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0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喝尽兴,我们又去别的地方喝了,去的酒吧,要了不少酒。有洋酒,有啤酒,晚上吃饭的时候喝的是白酒,平时我喝这种混酒没什么事,今天可能借酒消愁吧,喝着喝着,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觉得有人抬着我,后来被扔到一张床上,模模糊糊中,有人亲我。依稀是白子惠的脸。
  我呢喃的着说:“老婆,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头疼,跟要裂了一样,我熟悉这种感觉,就是喝多了,宿醉的感觉,嘴巴很干,特别的喝,身体很不舒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睁开了眼睛,身体很疲惫,累到了感觉,还感觉黏黏的,出了一身汗干掉的感觉,想要好好洗一个澡。

  突然,我一惊,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不是我熟悉的环境,好像是在酒店里,旁边还有均匀的呼吸声。
  我坐了起来,一看,身边躺着的是童香。她盖着被,露出裸露的香肩。
  明白了,昨天晚上我们喝多了,我被童香抬回了酒店,我感觉有人亲我,还以为是白子惠,当时我也回应了。后面似乎发生了什么,我现在有点心慌,因为喝多了,我不知道是真的发生,还是做梦。
  我掀起了被子,发现我没穿衣服,旁边的童香也没穿衣服。
  竟然真的发生了。我跟童香走到了那一步。

  靠。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他妈的更渣了,这我还怎么面对白子惠,我竟然跟童香上床了。
  童香转过了身,睁开了眼睛,她刚睡醒的样子很诱惑,不亏是成熟的女人,很有风情很有味道,她跟关珊还不一样,关珊的风情是让人欲罢不能,想要一次接着一次,好想自己有十个肾,可以永动机,不停歇,那诱惑是外放的,让人面红耳赤,全身战栗,童香的风情没有关珊来的浓,但并不是说童香比不上关珊,因为童香身上有一种高贵,就算落魄了,她身上也有那个劲儿,让人想要征服,那种满足感是实打实的,特别的爽。

  身子一动,被有点滑落,露出了春光,我不由的看了过去,童香笑了笑,说:“董宁,你醒啦!”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跟童香这个关系,发生了这个,我不能问她昨天爽不爽,那话我说不出口。
  童香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说:“哎呀,都现在这个时间了,都怪你,昨天太乱来了,你体力还真是好。我好累。”
  童香有些嗔怪的说,听起来是埋怨,实际上却是撒娇。
  我脑子很乱,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里看,童香重点很突出,看哪里都不对。

  童香笑笑说:“看把你吓的,有什么不敢看的。做都做了,我又不让你负责。”
  我深呼吸,说道:“童姐姐,我们...真的那个了?”
  童香笑了笑,说:“你说呢,折腾半宿呢。”
  其实童香不说,我也知道。满屋子都是证据,散落一地的衣服,身上的粘稠感,肯定是昨夜太激动。
  童香就那样下了床,给我留了一个诱人的背影,她走进了洗手间,走到门口,她转过了身子,对我眨了眨眼睛,说:“一起吗?”
  说实话,我有一点点的动心,现在都这个样子了,破罐子破摔,睡都睡了。洗个澡怕什么的,不过,还是过不了心里那关,我说:“不了,童姐姐,你先洗吧。”
  童香满面红光,可能得到她想要的,身心愉悦,她也没生气,直接进去洗了,不过门没关,不知道是不是为我留门。
  这酒店卫生间玻璃磨砂,隐约能看到童香的身影,若隐若现,朦朦胧胧,不过身子轮廓看的清楚,加上里面点了灯,看得我更加口干舌燥,我赶紧闭上了眼睛,从床上爬起来,胡乱穿好了衣服,想找一口水喝,结果,洗手间里面的水声没了,没过十几秒,童香披着浴巾出来了,一边往外走,一边擦身上的水珠。
  真是不像话,出来也不知道遮一遮,这样谁能受得了啊!
  我刚要转头,童香走了过来,两根手指托起我的下巴,她微微一笑,说:“董宁,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说:“童姐姐,你多休息一会吧,我先回去了。”

  童香说:“吃干净了,就想走?早餐要不要?来一点新鲜的?”
  这女人上手之后,尺度真是大的很,童姐姐本来尺度就大,昨夜过后更大。
  我摇了摇头,童香说:“也好,毕竟需要一个过程,不过,你身上都是汗臭味,洗个澡,吃个早饭再走吧。”
  童香淡淡的说,却无不道理。
  童香马上又说:“我又吃不了你,快去!”
  说着,童香拉着我,把我推进了卫生间,童香笑笑,说:“要不要我给你抹沐浴露。”
  话真是多,熟女好开放。
  我把门关上,脱了衣服,洗澡,不洗澡真的有点不舒服,洗干净之后,我出了门,发现童香躺在床上,身上还裹着浴巾,曲线毕露。
  看我出来,童香对着我轻轻的笑。笑得很迷人,笑得别有风情。

  我看童香这个样子,怕她还有什么心思,虽然我不吃亏,不过毕竟还是颠龙倒凤半晌,我说:“童姐姐,我先走了。”
  童香一动没动,躺在床上说:“你这人,不是说了一起吃完早餐,你再走吗?”
  吃早餐我倒是不拒绝,毕竟该发生也发生了,吃个早餐也没什么,我说:“那童姐姐你穿衣服啊!”
  童香笑了笑,说:“你过来帮我穿。”
  呵。还真当自己是女皇了。
  看我没动,童香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董宁,我知道,你心里还忘不了白子惠,我也没奢求你什么,我也没要你的心,大家一起,互相温暖一下罢了,你放心,昨天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可是,昨晚,你叫了我一夜老婆,我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因为你叫的那个人是白子惠,我呢,也不奢望,我知道自己没那个资格,只是想今天早上你能对我温柔一些,帮我穿衣服,就像对待你老婆一样,你要觉得过分,就算了。”

  童香说的幽怨,可是很有策略,我知道她没有她说的那么可怜,不过童香说的是事实,我刚才那样确实比较过分。
  我想了想。既然已经一夜夫妻,我索性就放开了,这世界又没有时光机器,我没办法回到昨夜,阻止我不去喝酒,不去放纵,阻止自己与童香一夜欢好,况且,如果真的有时光机器,我第一时间会回到过去,跟白子惠坦白,告诉她我那样的一件事,告诉她我和李依然有一个孩子,告诉她我他妈的爱她。告诉她我失去她有多么的伤心,我相信,白子惠会原谅我,她之所以过不去那个坎儿,是因为她知道的那个时间点,实在是太巧了,恰恰要结婚的前一天。所以,白子惠无法原谅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