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情有些激越,总觉得今天对于他说来,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和钱维扬直接的关系,在某种角度说来,比滕兆海与钱维扬关系要更近了。能够**相处,那也就少了很多防范,多了几分知心。可想而知,今后自己在柳市里,会有更多的机会,也会有更多的人脉能够利用。

  初算一下,教育这一块,答应打着严文联的幌子,而钱维扬也默认自己这么做。对于这一方面,要牢记今后有什么利益,一定要将最大的一份拿出去,可不能够有丝毫隐瞒,自己只有这样做,钱维扬才会信任自己而让自己代表团的利益出面,才能够累积更多的优势资源;今天在雄健斌和向挺他们那里,今后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人,都会慢慢走到身边来,这一块才是利益更大的所在;李光洁等人,如今已经是滕兆海等经营的那个圈子的外围,而这样的圈子,今后也会有人汇集过来,形成另一个利益板块。

  想想,就目前所能够触及到的这些,就能够睡在梦里都笑出声来。不过,杨秀峰知道,这些利益板块,却不是自己的,自己充其量就是一个代表,就像收税费的人一样。这一点却是要谨记在心中的,不能够有一丝得意忘形,忘记自己的身份地位,那就是真要走到末路了。
  越是与大领导在一块,就得越加小心谨慎,诚如封建王朝里的人留下的一句话:伴君如伴虎。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
  但自己能够代表领导,对下面的人,那就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权利,要仰视才能够见到的。此时,更要很好地经营,与下面的隔膜越大,他们越觉得难以接近,就会越想尽办法来接近,那么从中所获取的利益也就会越大。他不会忘记李光洁找滕兆海的那个过程,要是李光洁第一次找滕兆海时,滕兆海就热情地见了他,还会有以后的那些事?李光洁也不会花这么大的代价。
  自己要怎么样操作,确实要好好想一想的。自己周围也要有一个神秘又让人觉得能量大的这样一个利益圈子,当然,前提是将利益的主要方面都往上交送干净,这样才能维持下去,领导也才会在关键的时刻为自己支撑着。
  虽说在这个圈子里时间不算久,但杨秀峰平时注意细节,对这种内在的东西也就理解更接近实质一些。这也是细节论的一个证明。从细微出可让人体会到自己,也能够在细微出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更快地掌握实质,做事时心里也就有准则了。

  车开得很慢,心情激荡着。已经感觉到,今夜之后,自己的世界会有更精彩的景象了。杨秀峰将车索性开到柳水边,停了车下来。柳水两岸都有防洪堤,防洪堤有一台台混凝土台阶下到江水里。有带着潮湿的江风吹来,也有到江边来贪凉的人们,更有一些年轻的情侣到江边来浪漫。
  此时,杨秀峰不想谁在自己身边。就算与李秀梅的情感那么深,但这时却更想一个人,将自己思绪里激越混乱理清楚,也要给自己定出一个框架来。
  午夜里自然有种让人宁静下来的无形之力,就算远处偶尔有笑闹声,反倒给人一种更觉安静的感受。坐下来,将脚伸进江水里,江水极其清凉,微弱的风,江水虽有点波纹却没有浪,让人浸在水里都没有丝毫担忧而能够静心想自己的事。
  不容置疑,就算此时钱维扬还没有要将自己提拔起来,但已经认可是他身边的人了。能够和他有彼此了解更深的机会,也就表明今后他会有更多的事都会放心让自己去做。有些事,或许不能让李春雷知道的,自己却可以去做。
  不单是周英慧那里的秘密,更有钱维扬生活方面的习性,也都毫不遮掩展现出来,那么他的用意也就很明显。最初钱维扬给人的印象是非常严正的一个人,这时已经知道,他的心里还要有另一种生存状态,这种需要得要人来打理,这人是谁?从目前看来,钱维扬选定的人就是自己。
  只有十分信任的人,才会接触到他这不为人知的一面吧。
  自己要不是在小镇上撞见了他,而他又觉得自己可信,也就不可能这样轻易走进钱维扬的这一面的生活圈子里。到这一步,自己该怎么走也就很明确。不能够太低调,也不能够太狂妄,这好似自己要时刻把握好的一点。

  另一点致命的,那就是在利益上,自己要谨记住的,就是不要以为钱维扬不知道,这些自以为聪明的做法,其实就是最愚蠢的。当初自己要是将李光洁送来的那种存折给贪墨了,自己只怕当时就不容于滕兆海,滕兆海就算不计较,但可以肯定,往前走的路就会被封死。甚至也不能再走进滕兆海所经营的那个利益圈子里。
  同样,今后自己也不知道会遇到多少次,比之上次从手边经过的利益更大多少倍,但一定不能贪心。偶尔,接受一些利益,这也是圈子里获得的需要,更是钱维扬所愿意见到的,从所经历的看,钱维扬对下面的人还是心里有考究的,要不也不会将已经收了自己的那张存折又转回到自己手里。
  安身立命的两条定下来后,杨秀峰也就决定轻松了些。至于过程中怎么样做,滕兆海已经给出很好的示范。自己有这么好的资源,自然要广结人脉,但所有的人脉,都不能够直接与自然联系上,必须要转几道弯,在才和自己搭上界。这种越是神秘难以办成都事,难以结交到的人,会在更多人的心目中要高出一等,能力也会变得更强。
  这一点,从滕兆海经营的那个利益圈子里,已经体会到。自己目前选那些人作为外围,确实要慎重。想到这里,也就记起了平时身边的人,江海,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另外,胡丹、李光洁和周勇也都是可以考虑到人选之一。李秀梅却不能够,与自己没有隔离,很容易就将自己暴露出来。

  吴滔可做更远一层的人选,王国强也是。
  平时与自己有着往来的人,也都一一将他们的性格和为人再次思量着,要将自己一个小团体组建起来,今后多加经营,那就会有滚滚利益不断绝地主动送到门上来。
  当然,和滕兆海之间,也不能有矛盾,这一点,杨秀峰心里却是会坚持的。没有滕兆海对自己的帮助和引荐,钱维扬也不可能接受自己。就算李秀梅和周英慧是好朋友,就算她帮着安排见面,钱维扬也不会就接纳自己的。之前有过钱物的往来,再有周英慧这层关系,而他在身边又确实少这样一个人,多种因素,才会促成自己得到今天这样的机会。
  更细的东西,现在还不能够确定,想清楚这些,杨秀峰心里也慢慢平静下来。夜风凉爽,吹过来透衣入体,也就将之前那点酒气给散了。站起来,浑身有种酸软,却不知道是酒后力乏,还是先前当着钱维扬的面与那个会所里的女人折腾脱力所致。
  不是与李秀梅在一起,有时在会所里,也只有装疯做傻地发疯,要不给钱维扬看在眼里,未必会有此时的结果。
  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过,进了房间见廖佩娟居然还没有睡,在电脑上玩着。也不知道是聊qq,还是四处浏览,见杨秀峰回来进房间,按着鼠标滴答滴答一阵响将电脑关了。

  第23章:
  几天来,都风平浪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