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里的炸糕最有名,皮薄馅大,每天都有很多人排队等。彭长宜排在队伍的后面,就在他无意扭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了王圆从师范里面出来,然后坐上了奔驰车走了。他有些纳闷,不知王圆一大早到这里来干什么。
  彭长宜是从这个师范毕业的,他知道这个门口正对着大操场,难到他去操场……
  他想起了丁一说过去师范操场遛狗的事。因为这样想,也就往师范门口多看了几眼。
  果然,过了一会,他就看到丁一穿着一身灰白相间的运动装,拎着提包从里面出来了,掏出钥匙,开了市委的那个小门,然后门又被她从里面关严锁死。
  无疑,那提包里装的是小狗。她怕别人尤其是机关里的人看见,才把小狗装到提包里。

  彭长宜恍然明白了丁一昨晚上跟自己说得“军事秘密”的全部含义了。
  无疑,机关后门的钥匙,甚至包括六楼楼道的钥匙保准是王圆帮助她搞到的。因为丁一来的时间不长,平时跟机关里的人没什么接触,能够得到两个地方的钥匙,估计是王圆所为了。
  看来王圆喜欢上了丁一。
  彭长宜暗笑自己在心里居然去琢磨两个小青年的事。就像江帆说得那样,丁一这样的女孩子生来就是让男人喜欢的。
  他甩了甩头,但就是无法做到心止如水,一早上的思绪都是王圆和丁一。
  彭长宜照例来的很早,他将部长办公室收拾好后,又打满了两瓶开水,这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要在平时,这会丁一早就打好水,拖好地了,而且还有写字的时间,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她下来的很晚。
  彭长宜正在拖地的时候,丁一进来了。
  丁一显然是刚刚洗过头发,短发还湿漉漉的,进来后见彭长宜正在拖地,赶紧说道:“科长,我来吧。”
  彭长宜说道:“我来吧,你现在每天早上也够忙活的了,是不是没时间练字了?”

  丁一说道:“嗯,这个小东西的确多了很多事。我现在也睡不了懒觉了。天一亮它就在床边哼哼唧唧的,如果我不醒,它还会扒着床舔你脸,直到你醒了为止。”
  “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遛它,然后回来洗澡。如果你不给它洗澡它就不高兴,看见我用吹风机吹头它都着急,扒你的裤脚,也想让你给它吹吹,哪怕给它吹一下,它就会安静了。”
  “呵呵,我们俩个现在几天就用一瓶洗发水,天天吃火腿肠,我快养不起它了,而且我感觉它跟着我并不开心。”
  丁一滔滔不绝的说着,彭长宜边擦地边说道:“呵呵,在机关里养宠物不现实。你别把它养回去就行。”
  丁一明白科长说得“养回去”的含义。

  “你每天都去师范操场遛它吗?”彭长宜问道。
  “嗯,有时间就去。”
  “每次都装在提包里?”
  “嗯。”
  “我今早看见你了。”彭长宜直起身,把拖布放到门后面。
  丁一睁大了眼睛,说道:“在哪儿?”
  “我在卖炸糕的小摊。”
  “您还看见什么了?”丁一想到了王圆。
  彭长宜笑笑,看着丁一紧张的样子,就说道:“就看见你了,拎着大提包出来、进去。没了。”
  丁一松了一口气,半天才说:“科长,我五一也要回家,你就不用找住处了,住在我家里就行。”
  “不用,住你家不方便。”
  “没事的,我住爸爸家,你住我家老房子里。”

  “你决定回去?”
  “嗯。”丁一点点头。
  “那小狗怎么办?”
  “如果哥哥回来,就坐哥哥的车,如果他不回来,就按您说得那样,做公共汽车,还把它装在包里。”

  这时,王部长打来的,让他过去一趟。
  彭长宜赶紧拿着笔和本走进了部长办公室,部长正在掀开杯盖,里面有彭长宜早上跟他泡好的茶。他喝了一口,彭长宜就又给部长续满水,然后站在他对面等着指示。
  王部长用手指指对面桌子旁边的椅子上,彭长宜便坐在椅子的三分之一处,身子稍稍前倾,等着部长的指示。
  彭长宜曾经仔细留意过,凡是坐在上级面前的人,都是这样的一个坐姿,他认为这种坐姿是最虔诚最谦卑的姿势。
  王家栋简要向他布置了半年干部考核的工作,并说让他们科室提前谋划,还说市委这次很重视半年的干部考核,希望彭长宜尽快拿出详细方案,严格考核内容。
  彭长宜一一在本上记下。
  布置完这一切后,王部长问道:“长宜,你说去听课要几天?”
  “一共三天。”彭长宜赶忙答道。
  部长说道:“手头的工作尽量往前赶,五一后可能要轮训机关科室人员,你也可能会去党校学习一段时间,你心里要有数。”

  部长说轮训机关科室人员,彭长宜根本就没有多想,他认为是很正常的事,因为每年都会有几天的培训时间,只是彭长宜没想到这次培训跟以往是不同的。
  王家栋看着他,很想给他点暗示,但是有些话目前还不能说,想了半天才说:“长宜,这几年跟着我有什么体会没有?”
  彭长宜嘻嘻地笑了,说道:“这几年跟您学到了太多的东西,尤其是做人做事。有的时候恨不得自己变块海绵,把您的东西都吸收过来。”
  “哈哈。”王家栋笑了,说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油腔滑调的了?好了好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别跟我嬉皮笑脸的蒙我高兴。”
  彭长宜也笑了,他知道领导都喜欢虚心谦恭的属下,既然是领导,就有被人敬仰的资格和权力,作为属下如果不清楚这一点,再摆不正上下级的关系,就会走不好这仕途的道路,甚至一事无成,何况王家栋对彭长宜还有知遇之恩。
  回到办公室后,郝东升和钱守旺都已经到了,丁一正在翻看最新的《政府快报》。彭长宜就把部长布置的任务跟钱守旺和郝东升交代了一遍,让他们精心准备,并再次强调了考核内容。

  钱守旺说道:“半年考核都是基层自己组织搞,咱们只负责年底的一次,怎么咱们今年连基层的事也要干了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什么事都是变化和发展着的,今年强调半年考核可能跟换届有关。”
  “唉,半年和一年都是那点事,别说是换届了,就是提拔干部哪一次是根据考核结果来的?”老钱说道。
  “老钱,当着年轻人可不能给他们植入这样的思想,老同志要起到传帮带的作用,别把你那些消极的东西传给年轻人。”彭长宜半开玩笑半认真说道。
  “本来就是吗?年年这点事,只不过今年提前做了,再怎么创新也是一样。”老钱辩解道。
  彭长宜不想跟他们把话题扯远,就说道:“今年会更加严密和严格,部长指示要按年终时那样做,另外我们下半年的任务会很艰巨,要进行大批的干部考察工作。工作尽量提前安排。”
  钱守旺说:“嗯,怎么也要等到放假后上班再弄了。”
  彭长宜说道:“工作可以节后做,但是咱们要提前入脑,先琢磨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