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站在楼上的房间里,有些别扭,他说道:“这是你的闺房,我一个大男人住这里不合适吧。”
  丁一笑了,说道:“原来楼下也有一张大床,是爸爸和乔姨住的,后来他们把床搬走了,那个房间就空着了,我也不经常在这里住,所以不能算闺房。”
  彭长宜说:“乔姨不是你的……”
  “她是陆原哥哥的妈妈,我继母。”丁一说道。

  彭长宜想起刚才在丁一家里时丁一介绍那个女人时说得是“乔姨”,他刚才想到了这一点。彭长宜这时想到,阿姨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异样,肯定是会错了意的那种。他没想到丁一的亲生母亲居然不在了。于是小心地说道:“对不起,我不了解情况。你一人在这里住不胆小吗?”他换了话题。
  “不会的,这里是我妈妈的房子,住在这里不会胆小的,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能让我想起妈妈。住在这里,就会感觉像在妈妈怀里一样。尤其,尤其是在这里能够看到夕阳……”
  丁一说着,转动了一下那张老式的藤编躺椅,站在阳台上,幽幽地说道:“科长,我妈妈就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走的,她说如果我想她了,就看看夕阳,她也会在红云之上想我的……”
  彭长宜站在阳台上,他看着窗外,想到丁一在楼顶时的忧伤,肯定也是想到了妈妈。没想到这么个柔软的女孩,竟然过早的失去母爱,而且,还把对妈妈深沉的爱融进夕阳里。
  此时,夕阳早已滑落下去了,暗红色的余晖点缀着西边的天空,一片无涯的美丽弥漫着整个西半天空。一团如山的红云,被遮掩在白杨树的后面,向着大地投射出最后一抹红光,然后才慢慢不舍的黯然下去。
  彭长宜还从不曾这样留意过夕阳,从不知道夕阳,竟然如此寄托着一对母女的无限深情。
  此时,屋里安静极了,阳台边上的丁一,鼻尖有些发红,眼睛有些湿润,他突然有一种冲动,冲动的想把这个多情多义的女孩子拥在怀里,但是他没敢动,他总觉得有一个身影横亘在他们中间,他无法说服自己,逾越过这个人影。
  丁一抬起手,故意理着自己额前的刘海,顺便抹了一下眼角。她忽然扭过头,冲着彭长宜笑了一下,说道:“科长,让你见笑了,我走了,你看书吧……”说着,就过身来,迈动着脚步,向后走去。
  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彭长宜发现丁一美丽的双目中,湿漉漉的,就连睫毛都挑动着泪珠。
  许是这一刻,这个情深意重的女孩子打动了自己,她不但应该享有母爱,甚至应该享有一切的关爱。他冲动的伸出右臂,就把丁一揽了过来……
  丁一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脚步一下就乱了,她向前踉跄了一下,彭长宜赶快抱紧了她,同时双臂一用力,丁一整个人就都在科长宽大的怀抱中了。
  丁一没有反抗,甚至试图反抗都没有,她像一只小猫顺势就依在了他的怀里。
  小狗吐着小舌头,仰着脑袋看着他们。
  彭长宜从来都没想到拥抱一个女子竟是如此的美妙,娇小的身子,软弱无骨,几乎软在他的怀里,这让他涌起一股柔情,他用力抱紧了她……
  丁一感到科长的怀抱真的很温暖很宽厚,她甚至闻到了一股男性特有的气息,她居然一时之间很迷恋这种气息,新奇、温和、亲切。
  那个自己只能在日记本上记录的男人,此时正用力的抱着自己,她们正贴在了一起,她羞涩的闭上了眼睛,头靠在他有力的胸膛上,是那么的新奇,又是那么的陌生。
  她不敢抬头,不敢抬头看他,心腾腾的跳个不停,仿佛一张嘴,就能蹦出来似的。
  她的顺从给了彭长宜勇气,他的呼吸急促起来,看着怀里的丁一,不由的慢慢低下头,寻找她的唇……

  从科长急促的呼吸声中,丁一感到了他越来越近的气息,她不敢抬头,心剧烈的跳着,以至于不得不微微张开娇唇喘息着,呵出的丝丝兰气,就轻轻的拂上了彭长宜的脸,让他无法控制自己……
  就在彭长宜快要吻住她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失望的注视着他们,他猛醒过来,他甩甩头,松开了丁一,自己重新站在阳台前,扶着栏杆,愧疚的低下了头……
  丁一尴尬极了,脸羞的通红,半天才稳住了心神,看了彭长宜后背一眼,小声地说道:“科长,我走了——”说着,就转身下楼。
  丁一快走到楼下的时候,彭长宜说道“等等,我跟你一起走。”
  丁一不解回头的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不敢看她,他怕自己在丁一清澈的目光下原形毕露。眼睛看着别处,很不自然地说道:“丁一,真的感谢你,我觉得我还是回旅店住吧。”说着就往下走。

  丁一没有说话,而是注视着他往下了楼,她站在原地没有动。
  彭长宜走了几节楼梯,没有听到后面丁一下楼的声音,他停住了脚步,回头看见丁一默默的注视着她,湿漉漉的眼睛里,几乎就要掉下泪来。
  他忽然有些不忍心,毕竟这个女孩子为他来上学跑前跑后的,还好心的把自己的房子给他住,就这样走了有些于心不忍。
  他又走了回来,说着“走啊?”就很自然的向伸出手。
  丁一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彭长宜有些不知所措了,呵呵的笑了两声,说道:“生气了吗?这是你的闺房,我住在这里不合适。”
  丁一使劲的眨着眼睛,说道:“科长,对不起,我没有征得你的同意,就让爸爸去找你,我只是觉得学校那边的旅店太贵了,家里的房子闲着也是闲着,所以才让爸爸去叫你来家里住,用亢州的话说,我是不是太拿自己不当外人了?”
  日期:2017-03-23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