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0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子惠看向了我,缓缓的说:“董宁?”
  她以为是我搞的鬼。
  我轻轻摇了摇头。说:“不是我。”
  站在一旁的男人愣住了,他看到了白子惠,看到了我,看到了放在桌子上那一大捆花,心里琢磨着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白子惠站起来,对男人说:“我是。”

  男人忙说:“这里有送给您的花,麻烦您签收一下。”
  白子惠签了字,男人便急匆匆的走了,白子惠随手把花放在一边,拿起花上的卡片,打开,快速的看完,看着之后,她便怒气冲冲的看着我。
  我不敢说话。面对别人,我可以强硬,可眼前的是白子惠,我对她有亏欠。
  “董宁,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低头,不敢言语,怎么开口。不好开口,其实很简单的事,我就是吃醋了,我就是认定白子惠是我一个人的,别人别想染指,可这话我能说吗?白子惠本来就是个有主意的人,她最受不了自己是一件货品。

  白子惠说:“你现在连跟我说实话的勇气都没有了吗?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话跟刀子一样。片我心上的肉,白子惠的眼,真的满是失望,不是假的,是真的。
  我竟然让她失望了,我成为让她讨厌的人,人其实很卑微,一直在求别人的认同,尤其是最在意的人,可以卑微到粉尘。
  白子惠一句话,让我生,让我死。
  “不说是吧,好,我来说。”
  白子惠少见的激动起来。

  “这花是萧航送给我的,卡里面写清楚了,你知道了这件事,然后提前来给我送花,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
  白子惠说:“董宁,你告诉我,你想要证明什么?”
  我看了看白子惠,说:“我想证明你是我的。”
  白子惠哭了。眼泪涌了出来,她说:“董宁,你面对现实吧,我现在不是你的了,我做什么事情,有什么选择,不需要你来管。”
  难受,特别的难受,根本没想过,我和白子惠走到这一步,相爱的人,分开之后,只能这样收场?
  我忍着,不让自己太过表露,心已千疮百孔,可是表面不露声色。

  我说:“萧航不是什么好人,离他远一些。”
  白子惠冷笑一声,说:“别说这些为了我好的话,你又是什么好人?萧航接近我,你心里不舒服,我呢。你考虑过我吗?结婚前一天,让我知道那样的事情,这样的你,难道不残忍吗?我不想见到你,因为一见到你,我就想到那天的事,董宁,你让我很痛苦,我想我可能一生都走不出这件事情来,你走吧,别来打扰我了,算我求求你好吗?”
  白子惠哭着说,哭的很痛苦的很伤,我看到了一个伤痕累累的女人。脸上没有笑容,嘴角隐藏着苦楚,造成这一切的是我,我恨我自己,我就是个混蛋。
  “我对不起你,如果你希望我消失,那我就消失。如果你希望我出现,那我就出现,我不打扰你了,我走。”
  话已至此,事已至此,何去何从,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清楚一件事,白子惠她真的不想要我了。
  走出了白子惠公司,我漫无目的,突然一声尖锐的喇叭声把我惊醒,一辆车在离我几十厘米的地方骤然停下,司机摇下了车床,破口大骂。
  “你他妈的长没长眼睛,要死回家去死,别在大马路上祸害人。”
  原来,不知不觉中,我走到了马路中间。
  随便他骂吧,我没心情反驳。
  这时候电话响了,我随手掏了出来,是个陌生号码,接听,熟悉的声音传来。

  “董宁,我到你的城市了,方便见个面吗?”
  我没想到给我打来电话的是童香,东湖分别之后,想想许久没见了,此时,听到她的声音,她的形象鲜活起来。
  奇怪,我最先想到的是童香的身体,那诱惑的曲线,让人欲罢不能,我觉得很羞耻,我现在不应该想到这个的,我很难受,我很受伤,我失去了白子惠,虽然是我的错,可是还是有些怨白子惠,我知道错了,为什么不肯原谅我,我也知道白子惠遇到的是何种的苦楚,那也不是我想的。李依然给我下了药,我控制不住,被人鱼肉。
  可是,想起的时候,却隐隐有一丝奇怪的感觉,很别致的刺激。
  “董宁,你在听吗?”
  我说:“童姐姐,不好意思,我在听。”
  童香说:“我过来开个会,可能要呆几天,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见一面。”

  我说:“好,我过去找你。”
  见就见吧,反正我已经这样了,破罐子破摔了。
  其实,我也没想着要跟童香发生一点什么,只不过,想找个人,说说话,回去伺候司徒妙菡,还要跟萧航勾心斗角,没什么意思。
  童香告诉了我地址,我拦了一辆车,过去找她,童香来这边有事做的,她住在酒店,五星级酒店,二楼是餐饮,童香直接让我去那找她,本来。童香过来这边,我应该安排一些有本地特色的地方,为她接风,可我现在没那个心情。
  到了酒店,我坐在一楼大厅,给童香打电话了,我坐着等她下来。
  等着的时候,又有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比刚才好很多,刚才白子惠公司里走出来。我真的什么都不想了,当时车开过来就开过来,撞死我就撞死我,我无所谓了,那个时候比较想死,一了百了,现在没勇气去死,还有父母,要为他们考虑,可现在活着,也感觉没什么意思。
  本来想过好日子的,跟白子惠结婚,父母在身边,孝敬他们,挺好,就算特勤那边有危险,不过我小心一点,也能过的好好。
  现在没了白子惠,就没了生活的重心,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了。
  之前还没这样绝望,只是今天我才发现白子惠对待这件事是多么的认真,她真的要放下我了,她不想见我,我就不出现,这样也好。
  心死了,人还活着,我现在就是这样。
  接了电话,司徒妙菡急切的跟我说:“董宁,你去哪里了,算了,不用跟我说,我刚才告诉他们,说你出去帮我办事了,你回来别说漏了,就这样。”
  司徒妙菡说完就挂了电话。
  小恩小惠,企图打动我,可是我需要在意吗?不就是一个安保的工作,虽然是特勤分派下来的,可是我不好好干又怎么样,没所谓。
  司徒妙菡电话挂断,马上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韩立闻的电话,他说:“董宁,你在哪里呢。”
  我说:“我在外边呢。”

  韩立闻说:“你在外边干什么?”
  我说:“你想知道,我就说给你听,我刚才给白子惠送花去了,我为什么送花呢,因为萧航也送花了,这事我心里不舒服,晚上我就不回去了。你们再找个人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