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放心,这点党性还是有的。”彭长宜又说道:“部长,您另外再给高市长物色一个秘书吧,科里真的很需要她。”
  “给她物色秘书不是我的事,那是政府办的事,我还管那么多。”王部长说着又再次用怪异的目光打量彭长宜:“你不会是喜欢那个小丫头吧?”
  “部长诶,我求求您,您杀了我得了,我敢吗?我可是在为组织部挽留人才,说不定丁一能在这次书画展中得个一等奖二等奖什么的呢。那是组织部的荣誉。”彭长宜委屈地说道。
  王部长说道:“行了,也别太较真了,丁一的事估计我说了不算,想开点,说不定你在组织部也呆不长呢。”
  彭长宜一愣,部长是在暗示他还是在劝他?但是他没有继续问下去。
  彭长宜回到他们的办公室,却出奇的发现门居然开着,他一阵惊喜,这么早开门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丁一下来了。他打开门,果然看见丁一在拖地。

  丁一抬头看见彭长宜进来,说道:“科长,您不是学习去了吗?”
  彭长宜心里有些不痛快,没好气地说道:“如果我不是去学习,你是不是永远在这个时间躲着我!”
  丁一见被科长戳穿心思,脸就红了,没有说话。
  彭长宜甩甩头,说道:“丁一,在我学习这段时间里,你替我做件事,以后早点下来,给部长收拾办公室。他的纸篓一定要到后面垃圾点直接烧毁。烧的时候注意一下有什么重要东西没有。”

  丁一点点头,说道:“好的。”
  彭长宜又说:“提前给他打好水。如果你早上忙不过来的话科里的卫生和打水的事就让别人做。”
  “嗯。”丁一答应着。
  彭长宜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什么居然内心有些伤感,他抄起公文包,他什么话也没说,起身就走了出去。
  也许,随着丁一去政府那边,他们就不会这样天天八小时在一起办公了,对丁一的感情也许会变淡、变无,最后也就是见面点头,然后各奔东西。
  他不会再对她有非分之想,也不会再惹她不高兴,他们对彼此的爱慕也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烟消云散,他不会再出现她的日记本中了,他也不会记得楼顶夕阳里的女孩,她也许会成为部长的儿媳妇,也许会成为市长江帆的夫人,也许他们一辈子都将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
  彭长宜想起刚刚去世的作家沈从文先生说过的一句话:“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彭长宜有些神伤,还有些凄楚,多年以后他还能清楚的记得此时的心境。
  人,一旦把某种影像或者某个人某句话刻在心上,恐怕一生都难以磨灭。他使劲的甩了甩头,快步走下楼。他们的路还都很长很长,走好眼下的路是他们彼此最好的选择。
  彭长宜的伤感很快就被党校的学习冲淡了,因为他发现,来这里学习的人,就他的级别最低,他开始还以为走错了班级,仔细一看,他彭长宜的名字就是在这里面。
  这是一个乡镇副科级轮训班,轮训内容就是当前我党基层工作一系列的方针和政策以及当前国内和国外经济形势分析。学员大部分都是乡镇副书记副乡长,只有他一个股级干部。难怪他认为自己走错了教室。
  由于在组织部干部科工作,这些人他差不多都认识,同学们就说他是副书记的培养人选,其实他也不明白,领导为什么要他来参加这样一个培训?
  答案在十多天后亢州政坛上发生的一件事揭晓了。
  时任北城区办事处主任的张良在北京的医药逝世,享年四十八岁。由于他的逝世,牵动了亢州权力场的一角,也使今年干部调整工作加快了步伐,从而拉开了又一轮权力博弈的序幕。
  很快,就传来北城任小亮补上主任的缺。彭长宜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吃了一惊,姚斌没有上位,任小亮却当上了北城的主任。
  就在彭长宜听到这个消息的当天上午,姚斌呼了彭长宜,下课的时候,彭长宜给姚斌打了电话。姚斌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反而向他表示祝贺。彭长宜说道:“祝贺我什么?”

  姚斌说:“我没能去北城,但是师弟你去了,一样的。”
  彭长宜说道:“我什么时候去北城了,师兄该不会悲伤糊涂了吧。”
  姚斌哈哈大笑,说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了。今天晚上我预定下了,师兄我给你夸官。”
  彭长宜不知姚斌因何这样说,刚放下电话,黄金就呼他。
  他就又给黄金打了电话。没想到黄金在电话里和姚斌说了同样的话。不过黄金不像姚斌那样,他说得很明白,说是他要去北城接替任小亮,任北城飞副书记。
  彭长宜半信半疑,说他没有得到任何有关他的消息,哪怕是暗示也没有。黄金说老弟你太稳重了,谁不知道你和部长的关系,事到临头你怎么能不知道呢?彭长宜赌誓发愿说他真不知道,目前他来党校学习了,好几天都没见部长的面了。
  黄金想了想,认为彭长宜说得话可能是真的,再说了,凭部长和彭长宜的关系,可能用不着提前征求他的意见,部长全权做主,彭长宜只有服从的份儿,用不着像他们这样还被部长叫去单独谈话。
  想到这里,黄金说:“老弟呀,我都嫉妒你了,部长为你安排好了一切,都不用事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这种友谊你该好好珍惜。这样吧,明天晚上我请你。”
  彭长宜说道:“先别忙着请我,我先弄清怎么回事再说吧。”

  上午下课后,侯中来呼了彭长宜,要他立刻赶回单位。彭长宜问他什么事,侯中来想了想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是狄书记找你。”
  彭长宜的内心不平静了,他似乎感到姚斌和黄金说得话就要成为现实!但是他仍然不敢声张,因为在干部任免问题上亢州出现过许多笑话。
  远的不说,就说现在北城丨党丨委书记的人选,本来常委会上研究决定由现在市计生办主任担任,但是,就在散会后通知本人到市委谈话的当口,这个主任居然陪着十多名做结扎的育龄妇女去锦安医药复查,晚上很晚才回来,当办公室通知他去市委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他想这个时候去市委找谁呀?就等到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赶到了市委办,结果被告知谈话取消,就在当天市委下发的文件中,北城的镇长朱国庆被任命为丨党丨委书记,主持全面工作。至于最后结果为什么和常委会研究的结果不符,没有人能说清楚其中真正的原因,大家都替这个计生办主任惋惜。

  所以,彭长宜不敢迟疑,他跟党校请了假后,立刻赶回了单位,但他没有直接去找狄书记,而是来到了王部长的办公室。
  王部长见他这么快就回来了,说道:“见过狄书记了?”
  彭长宜抹了一把汗说道:“还没有。”
  王家栋满意地点点头,把市委的一份红头文件递给他。
  彭长宜接过来一看,居然是对自己的任命决定,他揉揉眼,在仔细看看,的确是任命书。上面明确的写着任命他为北城区办事处丨党丨委副书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