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文良继续说:“我们可以不接受他的辞职,但是人事上的事也应该有所考虑,我们不能因为一个同志弥留之际免了他的职,也不能到他撒手的那天措手不及,这就是我今天把这个意见碰头会缩小到我们三人的原因所在。”
  听樊文良这样说,江帆和王家栋表情异常严肃认真,他们俩不停的点着头。
  樊文良说道:“我想听听你们俩的意见,尤其是江市长分管政府工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于北城政府人选问题有什么考虑?”

  人事问题向来是官场上的核心问题,是官场中最具诱惑力的蛋糕,每个人都想在这个过程中受益,向来都是权力斗争的焦点。而这个蛋糕的主宰者只有一人,那就是市委书记。
  樊文良今天出乎意料的征求市长的意见,不得不说给了这个年轻的代市长足够的尊重。
  但是他没有得意忘形,他明白真正融入到亢州,还需要自己夹着尾巴做人,彭长宜说得好,周林就是他们的一面镜子。有这么一个生动的教材摆在那儿,江帆就不能再为“无知”交学费了。他必须懂得“周旋”、“妥协”和“谦让”,正是这些忍功,才构成了官场上全部的政治生活和政治技巧。
  所以他谦虚地说道:“尽管我分管政府工作有段时间了,但是我的情况两位领导也都知道,毕竟来亢州的时间很短,对于干部们的情况掌握的不多,不敢点将。在干部任免这个问题上,我跟两位前辈表明一下我的态度,我完全尊重市委的意见。市委怎么安排怎么好。”

  江帆这话说得很实在,也很真诚,樊文良和王家栋都很满意他的态度。
  其实江帆对北城区政府人选问题甚至全市即将面临的干部调整问题是动过脑筋的。但是他知道,动脑筋只是动脑筋,他是不会在条件不成熟的时候拿意见的。
  盯上北城政府主任这个位置的就有两个人找过他,希望得到他的支持,一个是姚斌,一个是任小亮。他当时跟他们说得都是一样的话:如果可能的话他会建议,但是绝不会参与人事权的。他心里非常清楚,以目前亢州的局面和自己的情况,远没到他该参与人事领域事的时候。
  这一点他必须守住。
  樊文良说道:“有没有人找过你?”
  江帆笑了,说:“能没人找吗?”他知道,尽管樊文良强调了这只是个小范围的意见碰头,小到只有他们三人,尽管樊文良开始说得话中没有提到一次保密这个字眼,但是话里话外无不透着这次会议的绝密性和重要性。
  不过,在如今关系错综复杂的今天,已经没有绝对的机密了,这次会议的内容仍然会以某种方式渗透出去。如果他江帆不提一提姚斌和任小亮,将来万一会议内容泄露出去后,他江帆势必就会失去这两个人。该你江帆说话的时候你居然都不提一下,显然是不合情理。所以,他很快又说道:
  “如果说北城的事我一点都没想过好像也不是真心话,下边也有干部找过我,希望我能推荐他们就任将来这个位置。”

  “哦,都是谁?”樊文良说道。
  “姚斌和任小亮,都有过这个意思。但是我当时就跟他们表明了我的观点,我说人事问题是市委的事,我尊重市委的意见。”江帆恰到好处的说出了这两个人的名字,却没有表明自己认为谁更合适。
  江帆的话音刚一落,王家栋也说:“今天说道这里我也说一下,不但这两个同志也找过我,就连朱国庆也找过我,我当时跟他们都说了张良在世一天,市委都不会考虑北城政府人选的问题。”
  “朱国庆推荐的谁?”樊文良问道。

  “他没有推荐任何人,只是说自己太累,希望市委尽快考虑主任人选问题。”
  朱国庆居然没有推荐任小亮?江帆心里琢磨着。
  樊文良说:“国庆也跟我提过,我们是该有准备,我们三个就私下议议这个事。当然,正式决定的时候还要经过一定的组织程序。”
  无论是江帆还是王家栋,都注意到了樊文良用了“私下”这个词。
  这就说明这次他们三人的碰头会是非正式的,无论是对重病在身的张良还是对组织程序来说,也都说得过去。

  江帆和王家栋都意会到了在“私下”的背后,也有樊文良主动向江帆伸出橄榄枝的意思,也有进一步试探和考验的成分在里,如果江帆意会,便会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他不能意会到这一点,甚至给点阳光就灿烂,说不定就会招来樊文良的厌恶,恐怕以后这种“私下”的机会就会消失。
  还好,江帆知道自己的分量,也能摆正自己所处的位置,最起码这第一步他没有走偏。
  王家栋显然不会有江帆这么多的顾虑,他绝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他想了想说道:“既然樊书记用了‘私下’这个词,我也就大胆的说说个人的看法。我认为姚斌比较合适。一是去年年底干部考核中,他的考核很好,再有从工作经验和学历上都胜任小亮一筹,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姚斌是全市唯一一个正科级的副书记。”
  王家栋说得没错,姚斌是从市委研究室主任的职位上下去当的副书记,一直是高配低用。

  江帆比较趋同于王家栋的意见,不知为什么,他自从来到亢州那天起,对那个油头粉面、聪慧过人、能说会道的“木头人”就没有多大好感。反而对姚斌的印象比较好,也可能是受了彭长宜的影响,彭长宜是姚斌的学弟,又几次有意制造姚斌跟江帆接触的机会,感觉这个干部有思想,人也稳重,又是老干部的后代。
  樊书记说道:“江市长怎么看?”
  江帆说道:“目前,还就是这两个人比较合适做北城的政府人选。我同意王部长的意见。姚斌任副书记多年了,按说也该调一调了,父亲又是亢州市的老干部,而且这个干部一直路走的比较正。当然最后的真正人选还是要市委定夺。”
  江帆说这话不是谦虚,也不是弱懦,他只能这样说,因为他不是发牌者。市委定夺,无非就是樊文良定夺,归根结底还是樊文良的意见起决定作用。
  樊文良说:“卫东主任为这个事多次跟我举荐任小亮,我也不是没有考虑。我们用到干部的地方还很多,比如明年开发区班子的问题,都需要提早考虑。”
  江帆和王家栋似乎在一瞬间都明白了樊文良的意思,尽管江帆和王家栋都力挺姚斌,但是作为樊文良这个亢州的主官来说,他考虑的首要问题可能不是谁最合适,而且要平衡各个政治派别的利益关系。
  如果江帆需要的是妥协,那么樊文良需要的就是平衡,平衡这个政治团体中各方面的关系,以完成集体的政治目标,这才是他这个班长的主要任务。
  他的话还透出一个信息,那就是告诉这个政治团体另一个派别者,别老盯着北城,开发区的班子还是空白,那可是副处级单位!

  果然王家栋不言语了。
  对于樊文良的平衡手法,王家栋早就不陌生了,他也早就习惯了这样,没办法,他同样不是发牌者,无法选择自己的玩法,也许真的有一天轮到他发牌的时候,他首先要考虑的兴许也是平衡。
  “我们先不考虑其它地方,当务之急是北城。我的意见是万一张良同志熬不过去了,就让任小亮接替他任北城区主任。你们看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