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5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知道,这种尴尬不能这样让它一直存在下去,他必须得想办法,一鼓作气地打破这种尴尬,否则,何时才能功成?
  有时候,有些事,其实就是一咬牙的事。就像现在,一咬牙,话说出口了,也就说出口了。
  梁健让项瑾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霓裳安静地低着头顾自己玩,仿佛知道这个时刻,是梁健的关键时刻。
  她低头看着方向盘,不看梁健。梁健伸出手,硬是掰着她的脑袋将她扭了过来,看着他。有些话,他想看着她的眼睛说,言语不能表达的感情,要用眼神来补。
  话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但总要有个开始。挑了个头后,再拽着这个头后,去抽丝剥茧,总是要比徘徊要好。
  梁健说了很多,说了他对她的感觉,说了他这次来的目的,表明了决心。她安静地听着,神色平静,可目光没那么冷静。时不时就要躲开的目光,也在彰显着她并不平静的内心。
  末了,梁健还是忍不住,说:“如果,你已经有新的喜欢的人了,也没关系,你可以直说,我不会来干涉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梁健心里转的是房子的事情。可话不能那么说出口。
  项瑾终于正式地看着他了。
  “暂时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不过,你放心,如果你担心的是周明伟的话,我说过,我跟周明伟之间,没什么!以前没什么,现在没什么,以后也还是没什么。”

  梁健本想说,之前周明伟曾经说过唐力叫爸爸的事,话到嘴边,梁健忍住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他努力笑了一下,道:“你这么受欢迎,我有点不够自信。”
  “你也不差。”项瑾忽然回答。梁健一愣之后,心里反倒是轻松起来。项瑾白了他一眼,重新启动了车子,往前开去。
  仿佛这一句抬杠,就消散去了两人间很多的尴尬,接下去的路程,两人的话反倒是多了起来,加上又有霓裳从中调和,到余悦他们那边时,两人已能说个笑话了。
  他们到的时候,余悦正带唐力在门口玩耍。唐力坐在草坪上,在玩玩具。余悦看到项瑾从车上下来,便惊讶地问:“怎么今天就过来了?不是说呆三天吗?”
  话刚说完,梁健也从车上下来了。余悦看到梁健,怔住了。梁健跟她打了招呼,她才回过神来,立即抱起唐力走了过来,看看项瑾,笑着说道:“你来了好!”说完,将唐力往他怀里塞,一边塞,一边跟唐力呢喃:“快看,谁来了?爸爸!爸爸!这是爸爸!”时不时地,她还会瞄上项瑾一眼,趁着项瑾去抱霓裳的时候,余悦忽然低声对梁健说道:“你总算是来了,我说你,怎么那么沉得住气!”说完,还不忘白梁健一眼。

  梁健自知理亏,也不好辩驳解释,只好心虚地笑笑。
  进屋,项父在书房看书。余悦的丈夫,项瑾的表哥去手术了,还没回来。梁健陪唐力玩了一会,就敲开了书房的门。
  项父看到梁健,惊讶不已。慢慢地摘下眼镜,淡淡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打算来了。”
  梁健走进去,歉疚地回答:“我无论如何,都是会来的。您和项瑾还有唐力都在这呢!”
  “既然过来了,那你什么打算?”项父问。
  梁健迟疑了一下,道:“我想来接你们回去。”
  “回去,我是没意见的。”项父看着他说道:“本身我也是打算回去了。不过,项瑾她那边怎么打算,我做不了主。”
  项父说完看着梁健,梁健知道,项父这是要想看他的态度和决心呢。
  梁健便道:“来这里之前,我已经辞去了太和那边的职位,以后都会留在北京。”

  梁健这话说完,项父却没什么反应,反而是忽然蹦出一句:“唐家接班人的身份,算是敲定了吧?”
  梁健看着项父,一下子不太明白他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家……”项父喃喃了一句,忽然叹了一声,道:“梁健啊,你给我出了一道难题!”
  梁健猛地想起了很久之前项父曾说过,让他跟唐家保持距离的话。想到这个,他也就明白了,项父所谓的难题是什么。

  但唐家,到如今,想舍已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一方是父母宗族,一方是妻子家庭。梁健不想再做选择,只想兼得。古人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但梁健偏偏就要兼得一回。
  梁健看着项父,道:“爸,唐家自然是不能和你们在我心目中的分量相比,但既然我的父亲是唐家的人,这一点是没办法改变的。您就别给我出难题了!”
  409说话算数
  项父对于唐家的芥蒂,梁健并不太清楚为何而来。不过,以后随着梁健对唐家的了解加深,应该也会逐渐知道的。不过,眼前的事情,不能慢慢来。项父这边要是能说服下来,那么项瑾这边,他或许也能事半功倍。
  梁健诚恳地看着项父,期待他能给出一个让他心安的答案。
  而项父也没让他失望,虽然没直言接受,但也说了,他跟项瑾的事情,他不插手,还跟以前一样。
  能这样,梁健也知足了。
  何况,梁健相信,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项父应该是会帮着他说话的。毕竟,项瑾的成长过程中缺失了母爱,还有父亲的陪伴,他不会再让唐力和霓裳再经历这样的过程的。
  从书房出来,梁健的信心大了许多。

  项瑾和余悦在阳台上坐着聊天,霓裳和唐力在草地上玩。项父走过去陪霓裳他们了,余悦看到梁健过来,也识趣地走开了。
  阳光下,就剩下了梁健和项瑾两个人。项瑾不看他,目光就盯着玩耍中的霓裳和唐力,脸上也没了刚才和余悦聊天的笑容。
  梁健正想着该怎么开头的时候,项瑾站起来准备走,梁健慌忙伸手拉住了她,轻声道:“我已经辞去了太和市的工作,如果你愿意跟我回北京,那我们就去北京,如果你不愿意,想留在美国,那也行,那我就在美国找个工作……”
  “你辞了?”项瑾惊讶地看着他,显然是不敢相信。梁健点了点头:“其实,早在得知你生病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了,等那边事情处理完,我就辞职。以后,哪里也不去了,就陪着你和孩子们。”
  项瑾眼里掠过复杂的神色,紧抿的嘴唇微微动了动,但还是什么都没说。梁健有些急了,之前一路上过来看她的情绪似乎还可以,梁健才决定说这番话。他不想逼她,毕竟她身体还不是很好,但此刻他这番话说出口,她却似乎无动于衷。最怕的就是无动于衷,梁健有些慌了。
  人就是这样,慌的时候,就容易说错话。梁健一个着急,就将之前霓裳上幼儿园时,羡慕那些孩子有妈妈接送的事情说了。还说了一些类似孩子这么小,不能让他们缺失一方关爱的话。项瑾听完,就看着他,问:“你这次过来,是为了孩子来的,还是为了我来的?”
  梁健想要解释,可项瑾不再给他机会解释。
  到了晚间,项瑾表哥从医院回来了。他对项瑾一直是十分维护的,看到梁健,自然没好脸色。余悦不断地给他使眼色,还是没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