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7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快报和通讯早就给你留好了,知道你就得有这一腿,我让人给你送去。”寇京海说道。

  彭长宜放下电话,笑着对丁一说:“我多要了一份。”
  郝东升说道:“我说什么着丁一,老寇那人就得咱们科长对付他,换了别人,八句话等着呢。我在信息科的时候,也是一位乡镇报道员想多要一份信息,他觉得总是给我们送稿件,多要一份应该不是问题,结果你猜那个家伙怎么说,你跟我提这个要求还不够资格。愣是把人家给轰出去了。”
  彭长宜笑了,偷偷看了丁一一眼,没有说话。
  不知为什么,丁一的心里暖融融的。昨天从信息科出来的时候,她就感到了暖意。如果不是科长从中斡旋,估计丁一的稿子也不会登出来。她知道这是科长特别关照的结果。
  一会,信息科一位小伙子拿着一份《政府快报》和《亢州通讯》走了进来,说是科长让他送过来的。
  彭长宜接了过来,递给了丁一。
  从阆诸市回来后,彭长宜总想找机会跟丁一进一步解释自己没在她家住的原因,但是显然丁一不想跟他说任何工作以外的话。早晨丁一总在磨蹭到快八点才下来上班,多一分钟都不会提前来。
  彭长宜知道她是在回避自己,也就不在意她的态度了。其实回避的岂止丁一一人,彭长宜也在内心回避着自己,回避着自己的某种冲动和欲望。
  从阆诸回来后,丁一的倩影的确时常出现在彭长宜的脑海中。
  在这段忙碌的时间里,在办公室、会场、酒桌或者在家中,常常会有那么一些时候,好像是什么幽灵一样的东西深藏在他心里的,总会在不经意间会突然复活一样,扼住他的心灵。
  尽管他很快就能恢复镇定,脸上的表情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已经像被蔓延的野火烧过一样,心悸不已,疼痛不已。他必须克制自己,因为他知道,对丁一,尽管心慕之,而实难行之!
  这天早上,彭长宜收拾完部长办公室后,刚回到科室,就听见电话响,是部长,叫他过去一趟。
  王部长把一份干部考察名单交给了彭长宜,说道:“把这几个人去年底的考核记录调出来,另外在着手进行对这几个人的半年工作考察。你们科室人手不够的话找中来协调。”
  彭长宜粗略的看了一眼,都是乡镇办事处和各科局的党政一把手。
  部长又说道:“抽时间让黄金和姚斌来一趟。”
  “嗯,具体什么时间?”彭长宜小心的问道。
  “今天吧。”
  “好的。”
  彭长宜说着就要往出走,部长叫住了他,说道:“长宜,在组织部也呆了这么长时间了,个人有没有其他想法?”
  彭长宜的心一动,赶紧说道:“要说真话吗?”
  “混话,跟我不说真的跟谁说真的?”王家栋说道。
  “没想法,在您手底下干事心里踏实,所以也就没什么想法。”如果开始说出没想法这三个字有些违心的话,那么说完后彭长宜就充满了真诚。
  王家栋点点头,说道:“好,你去安排吧。”

  彭长宜回到办公室,他趁大家还都没到的时机,赶紧打电话通知姚斌和黄金。首先给姚斌打了电话,姚斌办公室没人接,估计还没上班。他就呼了姚斌。接着又给黄金办公室打电话,黄金差不多大部分时间住在乡里,他很快接了电话。
  听出彭长宜的声音后,黄金说道:“长宜,我正要给你打电话,你就来了。咱们哥们心有灵犀啊。”
  彭长宜说道:“老兄找我有事吗?”
  “没什么大事,有段时间不见了,我想今天回去一趟,不知你有时间没有,咱哥俩聊聊。”
  彭长宜知道黄金肯定想打听什么,这些干部们嗅觉特别灵敏,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搞关系,打探情报,彭长宜就跟他说道:“那您今天就回来吧。”
  “有事吗?”黄金口气明显认真起来。

  “有事。”
  “好事坏事?”
  彭长宜笑了,说道:“如果是纪委找您估计没有好事,组织部找您肯定是好事。”
  黄金说:“好,我安排一下,马上就回去。”

  刚放下电话,电话就响了起来。彭长宜想可能是姚斌的,接通后果然是姚斌。姚斌说道:“请问哪位呼我?我是姚斌。”
  彭长宜说道:“师兄,我是长宜。”
  “哦,长宜,有事吗?”姚斌的口气里多了许多热情。
  彭长宜说道:“头下班来一趟吧,部长找。”
  “明白。谢谢长宜。”说着就挂了电话。
  安排完这件事后,彭长宜对着部长给的名单,打开了文件保险柜,很快找出了这些人的考核档案。然后装进了一个文件袋,送到了部长办公室,交到王家栋手里,并说黄金下午上班到,姚斌头下班到。
  部长点点头,就去翻看那些资料。
  彭长宜从部长办公室出来后,侯中来推门进来,说今年干部培训,组织部派彭长宜去。下周一到党校报道。
  彭长宜一愣,刚才部长怎没告诉他呢?
  送走了侯中来,彭长宜想了想,就又敲开了部长办公室的门。只见部长还在看那些资料。
  彭长宜说道:“刚才侯主任通知我,下周一去党校培训。”
  王家栋没有抬头,只嗯了一声。

  “那半年工作考核?”
  “照常进行。”部长仍然没抬头。
  彭长宜往下没话了。也就是说,工作还要干,培训也要去。彭长宜刚要往出走,部长说道:“人手不够跟老侯要人。”
  彭长宜回过身,发现王部长仍然在低着头看桌上的东西,他走近几步说道:“我听说南方有的地方专门成立了考核办。”
  “他们有人,咱们现在干部缺。”部长对他提供的消息并不吃惊。“以后条件成熟了,我们也可以成立一个考核办公室。在没成立之前,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彭长宜感到这个时候跟部长说考核办这个新鲜事物是个愚蠢的做法,会给部长造成自己嫌工作压力大的错觉。
  唉,无论你跟领导多么亲近,哪怕亲近的像一家人一样,都千万别不拿自己当外人。更不要自以为是,自作聪明。你知道的事,领导知道,你不知道的事,领导也知道。有时候他可以装瞎、装聋甚至装哑,但是,要是真拿他们当成瞎子、聋子甚至哑巴那就大错特错了!
  列宁说过:政治,是一种科学,是一种艺术。在彭长宜看来,与领导相处,更是一种科学,一种艺术,而且这门科学和艺术远远高于你跟同僚一间的相处。
  不知为什么,从考察名单到通知黄金、姚斌来组织部,彭长宜似乎觉察出亢州政界将会有一些变化。当然,变化年年都有,但是他感觉似乎今年来的更早。也可能是换届的原因,也可能是北城的原因。

  彭长宜喜欢在心里揣测时局变化,并且喜欢根据一些现象判断,他其实是在有意识培养自己观察和判断时局的能力,他始终认为,在官场上混,这种政治敏感必须要具备的。
  钱守旺已经到了,他拎起暖水瓶说道:“最近小丁怎么下来这么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