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5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月后,项父先行回国。梁健留了下来,霓裳已经和隔壁那户人家的小男孩成了好朋友,小男孩的父亲也帮忙,将霓裳安排到了附近的一家幼儿园去上课。
  梁健成了家庭妇男,每天负责接送霓裳上下学,陪伴唐力,外加打扫卫生和做饭。唐力已经从最开始的不让他抱,变得十分依赖他。刚来的时候,睡觉都是要项瑾陪着,现在睡前故事都要让梁健来读了。
  梁健跟唐力关系的进展,也影响了项瑾对他的感观。梁健明显察觉到,项瑾看他的目光,越来越温柔。
  梁健愈发的相信,终有一天,项瑾会彻底的接受他。
  时间老人的步伐永远是不停歇的。一眨眼,半年就过去了,梁健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看似被种种琐事缠绕的生活,甚至还有些喜欢。他喜欢每天早上霓裳站在楼梯上催着他送她去上学时那嘟嘴的模样,喜欢唐力每次上厕所时非要抓着他的手让他将故事的模样,更喜欢项瑾从学校回来,总是门才打开一半,就开始呼唤他的名字。
  他喜欢这种被他们需要的感觉,这一切的一切,每一声对他的呼唤,都在显示他的重要性,他对他们的重要性。这种感觉,让他的内心无比的满足。同时,也让他更加明白,之前那几年中,他在家庭当中身份的缺失,带给他们的是怎样的伤害。
  可是,他还四十不到,如此年轻,这在政治上,还是一个十分年轻,有着大好前途的年龄,又怎么可能就这样过完一辈子了。
  梁健知道这一点,只是他希望这样的日子能更长一点。
  但,岂能凡事都能如愿。
  清晨,梁健一如往常,早起做早饭。昨天霓裳嚷嚷着想喝奶奶做的粥了,他特地跑了几公里去超市扛了一袋超级贵的大米回来,准备待会炖一锅粥,给霓裳一个惊喜。

  他刚把米淘好,准备下锅。转身拿锅子的时候,隐约听到谁的手机在响。梁健没在意,继续忙碌。刚把米下锅,放了水,项瑾穿着一身真丝的睡衣,从楼上袅袅婷婷地走了下来,白嫩的脚丫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悄无声息。
  她一直走到他身后,出了声他才意识到她在身后。
  “有你的电话。”项瑾将手机递到他面前后,目光看着他,又说了一句:“国内打来的。”莫名的,梁健觉得项瑾最后这五个字是有什么含义的,他的胸口于是就跳了一下。一种不太妙的预感在心底蔓延开来。
  他伸手接过项瑾手里的手机,手机格外地沉。梁健打开,看了一眼那号码,是老唐。来这里这半年时间,老唐总共就给他打过一次电话,就是刚来的时候,老唐询问了一下他的情况,是否安顿得还好。之后,老唐就再没给他打电话,平常也都是小五跟他联系,相互慰问一下。
  此时,老唐忽然打电话来,恐怕不简单。
  梁健的心一下就沉了下来,神色也下意识地绷紧了。
  “回一个吧。”项瑾忽然开口说道。梁健有些吃惊地抬头看向她,她目光中的复杂,让他心里那种沉重的感觉愈发的明显。
  “去吧。”项瑾又说了一句。
  梁健拿着电话走到了一旁,然后将电话回了过去。响了两声,电话就接通了。
  “刚才没有听到。”梁健解释了一句,然后问:“爸,你那边现在应该是晚上吧,还没休息?”
  老唐在电话那头静默着。好一会儿后,才猛地出声,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梁健没有惊讶,他早就知道,这个电话迟早是会来的。他沉默了下来,什么时候?他现在贪恋这种生活,他不想回去。可是,他也明白,不回去是不太可能的。
  “地质局这边过两天有个会议,你得回来参加一下。”老唐说到,不容反驳。梁健沉默了好长时间,问他:“什么时候?”

  “这个周末,早上九点。”老唐说完,没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梁健拿着电话,站了好一会儿,才整理好情绪,回到厨房。项瑾在做蔬菜沙拉。梁健走过去,还没想好怎么跟项瑾说这个事的时候,项瑾忽然开口问他:“爸打电话过来是来叫你回去的吧?”
  “嗯。”梁健艰难地点了点头。
  项瑾笑了一下,放下手里的刀,将菜板上的蔬菜弄到了玻璃盆里。然后说道:“是该回去了。有半年了吧?”
  梁健走过去,将沙拉酱拿过来递给她。她伸手接过的时候,梁健盯着她,问:“那你呢?”
  “我这边的课程还有半年,我得上完。”项瑾回答的时候,是毫不犹豫的,甚至连思索的时间都没有。梁健忽然想,这样的对话,她是不是已经在脑海里预演过很多遍了?她应该和他一样,也早就知道,这样的一天,迟早会来。
  “我不放心。”梁健回答。

  项瑾抬头看向他,朝他笑了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什么好不放心的。”说完,她转身将沙拉碗放到了一边,然后又拿过一根胡萝卜,开始动手切。一边切,一边说道:“我已经想好了,霓裳和唐力都跟你一起回去,我自己留在这边,将剩下的课程完成,然后就回去找你们。”
  说完,她看了梁健一眼,然后又笑着说道:“你放心,这边还有余悦他们,我不会有什么事的。”
  她早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想好了,梁健能说什么,说什么也没用。她的性格,那是决定了的事情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梁健看着她低头切胡萝卜的侧脸,阳光从前面的窗户透进来,打在她的脸上,上面细细黄黄的绒毛都清晰可见。她十分平静,比他平静多了。
  梁健心中微微震撼着。

  后来吃早饭的时候,梁健将事情跟两个孩子说了。唐力还小,对分别的概念没那么明显。霓裳则不一样了,她本身就敏感,一听又要跟项瑾分开,顿时就不开心了。不过也不闹,就是嘟着嘴不理人。谁跟她说话,她都不理。梁健怎么哄都没什么用。
  她不理人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要走的那天早上。往常总是自己会自觉起床的她,今天却到了点,还赖在房间里不出来。
  梁健上楼去叫她,发现她把门反锁了。梁健敲了好久的门都没能敲开,只好将项瑾叫了上来。项瑾在门口也劝了很久,才终于将门敲开。
  霓裳红着眼睛出来开门,一看到项瑾,就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扑进了项瑾的怀里。
  “妈妈,我不要跟你分开!妈妈,你跟我们一起走,好不好?”霓裳一边哭,一边喊。梁健看着那两个抱在一起的身影,心里很疼。他也多想可以像霓裳一样撒撒娇,抱住项瑾,喊着让她跟他一起走。
  霓裳哭了许久,直到项瑾松口答应她每个月都回去看她,她才总算是不哭了。哽咽着,埋头在项瑾的怀里下楼。
  收拾了一番,到了机场,霓裳又哭了,抱着项瑾不肯撒手。她闹,唐力也跟着闹,一大一小在那边低一声高一声的哭,哭得梁健既心疼,又有些烦躁。他看着项瑾,忍不住也跟着问:“要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吧。课嘛,在国内也可以上的。”
  日期:2017-03-23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