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看差不多了,刘君茂说,“下面,我们请市长将市政府准备在开发区试行的,工作绩效奖惩方案的详细情况说一说吧,大家欢迎。”

  田健虽说心里有些别扭,但见到市政府的人也不是完全来针对他们,而其他人又都没有思想统一,就算他知道市政府那边第二步会针对开发区的这一批人,却也不好表达出来。见大家都拍掌,他也只得跟着做个样子。
  徐燕萍对今天到开发区所获得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成功地化解了开发区这边的抱团抵制,让今后的工作开展会主动得多,也减小一些其他人在旁捕捉机会的可能性。她的那张笑脸,一直都灿烂着,让谁见了都不会往坏处想,真的显得极为真诚。当然,从他内心说来也是这样,只要对工作有利,就算受些委屈心里也能够坦然接受。
  环视一圈,也知道开发区的这些人对奖惩方案还是心里有着担心的,虽之前讨论时,已经将一些重要方面都交了底,但到底是与不是,还要见到真正文本才算。对陈静点了点头,陈静和姚军两人就将早先准备好了的方案文本发到各人的手里,先让开发区的领导们看,之后在逐条讨论,觉得那些条款确实不具备条件或可操作性,都可以提出来进行讨论修改,所谓草案,也不能够只是市政府一方说话,主要还得被执行方认可,真正实行时,才具有实际意义。

  过了十几分钟,大家也都看完了,有的人脸上就有种果然如此的样子。先在闲谈交流中,所说的,也都基本是这些东西,看着条件虽有些高,但经过刘君茂和徐燕萍等解说后,也就知道市里还后有后继动作。如今想通这一点,也知道市长急于将开发区一而再地扩展,用意是要将经济建设推动起来,而不是用来折腾人的,更不是特意和他们过不去的,这确实是有道理的,而不是一番空话。
  建立并不断将开发区升格,要真没有后续动作,那这个市长还站得住脚?全市的人也都会议论起来。
  田健也看着方案,但他就没有听到之前徐燕萍在口头上给大家所说的,市政府今后一年的工作大方向和工作重心,围绕这个工作重心将要进行哪些动作。看着这些条件,果然与钱维扬在电话里所说的一致,心里就更加沉郁起来,不知道要怎么说出这事才甘心。
  “大家有什么就说吧,到柳市两年多来,我想你们也知道我的习惯。”徐燕萍说,只要是工作上的事,她的行事习惯大家确实都听说过的。直言面对,就是她一直提倡的,也是一直都这样做的。
  田健虽想即时就对市长进行质问,但却也还是有所顾忌,想等谁先说了后,接着就可提出来,方案里的条款里,他作为最重要的责任人,奖励与惩罚都很重,而在田健看来,完全是给一个奖励的假象而实质上是要将他找借口弄走。
  金平存见其他人都不好先说话,而田健是一把手总要等到后面做总结的,就说“我就先来抛砖吧,请市长多指示。”金平存是钱维扬阵营上的人,也是钱维扬利益在开发区的体现,开发区里的事他确实要来担当的。
  金平存先谈到市委市政府对开发区的重视,随即谈到目前开发区进行的工作和取得的成绩,这些都是市里要对开发区进行奖励的,自然要好好地说透。总结时,净将成绩往田健身上堆,这也是体制里的惯例做法。将之前的工作说后,再谈今后开发区将要怎么做,就说到坚决执行市里的精神,对市政府在工作上的要求,会不折不扣地执行。随即,将拿来讨论的试行方案也谈论自己的几点看法,主要是表示要市政府对开发区的支持力度上要加大。

  徐燕萍对金平存所说的每一条也都当即进行了回复,开发区的人听此时市长所说和先前闲谈交流是口径一致,也就觉得可信度高了。
  等这里的话说完,田健先嗯了一声,表示自己要说话了的。
  也不看谁。要田健直接看着徐燕萍说话,他还真没有那份底气,目光空空地,说,“平存说得好啊,开发区就要这样有朝气有干劲的领导。市里对我们开发区的关心和爱护,我表示万分感谢。今后的工作里,我们会保持一贯来的工作势头,力争更上一层楼。”这些说话,本来就不要什么明确的目标,才是领导们的特色。
  田健说了几句,觉得自己意思到了,转念过来,继续说,“市里对开发区进行奖励,这好似很好的事,也是新生事物啊。不过,这份方案里,对尽力工作后还没有达到工作目标的,措施就很严厉了。我认为,对这一条应该改为,达不到任务要求的,就不予奖励。不奖励就是罚了嘛。其他同志都拿了奖,而他没有得到奖励,不就是罚了吗?这样才能保证不挫伤我们同志的工作积极性,才能保证日常工作的正常进行嘛。当然,这是个人的一点意见,请市领导从客观实际出发慎重考虑。”

  田健说得很有些稳重的意思,虽不看谁,但心觉得这样的提议,市政府应该能够接受才是道理。市政府说要奖惩,难道开发区就由得你们来奖惩不成?再说,柳市这块地面上,还没有听说过工作没有做好,还要对工作的同志进行处罚的,谁敢保证自己所作的工作就能够做好达到要求?那给开发区有奖惩,市政府里的领导是不是有奖惩?
  当然,这个话说绝对不能够说的。心里的怨气再重,也不能将领导们往死里都得罪了。
  徐燕萍笑脸不变,说“这也是一种说法嘛,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讨论。”
  “看着这份奖惩方案,我心里就有个印象,不知道市政府是从哪里得到这个基准的标准数,有没有科学依据?柳市目前有没有这样的能力来实现这样的目标?目标我们可以高定一些,这也是对我们开发区的一种督促,这我们也理解。但要实打实地落实到干实际工作的干部头上,只怕要多斟酌斟酌了。试想,柳市有没有一年招商引资三亿的先例?
  不说三亿,就三百万我都没有见过。在办公室里弄这样的方案确实可以,但实际中谁能够来操作,谁敢保证?要是尽力工作了,辛辛苦苦拼一年,到头还要受到惩处,那还不如不做。是不是这个道理?是不是这个道理嘛?”
  田健说着,觉得将自己心里的那份怒气怨气都表达出来了,也就不再说话,要等徐燕萍等人答复。不管怎么样,他已经是五十五岁了的人,很多人到他这个岁数早就不再干实际工作了,等着一年年拖到退休。
  徐燕萍等田健说完后,看着其他人,见其他人都没有再说话的意思,说“今天我们到开发区来的目的,之前也跟大家交流过了。是来和大家共同商讨怎么样才能将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推动起来,之前我们在做基础设施建设的工作上,就做得很好很主动也很有效果。对于你们所做出的成绩,市政府已经明确了要进行奖励的。基于此,市政府才出台这么一份奖惩方案来。”
  这一点,其他的人也都明白了的,也就不多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