了,如今却变得如同陌路一般。其实,在大街上走,如果看见一个陌生人摔倒了,还会去上前扶一把,但要是廖佩娟跟在身后摔倒了,会不会疾步过去搀扶她?当真心里都想不明白啊。
  婚姻走到这一步,但却还要继续维持着,两人都相耗着,不知道全国有多少这种情况下的婚姻?杨秀峰不想去再深想,如今多少地方都流行着婚外情、***、男女买春,网恋、办公室之恋等等等等,还不都是人心灵空虚?物欲泛滥,精神灾难已经降临到多数人身上,大多数的人只是想着自己在外贪欢,对方还不是一样给**牵走了,迷失了?
  廖佩娟如今开始玩牌,玩得入迷时,自然会有其他的引诱接踵而至,她又能够坚守什么?在这物欲泛滥的时代,或许,烂就是一个本质了,不少人都情愿选择不去深思,不去探究而相信事物的表象。
  如今的人,还有“信守”二字可言?不论是夫妻之间,还是朋友之间、同事之间、情人之间、上下级之间,除了利益之外,还剩下多少是彼此间还能够留下来的?
  眼看还有两条街就走到家门口了,今天的事还是不要让家里知道为好,免得两老担心,但却也要警戒下廖佩娟,免得还记不住今晚的教训,再弄出什么事来当真每一次都会这般好收拾不成?
  站下来,等廖佩娟追上这两步,感觉到她也有话要说,杨秀峰也就不先说话。廖佩娟犹疑了下,说“秀峰……”

  “嗯。”
  “……今、今晚是我不对,还是、还是不要跟爸妈说,好不好?”廖佩娟说得很心虚,不知道是担心老爸发火,还是怕杨秀峰不肯配合。杨秀峰听着,心里也不是滋味,要是早些年廖佩娟就是这般与自己说话,两人之间何曾能够走到今天这种地步?虽说两人从表面上看不出有多少分歧,但内心里的分歧却是难以弥补的了。杨秀峰也不是迷恋李秀梅等人,对李秀梅的情感虽不错,却始终对家还是有着一些眷恋,当然,这也与他之前的身份地位紧密联系的,杨秀峰没有资格走出这个家,也无能摆脱岳父给他的一切。

  此时,杨秀峰已经看到另一种情况,但心里的挫伤感却强烈,对与李秀梅等女人的关系,和平时在外应酬时,在外面胡来,也都只是抱着消闲的心态,没有再对廖佩娟有很严肃的思考。这时,情景触及,却也是不能够避免的,对她一直以来所给自己的,也没有要讨回点什么的心态。
  一切都随缘吧。在心里感叹一阵。然后答道,“嗯,知道,不要让他们急。今后自己也要多注意,到哪里去也要看场合的。”
  “我记住了,”廖佩娟见杨秀峰没有生气的样子,心里也就轻松了,随即说“秀峰,怎么刚才不要那五百元钱?不要白不要。”
  杨秀峰一听就知道她想事又不用脑子了,真是不可理喻的人,心里一暗,迈步往前走,廖佩娟见了,说“怎么了嘛,又不说话了。”
  “要我说话?你要那五百元来,是不是想今后夜里回家半路上跳出两三个人来将你身上的钱都抢光?”杨秀峰没好气地说,威哥那种人虽怕蒋继成和自己,但事后会不会报复,谁能够肯定?
  “怎么会这样?又不是从他们那里拿钱,是派出所送的。”廖佩娟嘀咕着,心里也有些后怕,只是不说这话心里也不会舒服。
  回到家里,岳父母已经睡下,听到响门声,岳母起来见是两人一起回家的,只是说廖佩娟都不给家里招呼一声,就折回房间里睡去。
  粗略洗理后也是半夜过了,此时廖佩娟倒是精神不错。睡到床上后,熄下灯,却悄悄地往杨秀峰身边靠,那手就像很不小心地碰过来一般。杨秀峰知道她的意思,那是表示她肯给他了。但杨秀峰此时哪有那心情?再说,不能让她就这样认为就没事了的。
  廖佩娟见杨秀峰没有动静,过一会儿他还侧身向另一边,也就将那点心思给熄下来。
  第二天早,杨秀峰还没有起床,电话却催过来了,一看电话,心里一激灵,立即就清醒起来。

  第25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