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是她老公。”杨秀峰就算听出来,这时也不能怎么样,对公丨安丨系统不怎么熟悉。而廖佩娟肯定是犯什么事了,自己在市府办里要是任职也还是能够将这些人镇住的,只是此时却不好怎么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蒋继成跟过来,当真能够解决很多麻烦。
  “是她老公?来了好。”一个警员看着杨秀峰,又看了廖佩娟一眼,说“带钱来了吗?”
  “我都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警员的话很刺耳,杨秀峰却忍着,蒋继成此时还站在办公室外,要等着从楼下冲上来的那几个人,感觉到来人气势汹汹,肯定与杨秀峰老婆有关系,倒是要防备些,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在公丨安丨系统的地盘里,蒋继成耍威风早就习惯了,知道要怎么样对付这些人。
  杨秀峰不知道蒋继成为什么没有跟进来,却听那警员说,“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老婆今晚又赌钱又打人,事情大了。先罚一万,再商量看怎么处理吧。”

  “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这样的,是她先动手打我。”哭着的廖佩娟突然高叫起来。
  “不准吵,再吵罚两万。”警员将声音提高起来,很有些煞气。
  第24章:
  看样子对方与派出所的人有些熟悉,要不然也不会这般明显地帮偏。杨秀峰此时心里反而笃定起来,在派出所里或许没有什么熟人,但在公丨安丨系统里,蒋继成肯定有熟人,东城区的片局领导和他平时肯定有往来的,说话自然管用。
  廖佩娟被对方一喝,神智一阻,顿时就卡住不说话了。平时都是熟人尊重,在党校里,谁会不给她三分面子?有个老爸在市教育局里管人事,就连党校校长也会客气三分。平时与外面都人打交道也不多,和杨秀峰之间,虽说最近随着杨秀峰地位改变她的态度也有所改变,但内心里还是有着那种骄傲的,只不过压抑下来而已,还不能从根本上加以改变。
  没有受到什么挫折,这时让人这般毫不客气地呵斥,心里还真是承受不住,却又不敢吼出来。杨秀峰见了,也不知道廖佩娟平时那些凶性都藏到哪里,而今天却能够与人打架起来,还真是大出意料。见她那样子,心里既恨又气。对警员,他是不能够发态度,但廖佩娟却可以,此时该大肆耍泼的时候,她却收声敛气起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叫你们领导来。”杨秀峰沉声说,看着那个警员。廖佩娟怎么样说实在的心里也不是很关心,但廖佩娟毕竟是自己老婆,传出去还要不要脸活人了?与廖佩娟之间的隔阂是家里问题,她在外面却不能够被人欺负的。杨秀峰知道这时唯有将面前两人镇住,才能消解派出所给对方的明显偏袒。

  事情就算不说,也都能够从细节里看出来。岳父和岳母从家里到这派出所时间要得少,此时没有见他们俩,估计廖佩娟没有跟俩老说。廖佩娟还是怕廖昌海的,要廖昌海知道此时,估计也会有些朋友来帮着出面。
  两个警员没有想到这人一进来虽没有表现出大领导的气度,但此时说出这句话是,却还真有些不可测知深浅的意思。在派出所里当警员,那是很要些看人的功夫的,不仅要判断一些陌生人是不是会有什么危害,是不是会做出案子来,还要判断面对的一些人是不是有背景,有多深厚的背景,才能在处理问题时,更为准确地把握好分寸。
  对有背景的人,就算理亏一些,要是先就做出处理意见来,结果被处理的人有人给说话了,领导要另一种处理的结果,那不仅仅是打自己的脸。还会无端端地将人得罪了,领导面前也不会讨好,看不清形势,那才真叫冤枉。
  两人此时看杨秀峰就心里没有多少底气,而廖佩娟那也只是表露出她只可能是一个干部,而普通干部更比社会里混的人好应付多了,骂、罚都会随心所愿的事,他们也都不会有什么力量反驳,也没有胆量来反驳。弄不清楚杨秀峰哪来的底气,并且底气很足的样子,两警员只好将态度放下来。
  “有什么问题请说吧。”另一个警员说,要真是认识领导的人,只怕早就会先打电话了,但对方神情笃定,说不定却是和领导有些关系,可不能够大意。

  杨秀峰见对方退让,知道情势确实如此,你要不强梁起来,别人就会欺压着。当下沉声说,“我是市政府的,也是她的爱人。我们不想用什么权势压制谁,但你们就这样的态度,人民还能够信任你们?还指望你们保一方平安?我只是想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却被你们这样来威吓她,这就是你们的工作态度?”
  杨秀峰说得在理,两警员见他当真有些官腔,又说是市政府里的,看人虽年轻,难保不是跟在市政府里某一位领导身边的人,要不然也不会用这般教训人的口气说话。虽被人质问,两警员也能够沉着应对,等杨秀峰将话说完,不做什么解释。
  这时候还不是解释的时候,说多了之后还不好处理,要杨秀峰真是平头百姓一个,这番话说来好顺口,但后果自然会很严重,要真是市政府的领导,公丨安丨局领导也会知道,会有人对今晚的事做出表示,到时候再解释不迟,这样才能进退两种都能够主动的处事方法。
  这边还没有弄清楚,办公室门外声音突然间就大起来。“小刘、小刘,是不是你在值班?他妈的居然有人敢欺负我威哥的女人,真他妈的找死。”夜里这样的声音就很刺耳,除了叫威哥的人之外,还有三四个人跟着壮声势的,都冲冲虎虎地到来。听那些声音就知道他们和派出所之间很熟,称兄道弟的,估计平时都在一起吃饭混着。
  廖佩娟本来见杨秀峰将警员镇住,稍为平缓些情绪,听到外面的声势,脸色再次惨淡起来,不知道事情会恶化到什么程度。之前派出所里的人就开口说过要缴一万块的,直觉得将钱缴了没有事回家才好。可这时只是心里发虚,不知道要怎么办。
  “住嘴,谁让你在派出所里乱喊乱叫的。”蒋继成嗓门大,见威哥和几个人冲过来,早就是他意料之中的事,当下声音一震,将那种平时在大街上都能镇住人的嗓门喊出来。
  威哥等人在派出所里感觉像家里一样,没有料到会有人咋呼,都一滞,急冲冲的步子也就缓了下,蒋继成身材也大,但却没有走过来的威哥高大浑厚,那威哥一整个就是个街头霸王的样子。待看清蒋继成是一个不认识的警员,说“这位兄弟很面生啊,我是汤所长的朋友,派出所里小刘也都是哥们。”
  “不管你是谁,就是天王老子,到派出所里都得给我老实着,有什么事,有我们干警处置,带这么些人来,想怎么样?想多吃几年闲饭?没有什么事的,都给老子滚。”蒋继成浑劲来了,将他在城北区那一套搬来,让人一听就知道是老警员。“想跟老子撒横,老子叫他后悔怎么来到这世上。”
  蒋继成这一嚷将威哥等人的气势就扼住,里面的警员里有一个就是小刘。
  小刘听到外面的嗓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走出办公室外看。见威哥和他身边的人站在走廊上,又看见蒋继成面生,当下就狐疑起来,看着蒋继成一会,觉得先前在外面咋呼呼的人就是他了。说“你是谁,到这里干什么?知道在里是什么地方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