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几乎是没有过初恋的,最初他对姚静很有好感,姚静漂亮,好多男老师都在背后议论她的漂亮。但是彭长宜没有这次这么心动。和沈芳更不用说了,约会了几次后,双方家长都没有意见,就按理成章的结婚了。此时他才明白,自己以前所谓的爱情生活原来都是浑浑噩噩的,只有遇到丁一后,确切的说是从阆诸回来后,他才有了这种爱的冲动和感觉。
  他想到了苏格拉底的一句话:浑浑噩噩的生活不能过。
  但是他没有勇气想要结束这样的生活。除去爱情,他也不是完全是浑浑噩噩的。毕竟他的仕途生活还没有真正展开画卷,对这幅画卷他同样充满了向往。在这幅画卷里,有一种友谊是他不能忽视的,也许,人不能占尽所有的美好。
  彭长宜坐下,却无论如何也看不下书了,他合上书本,拉开了窗帘,关闭灯光后就开门回家了。
  沈芳见到他说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你不是说在单位学习吗?”
  “有点乏。”他说。
  “一到家就乏,到了单位你准精神。”
  “废话。”彭长宜瞪了她一眼,就走进了卧室,女儿正躺在床上看儿童画册。彭长宜低头亲了她一下额头,女儿赶紧捂住了爸爸的嘴说道:“扎。”

  彭长宜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沈芳这时就给他端进来洗脚水。
  彭长宜坐在板凳上,后背靠在床边,把脚放进水里的那一刻,不由的闭上了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这时,女儿从后面捂住了他的眼睛,彭长宜拉过女儿的小手,放到嘴里就要装作要咬的样子,吓的女儿赶忙抽回手,爬回床的里面。
  彭长宜甩了甩头,强行把丁一从脑海中赶走,他忽然觉得对不起妻女,居然在家里想着另外一个女人。
  沈芳进来了,说道:“妈妈说让给娜娜提前报个幼儿园的兴趣班,培养她对幼儿园的兴趣,省得她入园的时候哭闹。”
  彭长宜很想说这等小事还用得着你妈说吗,你就应该想到啊?但是他不能说出来。
  因为对女儿,沈芳比他操心要多,尽管反感她把她妈挂在嘴边,但是岳母有时候说得话很有道理,就说道:“兴趣班里学什么?”
  “画画,妈妈说画画有利于培养她集中精力,以后对学习会有帮助。”
  彭长宜眼睛一亮,说道:“你下来看看有没有书法班?”
  “练书法太小了,还是画画吧,小孩子对画画的兴许大。”

  彭长宜不说什么了,的确是这样,娜娜太小了,还不会拿笔呢。再说,可能在亢州也没有针对幼儿的书法班,更不会有蝇头小楷书法班了。
  彭长宜没话找话说道:“她姥姥来过了?”
  “哪儿啊,我刚接娜娜回来,她小舅就打来电话,说老俩又吵架了,我不想去,但是你说不回家吃饭,我就带着娜娜去了,劝了半天,总算好了。”沈芳说道。
  彭长宜不敢问为什么吵架,知道一问沈芳就会拉开话匣子没完没了的叙述了,他赶紧说道:“明天我带娜娜去书店,看看有画画方面的兴趣书没有。”
  娜娜一听,立刻又凑到爸爸跟前,说道:“爸爸,我们要去书店,太好了。”
  彭长宜回头拍着女儿的小脸蛋,说道:“是啊,明天如果没有意外工作,我们就去书店。”
  彭长宜特别强调如果没有意外工作,因为他大部分工作都是围着部长转的,即便是休息日的时间也不能自主支配。

  这话是说给女儿听的,更是说给沈芳听的。有的时候答应她们的事往往因为工作而走不开,免不了挨沈芳的埋怨,就连女儿都会抱怨了,所以他必须强调这层意思。
  果然,沈芳说道:“大礼拜天的还不休息啊?”
  “我没说不能休息,这段科里事多,我下周一去学习。没事更好。”
  “不让人活了。”沈芳小声嘟囔了一句。
  女儿立刻学到:“不让人活了。”
  彭长宜瞪了沈芳一眼。
  沈芳不再说话,她知道彭长宜没少跟她说,让她在孩子面前说话注意。
  吃完早饭后,彭长宜准备带女儿去书店,自己的呼机就响了,娜娜一听就撅起了嘴,她知道爸爸肯定有事。

  彭长宜回屋打了电话,原来是寇京海在呼他。
  寇京海说今天天气不错,想约彭长宜去钓鱼。
  彭长宜说:“老兄,钓鱼可以晚会去,我先带孩子去趟书店,不能欠账太多了,这娘俩都对我有意见了。”
  寇京海哈哈大笑,说道:“行,一个小时后我过去接你。”
  放下电话,彭长宜转身看见女儿睁着眼睛正在不高兴的看着她。彭长宜笑了,说道:“走,去书店。”
  娜娜立刻笑了,乖巧的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爸爸真好。”

  给女儿买书回来后,寇京海坐在一辆吉普车早就等在院里,彭长宜问他怎么不进屋去坐。寇京海说道:“我怕弟妹数落我。”
  彭长宜乐了,说道:“你也有怕的人?”
  “你们两口子我都怕。”寇京海说道。
  寇京海对彭长宜两口子从心里就有些畏惧,尤其是沈芳,每次看到寇京海都会数落他们喝酒,所以他宁愿等在门口外也不愿到他家里去听沈芳的数落。
  很快,彭长宜就出来坐上了寇京海找来的车,驶出了市区,直奔城外的万马河岸的鱼塘驶去。

  彭长宜没有见过这辆车,就问道:“哪儿的车?”
  寇京海说道:“一个朋友的。就凭我只能麻烦朋友,不像组织部的干部,可以调动下面任何单位的车。”
  彭长宜笑了,说道:“有怨气就说明有想法,有想法就说明有要求,说吧,想让我帮什么忙?”
  寇京海说道:“我太佩服你了,聪明的时候比猴儿都聪明,装傻的时候比真傻子还傻。”
  “这就对了,人就得这样,该傻则傻,该精则精。”彭长宜之所以这么笃定的认为寇京海有事,源自于他这几天总是接到一些人的电话,这些人都希望从他那里探到什么消息,寇京海也不例外,他早就不甘寂寞了。
  看来,因为今年注定是亢州不平凡的一年。
  撤县建市后有许多善后工作需要完善,也赶上换届年,最为敏感的就是北城去政府正职的位子就要空出,肯定会连带出干部调整。
  所以,跟市委书记没有直接关系的人,就希望能从组织部长这里得到恩惠,彭长宜就成了部长周围炙手可热的关健人物。
  寇京海今年四十二岁了,由于性格关系,始终得不到提拔,连个副科都不是。尽管他极力表现的无所谓,但是人在这个权力场中,尤其是看到周围的人都在进步,都在被提拔,唯独你得不到提拔和重用,无论你怎样装作清高装作无所谓,都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一个身处权力中心的人,却总是得不到权力的恩泽,出去的时候总会觉得比人矮三分,用身不由己形容人在官场
  寇京海就是典型的例子。他转业的时候就已经是副团级了,的确没有为自己跑过官,按他的话说保持一颗平静的心。久而久之,他的这份平静就荡然无存了,许多无法言说得心理失衡时刻在折磨着他。
  一方面仍然在人前表现的无所谓,另一方面却自怨自艾,眼看大好年龄在机关就要消耗殆尽,他再也坐不住了,他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先找到彭长宜,因为在机关里,他觉得彭长宜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但是没想到他可怜的居心被彭长宜洞穿了,甚至被他毫不留情的直接点了出来。他不好意思起来,脸也有些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