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转到聚会地点,下来车,杨秀峰先下车,要给滕兆海开车门。滕兆海却抢先一步先将车门开了,伸脚往车外下来,说:“秀峰啊,我们兄弟之间就不必这样客气,你说是不是?客气反而分生了。”
  “滕哥说得是,能够跟滕哥多学点东西,那是我的福分。请。”杨秀峰说着,要请滕兆海走先。从目前的地位看,滕兆海自然比杨秀峰要高,也是圈子里的核心人。杨秀峰就算地位比之前已经有很大改变,但圈子里的人也没有接触到钱维扬这一层次,谁也不知道他目前已经被钱维扬认着是亲信了。
  滕兆海虽也不知道杨秀峰在钱维扬心目中到那一种地步,但却猜到了钱维扬对杨秀峰有好印象,今后既有可能成为钱维扬身边的人,要不也不会这样轻易地就将杨秀峰的调令给拿到了。以滕兆海估计,杨秀峰至少会大破一笔财,才会达到进市府办的目的。可转眼间杨秀峰却是进来了,而之前杨秀峰也不可能会直接找到钱维扬那里将钱自己就送出去的,这些对领导说来都是有一定的规则的,不会乱。

  这段时间滕兆海也在密切关注着杨秀峰,特别是在钱维扬那边,没有看出什么来,而杨秀峰这边也没有看出什么。只是跟严文联比较紧,严文联和钱维扬之间的关系滕兆海是知道的。但杨秀峰却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说清楚是什么。
  当然,在车上,两人虽很少说到彼此之间要怎么相处,但各自心里也都有了尺度。见杨秀峰客气让自己走先,滕兆海也会做人,在杨秀峰肩上拍了拍,说:“一起走,今天你可是正主啊。”
  走进包间里,蒋继成见杨秀峰和滕兆海一起走进来,当下就说“秀峰,恭喜恭喜,继成就先认醉了吧。”
  “行啊,有老将在我还怕什么,醉了你送我回家就成。”

  “没得说,滕大,秀峰有今天可是你的大力,为我们朋友里又多了一个强助,你也得多喝两杯才是。”蒋继成说着做出给两人让座的样子来。高程远、吴如海两人也都站起来,对杨秀峰和滕兆海做了表示,两人之前和杨秀峰的地位类似,此时也知道杨秀峰变化了,自己要先将态度表示出来。
  杨秀峰一进来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进包间的一刹那,将滕兆海让到身前走,自己跟后一步,滕兆海进门后要将杨秀峰让出来,但此时杨秀峰已经和蒋继成等说到一起来,也就将那位置的关系闪过了。滕兆海心里自然明白他的用意,对此心里也有感受的,见杨秀峰和高程远、吴如海两人说得笑哈哈地,和之前没有任何态度变化,只是变得主动而显出更容易接近些了。
  圈子里本来就该这样相互扶持才对。见人员不能到齐,胡丹在县里忙着,而李光洁也不能过来,这是之前就请好假了的。倒是赵华强还没有到,让滕兆海心里有些计较起来。
  没有按时来,也不给个电话,分明就有些瞧人不起的意思在。之前赵华强的表现,就有些对这里没有多少资源的几个人心里有些不服气,以为占了他的利益,滕兆海一直也都不说他。如今杨秀峰已经到市府办里,今后怎么样会不会管着你赵华强,都还是未知之数,今天大家为杨秀峰祝贺,却还是拖后赶来,就不仅仅是扫杨秀峰的面子了。
  杨秀峰像是没有那回事一般,很活跃地将每一个人都照应到,今天大家聚会是以他名义搞的,他活跃些,不让任何一个人感觉到受冷遇,那是应当的。
  等滕兆海点了主菜,大家要杨秀峰也点一个,这都是一些基本的客气,今天的主角是他,那确实得表示下的。杨秀峰也就点了一个,便让其他人也都点了,各人也不推让。等都点上了,服务员就问是不是才都点足了。杨秀峰看着滕兆海说,“滕哥,还是等赵哥到后再定?先将这些菜准备了。”
  “赵华强这人太不是东西,每次都如此,滕大,你得说说他才是。”蒋继成说,他对赵华强看不惯也敢直接说,其他几个人虽心里有想法,也说不出口来。
  “或许赵哥真有是给耽搁住。”杨秀峰解说一句,今天是为他祝贺,总要表现出一些主人的姿态来。蒋继成自然不好再说,滕兆海心里也给堵着一团气。

  服务员出去了,几个人也就不再谈赵华强的事。然而赵华强却敲门进来了,进门后见大家都不怎么热情和他招呼,心里也不以为然。他已经习惯了这样拖后到。杨秀峰是主人,当下走出来,笑着说“赵哥到了,快请。”态度看着真是很诚恳,赵华强也就受用了。坐到自己位子上去。平时聚会,一帮人虽没有说什么按资格坐,但无形中都会有一个坐序的。以滕兆海为中心,向外延出去。顺序自然是谁地位低些,给圈子里带来的利益少些,就坐离远些。

  平时赵华强是坐在滕兆海身边的,和蒋继成各在左右,而杨秀峰则会在胡丹和吴如海之间。赵华强走进来后,一如既往地要去坐他的位子,滕兆海见他准备坐,说“华强,今天秀峰坐这里。”
  赵华强听了神情就有些黯,只是今天杨秀峰是主角,坐在滕兆海身边也是应该。但接下去的位子高程远却坐着,他就不知道是不是要叫高程远让,坐到高程远下手去,叫他如何甘心?坐过一回后,说不定就不能够再回来。站在那里不想走,滕兆海也没有看他。
  杨秀峰说,“赵哥,坐吧坐吧,我坐这边。”
  赵华强虽很看不起人,那是觉得自己的资源要比其他人好,自然有种优越感。但他却知道滕兆海的原则,不肯去冒险将滕兆海惹出什么不快来。滕兆海的面子自然是不能够驳的,抢杨秀峰的位子就是驳滕兆海的面子。僵持一下后,高程远就站了起来,将自己的椅子移开些,再从旁边弄一张椅子放过来。

  滕兆海也不说什么,赵华强接了坐下。将烟掏出来,准备散发,也感觉到其他人对他都有些排斥,而滕兆海也对他有些看法的。大家虽说利益一致,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和不公平,也就会有高低之别的。
  日期:2018-03-1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