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几个月来,杨秀峰自然是慢慢体会到,也在慢慢地观摩着,用心地学着。
  蒋继成很快就来了电话,说是滕兆海正在下县,过一天才能回市里来。到时空下来后,再和大家聚一聚。有了这个话和这个时间,杨秀峰倒是可以好好地琢磨下两人的关系,也要琢磨下与圈子里其他人的关系。这些关系处理好,对今后自己和有很多帮助的。
  反之,对自己就会有较大的阻力,也会造成很多人对自己先就产生不好的印象。在市里,只要接触到他们这一层次的人,基本上都会有自己是滕兆海手下而被他提拔拉进来的看法。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要是自己和滕兆海之间的关系弄僵了,人们都会以为自己是一个忘本的人,会让很多人提防着。对今后自己的发展影响不是一般的大。
  到下班时,估计滕兆海这时在县里快要吃饭来,杨秀峰就打电话过去。先主动表示下,免得滕兆海心里留下些什么来,还以为自己因为进了市府办又跟在严文联身边就将之前的旧情关系都忘记了,那可不行。
  打通电话,杨秀峰先说“滕哥,听老将说你在下面县里呢,先还准备在和平广场上堵住你。”
  “没事,继成跟我先就说好了,等我回市里,再怎么忙也要挤出时间来聚一聚。前段时间大家都忙,虽知道你成功进了市政府,也都没有跟你讨杯喜酒喝。”滕兆海在电话里说着还很热心的样子,是不是心里有什么想法,却也不得而知。杨秀峰想到这么久没有联系他,确实是自己太疏忽,可不能够怪其他人。

  杨秀峰虽说要在和平广场上等着滕兆海,但到这天时,还是没有站在那里等。让人看着总归不怎么好,体制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阵营,可却都不愿意在大众广庭下给看见了那种关系。用车在离市政大楼不远处等着,杨秀峰也不是要卖好,只是感觉到自己和滕兆海之间确实有一点隔阂,要消除了才好。先在这里等,是自己的一个态度,也是方便两人先将事情说开。
  之间有很好的基础,只是杨秀峰地位变化了,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保持,确实得沟通对大家都有好处。滕兆海得知杨秀峰先表达了这意思,自然也乐意见到的。
  滕兆海等到下班时间,也不挨迟,杨秀峰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事事都要求着他,看他脸色的人了,只是他有今天的境况,也是最初自己想帮他的。两人一个在市委一个在市政府,今后相互帮衬的机会多,这时确实要将关系理清楚才是最要紧的。
  基于杨秀峰的态度,滕兆海觉得他还不是那种得势就忘形的小人,这样的人更要多交往些,是长久交往的朋友。之前,杨秀峰对他出现车祸都事处理得好,让他从最危急里解脱开,变得主动。心里自然感受到他的用意,后来的交往里,也想好好帮他,达成他的意愿。
  现在他是如愿以偿了,两人在某种程度说来是两清了的。走下市政大楼前的台级,就接到杨秀峰的电话,要他往右走车在那边接他。此时看着天色还早,太阳离下落还有老大一截。虽说要走一截路,可滕兆海知道在这里也该这样处理才是好的。下班的人不少,走出来也就散开,不少人往和平广场里穿过,也有人走到旗杆前就有车停过来接走。少数人截下出租车而去,自然是一些没有好资源的人。

  没走几步,杨秀峰已经将车缓缓停在滕兆海身边。滕兆海当即上车,在这里尽快走了才是,免得落入其他人眼里。
  开进街道,杨秀峰将车速放慢下来,说“滕哥,这段时间天天往下面跑,也够辛苦的了吧。”
  “也说不上,和领导下县里的滋味你还不知道?吃亏的就是自己酒量不行,没有一天是清醒的。”滕兆海说。
  “那是,前一段跟在领导屁股后,还要给领导挡酒,其中滋味说出来只怕没有几个人信。”
  “习惯了就会慢慢好些,秀峰,严市长人还是很不错的,有那种文质意气,好打交道。”
  “是啊,说起来我有今天的变化,都是滕哥全力帮我。滕哥,等会要好好敬你三杯。”杨秀峰说着回头看向坐在后排的滕兆海,要让他看到自己的诚意。街道里车不少,偶尔有从车道穿过的人,开车回头真有些危险。
  “我们两还说这些?先安心开车。”滕兆海也很诚意地说。
  杨秀峰回头看向前,说“滕哥,在柳市里像滕哥这样够朋友,关心人的当真很罕见,我和老蒋说起,他也觉得我们都很幸运,能够认识到滕哥。”

  “不说这些,相遇就是缘。不是说同船过渡,都是五百年前修都行吗?大家能够在一起,那也是注定了的缘分,我觉得就该珍惜。很多从身边走过的人,真正认识的又有几个?既然认识了,就该当尽力帮撑。”滕兆海说。也感觉到兴起,就说来自己的一些感想来。滕兆海平时极少说这些的,不知道是不是怕人对他认识更深刻,或者对圈子里的人也不是都那么地放心。说多了,就会露出自己的软肋来给人机会。

  杨秀峰像是在品嚼他的那番话,两人沉默着,却有觉得彼此思想还在交流,此时绝感受到一种知心的意思。杨冲锋过了一个街口,说:“滕哥,我觉得我们行政里的人,不少人都混得昏昏忽忽的。滕哥这话,将人这一辈子要怎么做思考得非常深透,将众生相里的本质一语道破啊。”
  滕兆海自己也有些感觉了,平时所做,用这番话来印证,也还能够搭得上边,杨秀峰说的话也不算凭空吹捧,心里也就有种欣慰。说出一些哲理性的话,还当真要碰机会才会有灵感说出的。
  “滕哥,在体制里确实不少人活得够累的,但要是有滕哥这般看透,那也就会轻松不少,一个人活得有意识,就能够更把握好自己。滕哥,是不是这样?说句心里话,之前对滕哥只是在内心里觉得肯帮人,还不计较自己的得失。今天才明白,这都是人生经验的总结,滕哥,有时间能够坐下来好好写一写,写出书来才好呢。”
  “秀峰,看你越说越远了,写什么,写书?”听着就像是对杨秀峰有些责怪之意,实际滕兆海心里还是很受用的。更为主要的是,明白杨秀峰对自己的态度之后,今后相互间就更好相处,也能够有个真心相帮助的人,才是最大的收获。
  “当然写书。滕哥,难不成你认为写书就是那些作家的事?不说别的,作家们有几个有你这么丰富的生活经验,更不要说从经历的事里对人生的总结和反思了,这些都是人生精华,是瑰宝啊。”杨秀峰说,让滕兆海听出那种高山仰止来。
  “看你看你……好了,不说这个话题。秀峰,跟在严市长那里,对他熟悉了吧。”
  “还行,严市长也很好接近的。”杨秀峰说。知道自己与滕兆海之间的关系的隔阂已经消除,两人今后会怎么相处,那是今后两人再慢慢磨合去,有了先决的前提,这些事也是很好处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