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0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我走过去,童香笑了笑,下了床,撤掉浴袍,我捡起了童香的衣服,一件件给她穿好,在童香的指导下,是的,让童香过了瘾,掌控我的瘾。
  穿好之后,童香甩了甩头发,她的头发还没干,有些凌乱,不过很有味道,她挽住了我的胳膊,说:“董宁,咱们走吧。”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抽出手来有点不太好,可是我跟童香这个样子,要让白子惠知道,我他妈的不活了,渣出银河系了。
  童香笑笑,说:“董宁,你叫我老婆的,难道你老婆不挽着你,挽着别的男人?”
  我还是没言语。
  童香让步,说:“我们出门就分开?如何?”
  我点了点头。
  出了门,童香果然如她所说的那样,跟我分开了,我们坐电梯下了楼,到了二层,早餐是自助的,什么都有,我没什么心情吃东西,只想赶快离开这里,童香虽然没离我太近,不过也没离着太远,很快我们选完了,刚往回走,听到一个人的有些疑惑的声音。

  “董宁?”
  “童..长?”
  真是何处不相逢,怎么就这么巧,他妈的还真就这么巧。
  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认识我,还认识童香。
  我也是醉了。
  刚才跟童香下来的时候还在想,不会遇到熟人吧,心里还想着说不要有,赶快吃完赶快撤,结果被人叫住了,这下就尴尬了。
  还好,这个人不是太熟悉的人,蒋为民,蒋局长,同舟会的人。
  见到蒋为民,我没有什么表情,这个时候就是要冷静,如果你慌乱,你尴尬,那就有鬼了。
  童香比我更加镇定,她对着蒋为民点了点头,我则说道:“蒋局长,真是巧啊!”
  蒋为民说是啊是啊真是巧啊!他解释了一下,最近童香来参加的这个会议,有不少官员参加,蒋为民上边的领导也来开,最近应酬多,有时候就在这酒店睡下了,蒋为民跑过来。有点事,再说,也能跑跑关系。
  因为这个会议的事,蒋为民才认识的童香,有过短短的交流。

  大致聊了一句,蒋为民说了句不打扰了,人便走了。
  我觉得他看出来一点什么,蒋为民是个精明的人,我和童香的头发都没有干。身上还有同样的沐浴露香型,很容易便能发现我和童香有勾当。
  蒋为民没说几句便告辞,就是怕他留在这里我们不自在,蒋为民不会做鲁莽的事,可能是他先看到了我,所以叫住我,没想到叫住我,认出我身边站着的是童香,一下子他觉得有些尴尬了。
  我和童香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童香对我笑笑,说:“怎么了?担心?”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
  童香说:“他看出来了。”
  我喝了一口粥,说:“是,我感觉出来了。”
  童香看向了远方,淡淡说道:“放心,他不会说出去的,他这个人很聪明。”
  普通的蒋为民不会说出去,但是同舟会的蒋为民可说不好,我和童香的关系,没准可以做做文章。
  童香的身份不一般,可以用这件事来威胁一下童香,做一些事情,也可以用这事威胁我,比如我很在意白子惠知道,蒋为民稍微暗示一下,便让我很为难。
  可是,现在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再去想这个事没什么必要。
  吃着吃着,气氛有些沉闷,我没怎么说话,童香也没怎么说话,只是一边吃一边笑着看着我,估计心里琢磨着怎么把我降服。
  有一次,便有第二次,轻车熟路,很容易的。
  这事发生之后,不光是童香适应了我,我也适应了童香,做什么尺度都可以大一点。
  吃着吃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今天早上,我起来之后,发现我可是什么都没穿,那么说...
  我放下了勺子,我小声的说:“童姐姐,咱们昨天晚上...”
  童香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怎么了?昨天晚上我很愉快啊!”
  我说:“童姐姐,我问的不是这个问题,我是问我们那个有没有做安全措施啊!”
  童香说:“你那个时候醉成那个样子,自然是没有了。”

  我心说坏了,千万保佑,别弄大童香的肚子,李依然那边有了一个,童香这边再有一个,我他妈的要疯!
  童香笑笑,说:“看把你吓的,我现在还不想要孩子,所以,我有吃药,放心吧。”
  我长吐了一口气,这样还好。
  童香的头往我这边凑了凑。说:“不过,我以后有需要的话,想要个宝宝,我会找你的。”
  这顿饭吃的有些怪,吃完了,童香倒也没挽留,不过她脸上一直带着笑,可能挺满意的,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得偿所愿,不过,我也没有多少反感,昨天那种情况,可能我也是半推半就,想象成白子惠,可能是我自己找个借口,我就是想要放纵,想要用别的女人代替白子惠。忘记白子惠。
  离开了酒店,我想了想,准备给齐语兰打个电话,司徒妙菡那边我不打算伺候了,司徒妙菡难搞不说,天天动歪心思,那个萧航,简直过分,想要追白子惠,他就是个禽兽,上手一个女人便踹开的那种富二代。
  电话还没拨出去,竟然来电话了,竟然是白子惠打过来的。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慌张,我昨天跟童香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难道说,现在白子惠知道了,她打电话来骂我?

  考虑了五秒钟,我决定接这个电话。就算白子惠骂我,我也不能错过白子惠的电话。
  手指滑动,电话接通。
  该死,我很紧张,手指头直抖。
  人真的不能做坏事,做了坏事心里就虚,生怕别人知道,自己尴尬不说,还悔恨,我现在就是这个状况,心里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白子惠打过来电话是干什么,很慌。
  “喂!”

  我的声音不大。
  白子惠说道:“董宁!”
  叫了我一声名字,白子惠便沉默了。
  这沉默让我心慌。

  我说:“出了什么事吗?”
  白子惠说:“没出什么事,只是我想了想,昨天对你的态度有些过分,我们...我们之前那么甜蜜,现在变成这样,有点反目成仇,跟你说一声不好意思,是我不太理智了。”
  我最害怕的事情来了,白子惠开始变得理智起来,这样的话,她会忘掉我,忘掉我们之间发生的种种,忘掉我们的过去。
  我说:“我情愿你还是昨天那样。”
  白子惠问道:“为什么?”
  现在的白子惠一定认为我是神经病吧,可是我也有自己的固执啊!

  我说:“因为我不想你忘记我,你对我越正常,越想对待一个普通人,便代表你渐渐把我遗忘,我真的很怕你忘了我。”
  日期:2017-03-2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