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厨房里虽宽却没有好地方,只有橱柜那边看着可以靠住,让杨秀峰好用力。李秀梅就退了两步,靠在橱柜上,一条腿随即给杨秀峰抬起来,搭在洗菜的池沿。手就摸到两腿处的核心之地,那里早就给湿得一塌糊涂。等杨秀峰将那里裤弄下来,再将腿搭上,春光也就露露出来。
  没有东西可咬,又怕声音偷出来,李秀梅要杨秀峰将水池的水拧开,然后将自己的小裤咬住,就引杨秀峰进去。
  两人就这样用力,或许是听久了外面两人的欢娱之声,李秀梅在杨秀峰没有冲多久,也就蹬了顶。两手用力掐住杨秀峰的腰背肩头,让那种激情的欢畅极致地宣泄。杨秀峰也在这时死命地往里顶,李秀梅自然感受到一股股热鲜鲜的东西撒在身体里面。
  两人清理了后,感觉到这次时间虽短,却都享受到了那种绝高的快意。外面的两人也在搏战不休,钱维扬已经是第二次,自然会持久些。周英慧的声音里,那种呻吟欢愉之情,有几分是真听不出来,但却听出钱维扬的卖力拼杀。
  收拾好,那边还在持续。李秀梅在杨秀峰腰间掐了一把,安心来做厨房里的事。择菜、洗菜、切菜,忙碌起来。等两人少准备了些,外面的钱维扬吼一声,分明是将那腔欲情送了出来。
  李秀梅听到,忍不住又看着杨秀峰,杨秀峰此时也不敢再有怪念头,做个鬼脸。
  周英慧软声地说,他们两人要先休息一阵,要杨秀峰和李秀梅做饭也不用太急。李秀梅红着脸应了声,就听到外面两人进房间里冲洗的声音。
  自然要弄两个汤,给钱维扬好好补一补。冰箱里早就有准备的,只要做出来即可。李秀梅对这些也熟悉,杨秀峰就帮着当下手。弄些时鲜小菜、小炒,杨秀峰还能够弄出来,成套地弄一像样的餐来,杨秀峰还得要李秀梅来主厨。
  一切都准备好后,已经听不到周英慧两人说话,估计也就睡着了,至少要睡一个小时才能够恢复些体力来。杨秀峰两人此时也唯有将汤煲好,又不敢到客厅去,怕影响两人睡觉,谁知道两人是在房间睡,还是在大客厅里睡?

  空闲下来,杨秀峰心思不免又动起来,站在李秀梅身后,知道她下面是挂着空档的,手就在**上扶着,李秀梅回头看他,给他个别闹的表情,杨秀峰反而更起势了,将自己的心弄出来,抵住李秀梅后臀往前顶,李秀梅正弄着汤,知道男人坏心思来了,只有将两腿分开一些,任由他从后面进去。
  这样的姿势两人之前都曾有过,只是从没有在这样的环境里。煲汤的锅在冒出热气,李秀梅在护理调弄,另一边却撅着臀,承受着杨秀峰不断加快的冲击,那种新奇的欢乐从那接触出以及被杨秀峰不断变换节奏拍击的臀扩散到全身。将两脚间垫起来,控制着他冲击刺到的位子,控制着那种绝妙的感受。
  李秀梅慢慢地就有着真要死了的飘然之感,嘴里忍不住呻吟出来,忙将自己的上衣弄进嘴里咬住。虽然新奇,却比上次持久了,直到浑身酸软杨秀峰才射将出来。
  四个人吃饭时,钱维扬见精神平和多了,对李秀梅煲出的汤也赞了几句。喝着养身的红酒,李秀梅和杨秀峰自然要给钱维扬敬酒,同时也表一表忠心。钱维扬听着,也不多说。周英慧见他不肯说及这些事,而李秀梅看着有些急,就故意说“老公,秀峰做什么事就是牢靠,我在小镇那边帮扶的十个孩子,他们都写信过来了,还寄有照片,很可爱呢。”

  “应该的,应该的。”杨秀峰说,却不敢表功,让钱维扬反感。
  三个人见钱维扬不说杨秀峰的事,也不好继续说,和领导在一起说什么事太痴迷了,就会让领导更加反感,说不定就会让事情弄黄了。
  吃过饭后,李秀梅收拾着,杨秀峰也去帮忙,钱维扬却说,“秀峰,一个大男人收拾什么啊,过来抽烟。”说着给丢出一支烟来,杨秀峰忙掏出火给钱维扬点上,自己才退到另一张沙发上坐着点燃了烟。
  周英慧也没有闲着,给两人弄来热茶。随即坐到钱维扬身边,依偎着,倒是没有在做亲昵的动作来。钱维扬吸着烟,与杨秀峰说起他跟严文联的情况,杨秀峰就将到下面县市看教育的一些事说了。
  钱维扬听着都没有插话,说了一会,李秀梅也就将厨房收拾好了,到客厅来,钱维扬随即将话题转移开,说起李秀梅的厨艺来。

  知道四个人散开,杨秀峰用车将钱维扬送到他指定处,也不再说到杨秀峰的事。杨秀峰心里虽急,可却不敢直接问,但有今天这次经历,却也觉得心里还是有些底气的。
  钱维扬没有必要将一个都不肯用的人,让他知道周英慧的住处,还让他听两人之间的欢闹不是?
  想到这一节,杨秀峰心里既欣慰又为自己先差点冒失问出来而捏一把汗。
  这时候,要沉下心来,相信领导会记住自己关心自己,才是最稳妥的。

  第21章:
  经过这一次较量,用省里的意图来压制钱维扬,自然能够让自己得到想要的结果。但徐燕萍心里并不因此就松一口气来,一则这种借力不可能每一次都用到,用多也就不灵光了,还会让柳市或省里的领导看透自己的弱点;再则这是虽将草案在市政府里通过了,真正执行下去,还会有很多阻力,有些或许是意想不到的阻力。
  看着钱维扬等人走了,徐燕萍心情好不起来。刘君茂和陈静等人都磨蹭着留在后面走,脸上多少有些兴奋的意味。另外几个支持她的领导,也都做出示意,徐燕萍心里自然也有些安慰。毕竟做一件有益于柳市的工作来,还是有人理解并支持,不算是孤身独行。
  脸上也不会有任何表露,看着离去的钱维扬,不知道他会怎么将那股邪火发作出来。对他这种人说来,越是忍住了,那下一次反击起来也就会更激烈一些。
  目前主要的问题还是要将这个实行方案落实下去才是,开发区那边工作情况徐燕萍心里明白,之前就一个闲置的单位,虽说这两年来不断地调整,开发区里却没有一家像样的厂家。对于开发区的领导来说,有几个人有市场经济意识?又有几个人认识柳市之外的商家,有这方面的资源?可以这样说,他们对柳市有什么优势,又有什么潜力都没有足够的认识吧。
  平时,上班下班能够按时,对他们说来就已经是很好的很安心的工作了。最近对开发区基础建设的工作,确实是很有些效果,那也是毛达和书记和钱维扬两人知道省里有这方面的意识,手里抓着这样的工作却没有做出点绩效来,当真会让省里领导点着名质问的。
  面子上的工作做出来,是不能够说明什么的,只能给领导看而已。真正的实质,还是要能够在招商引资上有绩效才是工作的真正推进,才能够将柳市的经济建设往前推进。
  从开发区里目前的主要领导看,没有一个人具有这样的才干,也没有与商家打交道的经历。真要指望他们在三年里将开发区真正地运作起来,达到预期的效果,那真的是绝不可能的了。但目前开发区里的主要领导,却都是书记毛达和的人及钱维扬安排的人,要动他们位子,要进行的斗争就不是一般的激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