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个人进了办公室,小刘要献殷勤,忙着请蒋继成坐下,然后给蒋继成倒水端来。蒋继成接了,却先递给杨秀峰,说:“老弟,你是领导,还是你该先。”
  杨秀峰知道这是蒋继成给自己面子,才会更有利于今晚这事的处理,也就不客气,说“蒋哥客气了。”也看得出,蒋继成比杨秀峰要稍微大一些年纪,但这样一来,杨秀峰的位子显然就比蒋继成要高了。
  这一番做派给派出所里的两个警员见了,心里也就明白,之前杨秀峰说他在市政府里八成是真的,当然,他们也可以从内部查看得到的。小刘忙给蒋继成再倒一杯水来,蒋继成做了个要递给廖佩娟的样子,却又收回来,那意思很明显。小刘和那警员见了,心里自然明白。
  威哥和他老婆也见到了这些,心里有数,对方来了强有力的后台,平时与派出所的那点关系不够用来,知道再强争下去不会讨的好去,就低眉敛神着。
  之后,再由廖佩娟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事情过程到目前实际上也就廖佩娟和威哥老婆知道,其他三四个跟来的都只是旁证。此时见事情发展到这种情况,也都不敢乱说话,怕惹祸上身。

  事情很简单,也就是近期廖佩娟心里郁闷,就到离家里稍远出的一家麻将室里打麻将。廖佩娟平时只是会玩,在家里或亲戚之中玩,钱的出入也都不算什么,没有往心里去。廖佩娟到那家麻将室里第一晚赢了一点钱,也就百多元而已。得点甜头后,就连续几晚都是输。平时玩的少,到麻将室里去,里面的人早就有人等着像她这样的羊牯,要从她身上捞取一些。
  廖佩娟输了几次,心里不甘,就想着牌运回转,能够将输了的钱赢回来就不再到那家麻将室里去了。今晚晚饭后,杨秀峰又没有回家,廖佩娟就借口和同学玩,从家里出来又去麻将室去。确实真的牌运好转了些,起先没有和牌,输了一把大的后,就风水轮转了。
  将近一个小时时间,廖佩娟大赢特赢,而且不管其他三家怎么做,她都能够碰牌吃牌最后和牌。威哥的老婆就是麻将室的股东之一,在麻将室里打牌,本来就有这些闲来在那里候着一些生手,好借机捞一把,弄些零花钱。
  谁知道他们眼里一直有名姓输的笨女人,今晚居然大怪异常,硬是臭牌都给她作成了好牌。威哥女人就输得心烦,其他手段都不行,就用最后一招从打下去的牌里偷牌。

  本来廖佩娟是不可能发现的,他们做习惯了的手脚,大家也都配合着。可一次有一张九万,是廖佩娟对家打出来的,而廖佩娟手里恰好有三张九万,准备杠时,动作慢,上家已经伸手摸着牌了,就没有作声。而转回到威哥女人时,她却自摸九万。就给廖佩娟发现了,双方就吵起来。
  威哥女人在自己麻将室里给人抓住偷牌,那是很那个的,要是给传出去,还真会影响的声誉。可廖佩娟就是那种得理不会饶人的,本来在麻将室里已经输得气闷,这好似找到输钱的根由了,哪肯就这样放过,要她道歉赔钱,要不今后就要到门前将今晚的事说出去。
  争吵时两人都不相让,威哥的女人就先发飙,要扑过来打人。廖佩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平时都遇事顺利,这些天觉得被人愚弄窝气透顶,那股子气给憋着此时也就爆发出来,不过什么后果地与那女人拼架,还真是让她打赢了。虽然有不少人劝解,但廖佩娟一味地猛扑,而那女人偷牌被抓住又在自己麻将室里,心里也就发虚。
  随后不知道怎么的,有人报警,就给传到派出所里来。到派出所后,廖佩娟气势已泄,又怕家里父母知道,而派出所这边虽没有什么表示,但却对她威吓。廖佩娟也就给杨秀峰打电话,要他来处理善后。
  等廖佩娟将事情说开了,小刘和另一个警员也知道事情有些那个,蒋继成和杨秀峰两人要为这事揪住两人不放,也还没有什么确实证据表明他们处理偏私。毕竟事情都还没有处理,只是小刘之前说过廖佩娟将那女人的脸挠出血来要上医院,要缴三千块钱等等。

  之后说的一万,也都没有执行,还没有什么依据。这时,听明白缘由后蒋继成也明白派出所与威哥直接肯定有一些利益关系,才会这般偏袒着。虽不是很明显,但要不是他到来而杨秀峰又是市政府里的领导,还真会给处理下去的。这种事在城北区自然也会有的,只是自己不去细查,要不下面那些人不时地对自己表示点什么,从哪里得来的?
  对廖佩娟喝呼威吓,那都是平时警员们要处理问题的一些必要手段。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蒋继成倒是理解这些。杨秀峰也知道他们是这般处理事情的,此时也不是揪着派出所的工作态度的时候,而是要将问题处理好才是。要是揪住派出所的不是,反而对自己不利。
  蒋继成没有作声,杨秀峰听了廖佩娟所说的事由后也不作声,看着小刘,像这样的事可大可小。一般也都是派出所的人调解下,让双方达成协定来解决。这样对双方都更好些。小刘这时才知道真是难以处理,不知道要做到哪一地步,才让蒋继成认可。
  对威哥这边,这次自然得认栽了,现在手都还给铐着,能有什么可争的?还不知道这个下手狠毒的丨警丨察会这么收拾他,给他先栽了一个袭警的罪名,让小刘等人都不好说什么,而自己能不能给放出来,只怕就要看两女人之间处理的结果吧。威哥在平时横行着,可今天却碰上个更横的人,只有认栽。

  威哥女人见他被手铐铐着心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此时廖佩娟将情况说出来,而小刘等警员也都一板脸正经的办案样子,早就知道情况不妙。
  小刘此时捏拿不准,就支支吾吾地不断地问一些细节情况,想拖一拖,看看杨秀峰和蒋继成的态度与要求。
  拖了十几分钟,蒋继成看着就有些烦了,走出办公室到外面去,给城东区的周副局长打电话去。总要等她出面来,今晚这事才会顺利地解决。打通周副局长的电话,那边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但得知是蒋继成给他打电话,就说要接蒋继成过去。蒋继成将发生在派出所的事说了,周副局长当即就在电话里做了保证,
  等这边才挂了电话不久,派出所的所长和指导员也都赶了过来。等两人到了后,先和蒋继成客气一番,毕竟蒋继成是副局级的领导,比他们要高一等的,何况周副局长在电话里说过,问题没有处理好丢了城东区的面子,唯他们俩是问。

  蒋继成自然将杨秀峰引荐出来,对杨秀峰的身份也不会说得很精细,市政府这块牌子在派出所这个级别里却非常实用的。所长和指导员两人都很客气,但对案子却没有说什么。
  随后,两人将情况了解了,立即对威哥及他的女人进行了处置。蒋继成也借机给所长和指导员的面子,把手铐收回去,至于威哥怎么袭警一事也交由两人处理。
  处理结果是,威哥那边罚两千元,其中五百元给廖佩娟作为补偿,同时,对那家麻将室关闭封了不准许营业。对威哥的袭警一事先押在派出所里,拖后另行处理,会给蒋继成一个答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