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5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项瑾没理他,继续哄那两个小家伙。好一会儿,才将他们都哄停了,唐力哭累了,在梁健怀里睡着了。霓裳抱着项瑾的脖子,不撒手。
  往登机口走的时候,梁健还是忍不住,又说了一遍刚才的话。
  这一回,项瑾理他了。她说:“不要试图动摇我,否则我以后如果后悔了,那我会恨你的。”
  她说这话时,眼神坚定。梁健知道,别说十头牛了,就是十一头牛也拉不回来了。
  登机口分开的时候,霓裳又哭了一场。项瑾哄了好一会,哄不停,只好一咬牙将霓裳塞给梁健,转身逃一样的跑了。
  梁健知道,她只要离开她们的视线后,肯定会躲在哪里,哭一场。
  梁健既能明白她坚持的原因,却同时也无法理解她这么狠心的坚持。看着霓裳哭得喘不上气,梁健心疼,却又无可奈何。归根究底,这个果,最初的因也是在他身上。
  他一手抱着唐力,一手拉着一步三回头的霓裳,转身往里面走。刚走了没几步,霓裳忽然不动了。梁健以为是霓裳不肯走,转头的时候,脑子里已经在想该怎么劝的时候,霓裳忽然喊了起来:“妈妈!妈妈!”
  梁健还没回过神,她就已经一甩手挣脱了梁健的手掌,往前面冲了出去。梁健想抓他已经来不及,一抬头,项瑾的身影挤过登机口那些排队的人,朝着霓裳蹲了下来,张开了手臂。
  梁健抱着唐力,对有些不耐地工作人员表示了歉意后,重新走了回去。项瑾抱起霓裳,看着梁健,眼眶微红,声音嘶哑:“我跟你们一起走。”
  梁健一怔之后,心里涌起巨大的喜悦。他看向伏在项瑾肩头的霓裳,不由开心地笑了起来。
  俗话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还真没说错呢!
  411地调局会议
  清晨,不到七点,小五已经将车开到了门口,等着梁健上车后,去参加会议。他们从美国回来后,住的是项父以前的那栋别墅。梁健已经跟项父商量好了,等过几天,就一起搬到他在郊区的那栋别墅去住,方便照顾梁父他们。
  出门的时候,项瑾抱着唐力,拉着霓裳来送梁健。霓裳回到这里后,一下子就活跃起来,跟梁健拥抱了一下后立即就迫不及待地去找项父去了。
  梁健看着她那蹦蹦跳跳的背影,笑了笑。起身看着项瑾,梁健低声道:“会议结束,我就回来。”
  项瑾回答:“我待会要去学校。”
  “那我去学校接你。”梁健说完,不等项瑾反对,就转身上车了。
  小五跟项瑾打了个招呼,也上车了。
  车子开出那个大院后,梁健看向旁边的小五,问他:“不是九点开会吗?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小五回答:“唐叔说有些事,你得先知道一下。”
  小五直接将梁健送到了地质局,老唐和那位他曾经见过的地质局局长胡景然胡叔叔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他了。
  小五将他送到办公室门口就先走了。梁健推门进去,老唐和那位胡叔叔在喝茶。梁健依次打过招呼后,在老唐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问:“听小五说,胡叔叔您和我爸有事要交代我是吗?”
  老唐没动,胡景然点了点头,道:“是有点事要让你知道下。你知道待会的会议是什么会议吗?”
  梁健看着他,说:“我听小五说,只是普通的工作会议。”
  老唐忽然看了他一眼,道:“要只是普通的工作会议还催你回来干什么?”
  老唐声音冷冽,看来对他还是有些怨气的。当着胡景然的面,梁健不好说什么。只能当做没听见,他不解地看着胡景然,等他解释。

  胡景然朝他笑了笑,道:“本来只是一般的工作会议,但国土资源部的部长在一个星期前突然说要来参加会议,所以,你必须要列席。”
  梁健还是有些不明白,他只是挂名在这里的,而且他挂名的也只是一个普通身份的公务员,并不是什么要职领导,国土资源部的老大过来参加会议,他为何一定要列席?梁健皱了皱眉头,感觉胡景然有话没说完。刚要开口问,胡景然却又笑着说道:“你挂名在这里后,半年来就一直没出现过,按理也该出现一下,也好堵堵一些无聊的人的嘴。”
  这话胡景然像是随意说出来的,可梁健听着,却有些别的味道。他看了一眼老唐,老唐没做任何反应,自顾自地闭目养神。
  梁健只好又看向胡景然,道:“胡叔叔,您说得是,确实是我不懂事,这半年都没来一下,让您难做了。”
  “我倒是不难做,就是不好听。”胡景然笑着说道:“好了,闲话就不多说。接下去我说的,你最好记一记,回头会议上可能用得上。”
  梁健低头看向桌上,纸和笔早就已经给他准备好了。梁健拿过来,就放在了膝盖上,摆好了姿势。
  胡景然看了看他,就开始了。他说的,都是一些关于地调局的一些工作流程和与工作相关的一些知识。未必艰深,但内容不少,A4纸,梁健记了两张纸。
  梁健看了看记了密密麻麻的那两张纸,皱了眉头,抬头看向胡景然,问:“胡叔,这些都要背出来吗?”
  胡景然回答:“最好是背出来。”说完,他看了下时间,道:“你还有一个小时。”

  梁健眉头皱得更紧,这么多东西,一个小时背出来,也是一项比较大的工程。关键是这其中很多东西都涉及到了一些地质调查的专业知识,梁健基本都是第一次接触,要靠死记硬背,真不是简单的。
  他看了眼胡景然,又看了看老神在在地老唐,心里不由烦躁起来,既然要背这些,为什么不早点跟他说,非要临时抱佛脚吗?
  两位都是长辈,梁健只好在心底抱怨了两声,然后赶紧抓紧时间将纸上的这些东西背出来。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梁健才背了一张纸。

  老唐在半个小时前就走了,时间到了,胡景然让秘书先送他去会议室,自己则关上了办公室门,不知道在准备什么。
  会议室门,梁健一进去,里面就立即响起了议论的声音。
  梁健的位置在第二排靠右边的位置。坐在他旁边的,是一男一女。女的一头长发披着,低着头在玩手机,看不清面容。另外一边的男的,在他过来的时候,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呼,梁健坐下后,相互做了介绍。
  男的叫刘然,是梁健所属办公室的隔壁办公室的。做过介绍后,梁健正准备将心里记住的那些东西再梳理一下的时候,旁边这位刘然忽然往他这边靠了靠,轻声问:“听说,你跟我们胡局长是亲戚,真的假的?”
  梁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看他眼里那些讨好的神色,梁健立即懂了。当即,他微笑着回答:“我的一个亲戚曾经是胡局长的手下。”

  刘然一听,不太相信地看了梁健一眼,但没说什么。
  这时,梁健听到后面有人在说:“唉,你看,那个坐刘然边上的男人好像就是胡局长的那个亲戚,半年没来上过班的那个。”
  “是吗?今天怎么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