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身在权力中心,而且是最靠近决策者的人,要说他没有想法那是自欺欺人。他不敢流露也不能流露,如果一旦在心里明确了这个想法,势必会流露到工作中,造成被动。
  那时他还不知道,所有人的档案都是给他彭长宜做陪衬的,王家栋要别人的档案是假,要他的是真。他不能跟彭长宜只要他个人的档案,唯恐彭长宜从中嗅到什么,他和樊书记还有江帆拟定的人事问题,是不应该过早让下边人知道的。
  彭长宜拿出教材,居然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最近发生的事就像走马灯般在眼前缭绕。周林落选,江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上位,在大的格局改变下,北城区政府正职的位子几乎空闲了半年了,但是领导们出于人道,这个位子始终都没有派新人去。
  黄金、姚斌和寇京海,甚至任小亮,似乎所有的人都在为自己忙活,甚至马登科都在为情人忙活,然后就是亢州下一轮的权力博弈,而自己居然还在办公室面壁读书,是不是自己也该有努努力?
  他站在窗前,背着手,望着眼前的泡桐树和远处的大门口,确切的说是面对着亢州的权力场,他的内心不是没有冲动过,但他始终觉得自己条件不成熟,还不具备与人抢吃蛋糕的实力,越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越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如果部长认为他羽翼已丰,势必会放飞他的。如果部长认为他还有待提高,即便你去争也不会得到好结果的。反正自己现在还年轻,有的是时间。
  这次自己去党校学习,是不是部长也认为他需要充电了,这是不是有意在栽培他?而且还是科级干部培训班?要知道目前他只是股级干部身份。
  彭长宜把目光收了回来,他这才发现,他这边的窗台上,早就换了一盆盆栽月季,已经有一高一低两个花亭秀出,各顶着一大一小两个花苞,其中那个高一点的花苞,已经裂开一条小缝,露出了淡粉色的的花瓣,估计明后天就会完全绽放。
  自从丁一来了之后,总是喜欢在办公室摆点绿色植物或者盆栽花卉等,不仅美化了办公室,还让人赏心悦目。由月季花想到了丁一,在眼前纷繁复杂的环境中,彭长宜的内心就如一股清风吹过。
  也许,他今天到单位来,也是为了能见上丁一吧,毕竟明天自己就要去学习了,想到自己的两次道歉,丁一都没有原谅他的意思,彭长宜内心就不舒服。
  这里离六楼只隔了中间两个楼层,但是对彭长宜来说,即便再想,他也是不能上去的。这是他的底线。
  这时,门在他的背后轻轻打开,想曹操曹操就到。他一阵激动,但是他克制着自己的激动,没有立刻回头。
  丁一是拎着一壶开水进来的,她想科长晚上可能会来学习,自己昨天把暖水瓶拿走了,晚上他会没水喝。没想到,刚一开门,就看见科长背对着门口,倒背手站在窗前沉思,她本想退回去,但那样做又觉得不够大方和磊落,就悄悄的将暖水瓶放到桌下,惦着脚尖就往出走。
  “一句话不说就走了?”彭长宜仍然面向窗外站着。

  丁一很奇怪,他始终都没有回头看,怎么就知道是自己。就说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彭长宜这才回过身,笑着说:“别忘了我有特异功能,专会听脚步声。”
  丁一想起第一天见到科长时,他就在屋里准确的听出了部长的脚步声,就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彭长宜坐回自己桌前,说道:“怎么,话都不愿跟我说了,我是怪物吗?”
  话说出后,彭长宜的眼里就有了一抹痛楚,他不由的皱了下眉,定定地看着丁一。
  听他这么说,丁一心里也很不好受,但自己又不知说什么好,慢慢的垂下了眼睫毛。
  彭长宜心里一动,但是他克制着自己,故意轻松地说道:“丁一,?那天我的确考虑欠周,让你在家人面前丢了面子,我……”

  “是我不好,我考虑的欠周,拿自己不当外人,其实我那样做是有自己的私心的,因为在这里,我得到了科长和同事们的照顾,也想着能为科长做点什么,没想到表达方式有误,让科长误会了我的意思,科长,我不想在亢州闹出什么故事来,还请您多理解,多帮助。”
  丁一的话说得再明白不过的了,彭长宜有些脸红,他使劲闭下眼睛,又睁开,看着丁一说道:“丁一,对不起,我让你不安了。”
  丁一的心里一阵酸楚,她是喜欢科长的,也明白科长的心思,但是,就像她说得那样,她不能在亢州发生什么故事,也不能让科长受到什么影响,这是昨天晚上跟雯雯喝酒回来后她想明白的。
  听他又说:“对不起”时,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要知道,从阆诸回来后,科长都跟她说了好几次“对不起”了。
  想到这里,她的眼睛就有些热,她不敢抬头看他,摇摇头,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低下头开门走了出去。
  彭长宜低着头,他没敢看丁一,是没脸看丁一,人家一个小女孩,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想在这里闹出什么故事来。
  想她一个女孩子背井离乡的已经不容易了,没想到他这个科长还起了非分之想。那一刻,彭长宜几乎无地自容,恨不得有条地缝钻进去合适。
  第二天,是彭长宜去党校报道的日子,由于习惯使然,他照例来到单位,给部长收拾办公室的卫生,打满两壶开水后,刚要转身,部长进来了。

  部长说:“你不是去党校吗?怎么还没走?”
  彭长宜说道:“马上走。”
  “你去学习早上就别过来了。”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要不让丁一过来帮您收拾,这个女孩子很可靠也很稳重。”
  “唉。”部长叹了口气说道:“丁一恐怕咱们也用不长了。”
  “高铁燕看上了。”

  “还……还真看上了?您同意了吗?”彭长宜有些结巴着说。
  “人家是直接跟樊书记点名要的,我能不同意?”
  “可是,可是高市长很挑剔的,都换了好几个秘书了。”彭长宜说道。
  “我挖空心思、处心积虑留下小丁,不想倒给她做贡献了。”王部长也有些不高兴。

  “对,凭什么给她做贡献啊?您得把小丁留下,那是咱们组织部的人才,不能给他们。尤其是丁一的性格,肯定和高市长合不来。”彭长宜只顾着自己发表看法,完全没有注意到部长看他怪异的眼神。
  “我说,你那么激动干嘛,比我还急?”王家栋说道。
  彭长宜脸红了,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索性一梗脖子说道:“当然急了,她刚熟悉工作,刚刚进入了角色,刚写了几篇像样的文章,就把她调走,我凭什么不急呀?”
  王部长笑了,说道:“就是她那文章惹的事,高铁燕就是看上了丁一的文笔,考虑到丁一是女孩子,而且家不在本地,平时在机关住,这样用起来方便。”
  “他方便了,咱们的人手就又少了。”彭长宜据理力争。
  “好了好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昨天樊书记和我提了一下,我没表态,这事下来再说,你先不要告诉丁一。”王家栋嘱咐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