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穿着拖鞋,根本就跑不快,等她跑出胡同后,小狗早就把她落的远远的。

  陆原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这一幕,他停下车,弯腰抱起小狗往回走,等走到她的面前时,他说:“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不听你的指令,丁一同志,技术有待进一步提高啊!”说着,就把小狗送到丁一的怀里。
  丁一喘着气,说道:“我不要了,见着吉普车就追,都两次了!”
  陆原拍着小狗的脑袋说:“不听话。好了,回去给它洗澡吧,全是土。”
  “就不给洗。”丁一赌气的打了小狗一巴掌。
  “哈哈。”陆原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小狗和丁一,在她耳边说道:“回去吧,我走了。”

  说完这句话后,陆原没有立刻松开她,因为他闻到了一种属于女孩子身上特有的清香,这种清香几乎让他有些陶醉,但是他毅然松开了丁一,转过身就走了,他不能让她发现自己的脸热了。
  回到老房子后,丁一开始了迎接彭长宜的准备工作。她换上一套小碎格的床上用品,打开了窗户,立刻早晨田野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也是丁一喜欢呆在老房子的原因之一。不仅这里有妈妈的痕迹,有妈妈留下的老式家具,还有她从小就闻惯了的田野气息。
  妈妈是个典型的南方人,出生在具有天堂美誉的杭州,曾经就读于北京一所大学的历史文化学院,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美术系的爸爸,后来便跟随爸爸来到了阆诸市,爸爸成为京州大学的一名教授,妈妈成为阆诸市文化局的干部,后被提拔为副局长,分管历史文化工作。
  丁一是爸爸和妈妈完美的结晶。她继承了爸爸和妈妈的艺术气质,长的像妈妈般细致、精巧,性格也像妈妈一样温柔、娴静,就连生活习惯都和妈妈相似。这一点就和乔姨有些格格不入。
  妈妈习惯于南方饭菜的清淡,无论是在口味还是色泽上,都喜欢清淡。而乔姨是东北长大的,喜欢浓香口味重的饭菜,她做的菜,丁一只要一看颜色就没了胃口,但是爸爸却喜欢吃。
  为此只要丁一在家,乔姨要么让丁一自己做,要么就力求做的清淡一些,尽管如此,丁一也吃不出妈妈的味道。
  世界上什么都可以复制,唯有妈妈的爱是无法复制的,这也是丁一万分思念妈妈的原因。
  尽管妈妈离去了,但是置身在妈妈的老房子里,抚摸着妈妈留下的老式木制家具,翻看着妈妈留下的古书,甚至盖着妈妈缝制的被子,感受着妈妈的气息,她的内心都会充盈和丰满,都会感到温暖,这就是她愿意呆在老房子里的真正原因。
  爸爸和乔姨的房子也有她单独的房间,她还是喜欢呆在妈妈的房子里。
  昨晚吃完晚饭后,她说回老房子住,爸爸就有些失望,她说要回来收晾晒的布单,明天再回家里住,因为他们科长可能会住在那里,爸爸没有说什么。
  她不时的看着了屋里的老式座钟,七点不到,估计科长正在半路上。

  丁一很奇怪自己的举动,总是看表,似乎心里盼望着什么,又似乎牵挂什么,反正心里有了某种奇怪的东西,说不好,也说不清。
  抽出一张老唱片,放在电唱机上,立刻,唯美、舒缓的旋律逸出,使人立刻就沉浸在静谧甜美的春天的夜晚中了。
  丁一依稀记得,这是妈妈最爱的一首曲子了,她从小到大,经常听到这首曲子,很小的时候就能背诵整首的《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尽管时空无限,生命无限,然而,对某一个个体表现出的仍然是光阴似流水,一去不复返。
  可能是因为妈妈喜欢这首曲子的关系,丁一由曲及人,自然就想到了妈妈,想到了生命,想到了那红云之上妈妈关注的目光。
  丁一不想听忧伤的曲子,她决定早点回爸爸的家,去帮助乔姨做点家务。
  关上了电唱机,关好门窗,推出自己上学时骑的自行车,将小狗放到车筐里,迎着微风,向城东的家驶去。
  彭长宜尽管知道丁一希望他住到她家,但是他却不知道丁一居然这么用心的准备着。他趁中午一个小时吃饭的时间,到校园外转了转,看了看旅店的价格,相中了一家,决定晚上住在这里。他几乎忘记了丁一的邀请。
  下午的课很晚才结束,他收拾好课本刚要走出教室,就听到老师说:“哪位同学叫彭长宜?”
  彭长宜听到老师在叫自己,就回过身说道:“我是。”

  “你去趟校管楼,校办处有人找你。”老师跟他说道。
  彭长宜一愣,在这所学校里,他没有认识的人,难道是丁一的父亲?
  他向老师问清了方向,就来到了校办室,就见里面有两个年轻人正在陪着一位很有艺术气质的教授在聊天。
  彭长宜进来后说道:“我是彭长宜,请问哪位在找我?”
  早就有一位年轻人站了起来,他伸手指指旁边的年长者,说道:“是丁教授找您。”
  被称作丁教授的人站了起来,他习惯的拢了拢向后背过去的头发,然后伸出手,握住了彭长宜的手,说道:“丁乃翔。”
  不用说,这位是丁一的父亲,京州大学美术系教授,省内著名红学研究者。彭长宜打量着眼前这个老教授。只见他中等个子,宽阔的额头,头发一律向后背去,发须浓密,气色红润,慈眉善目,典型的学者风度。他赶紧走向前去,握住了丁教授的手,说道:“您好,丁教授。”

  丁教授接过彭长宜的手,微笑着说道:“呵呵,我女儿昨天晚上到家后就跟我说,他们科长要来学习,让我请彭科长去家里吃顿饭,女命难违,特地来请你。”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您了,本来我应该去拜访您的,报名的时候没少麻烦您。”
  丁父笑了,说道:“谈不上麻烦,我只是提供了一下信息,考上这个班还是你自己的实力。怎么样,咱们走吧?”
  “不麻烦叔叔了,我已经在学校附近物色好了一家旅店,晚上还能看会书。”
  “呵呵,那可不行,她们在家正在准备迎接你呢,我一人回去不好交差。怎么样,赏个面子吧?”
  丁父说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彭长宜,感觉这个年轻人身上隐隐透着一种特殊的气质,这种气质是他的那些学生身上所没有的。沉稳、大气、笃定、老成,眉宇间还有一种收敛的自信和坚定。最主要的是此人个子高大,相貌中正英俊。尽管谈话间表现的温和谦逊,但是,从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和深邃的双目判断,此人必定有大的气量。
  丁教授在以一种画家的职业的眼光,审视着彭长宜,而且毫不隐瞒自己的眼神。
  彭长宜被丁父看的有些发毛,感觉自己此时就是老画家笔下的模特,脸上的每个表情,身上的每块肌肉、每块骨骼他都能看穿看透,他有些紧张的躲避着丁父的眼神,心想既然丁父亲亲自来叫自己,如果自己再推辞就显的有些不懂礼貌了,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就谢谢您了。”
  丁乃翔笑了,带头往出走,屋里的两个年轻人出来相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