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一切都弄好后,杨秀峰将自己藏在床上,将电视的声音放到很大,而自己却用被单盖捂得严实。但心里的恐惧并不因此缓解,浑身的颤栗并不因此而停下来,感觉到自己浑身的颤抖越来越强了,杨秀峰自己都分不清,自己那曾是这样懦弱胆小的人?
  或许是因为自己确实无力据抗,不甘心就这样将一直以来的努力丧失。
  妈的。大不了自己一走了之。杨秀峰想,却随即就将这想法给否决,她会让自己走开而留下隐患吗?不可能,绝不可能的。自己在柳市里或许她会认为自己在她掌控范围里,还不会走到最后一步,自己的小命或许能够保住。一般说来,没有逼到无路可走,谁也不愿手里多添些人命来的。
  到宾馆里快两个小时了,杨秀峰还是没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心里的恐惧与身体的颤栗,使得每一条路都让他自己无情地否决。不行、不行、肯定不行。
  行不通的,一切都行不通的。
  只有恐惧和绝望。
  突然,想到李秀梅,杨秀峰也就不顾一切,将李秀梅的电话拨过去。此时正值假期,李秀梅倒也不会为工作的事而拖住。接到杨秀峰的电话,李秀梅先就觉得不对劲,一直两人之间的联系,很少直接打电话,即使要打,也会尽可能用公用电话来打,免得给对方留下任何麻烦的。
  听杨秀峰在电话里声音都像变了,要不是两人的默契感,李秀梅都会怀疑是不是其他人用杨秀峰的电话打过来。没有多说什么,就感觉到杨秀峰像是遇到了天大的苦难一般,问清地方后,李秀梅也不顾忌了,将身边的人甩开,坐车急赶过来。
  敲门,等杨秀峰确信门外的确实李秀梅时,才将门打开。李秀梅已经心急如焚,不知道他到底遇上什么事了。见到房间里的杨秀峰,面色和平时俨然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哪还有平时的气质和样子?李秀梅将门关上,抱住杨秀峰,感觉到他浑身还在颤抖。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从认识杨秀峰起,这么多年来从没有见过他这样失去心智。此时的杨秀峰,就像一个经历了巨大的恐惧变乱后逃出来一般,而人的精神面貌与那些经年吸丨毒丨者毒瘾发作一样没有区别。
  连问了很多次,杨秀峰都只是将自己埋进李秀梅的胸口里去,不肯露出半点缘由。李秀梅自然知道,他在市府办里,又与市领导在一起,有些事是不能说的,只有抱住他陪他哭着。
  哭了一会,感觉到杨秀峰的颤抖要轻缓了些,李秀梅将他的头捧出来,说,“我给你弄杯水,好不好?”
  “不、不、不。”杨秀峰顿时又恐惧加大起来,搂紧了李秀梅不肯放她。两人再次紧搂在一起,但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到来使得他慢慢好转了。过一阵,她试图再次来了解他的情况,总要长大发生什么事了,才能帮他。
  可李秀梅准备问时,杨秀峰已经知道她的意思,当即乱叫起来,不准她再问。
  李秀梅知道女人能够让不安中的男人平伏情绪最好的办法,当即挪开一只手,先将自己解个精光,对杨秀峰说,“来吧,我让你好好弄,弄个够。”
  杨秀峰这时只是想将心中的恐惧躲避开,这种方式自然是最为有效的,心里发急,想将李秀梅好好蹂躏一番,将所有的事情都忘记。可是,等他在李秀梅的手里变得精赤时,平时那也算有些威武的活物,此时却萎缩着,藏进散乱的毛发里,黑魆魆地。
  李秀梅倒是体谅他,两手与杨秀峰的手牵着不放,慢慢往下移,将头埋进那里,噙住那软趴趴的东西吮吸着,慢慢调理。
  过一会,那东西在温软暖和的嘴里也就不由控制地胀大起来,使得李秀梅的嘴撑得无法说话,只有用手来表达她的意思。杨秀峰也慢慢地在这种刺激里,将之前的那种恐惧转换过来,形成一股子劲,要用这样的劲力发泄刺激出来,好忘记一切。
  将李秀梅粗暴地推翻,疯了似的扑上去,李秀梅自己都还没有多少准备,却被他分开双腿,猛力地往肉里刺去。可杨秀峰那虽说有了些起色,却是没有达到那种程度,而李秀梅哪就有情绪,给挡在外面始终无法往里钻。
  胡乱地用力,却都没有成功。李秀梅知道他此时神魂迷糊,心里只是更加怜惜,忙用手帮他在两边拨开,让他好塞进里边。捣腾一会,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杨秀峰那就**了,却如一支枯木枝一般,毫无退让地在李秀梅那里进进出出,那种辛辣火燎一般地痛。
  只要他能够将注意力转移开,李秀梅也就觉得自己受些苦也是值得的。一边忍着痛,一边帮他用力支撑着起起伏伏的身子,免得他支撑不住。这时候最容易脱力,没有让他全部发泄出来对他的心里永远都会有一股气驱散不开的。
  起先是李秀梅完全处于被动受攻击,继而见杨秀峰像是疯狂了一般,只好自己变换着位子,让他得到更多的刺激,好冲出那种心里的压抑。血气流动后,或许会让他变得理智而精神回归。
  从没有像今天这般费劲,李秀梅直到精疲力竭,才使得杨秀峰在自己身体里播撒出来,顾不得疲惫,就来照应他。却见他两眼红着,那眼中的邪气还没有消散,便只得继续将他**得起来,这次到没有经过多久,就给李秀梅顺利地逼了出来。
  两人也都觉得拼到那种地步,这时就算有心也无力继续。相拥而眠,杨秀峰很快就入睡了。
  过了一周,徐燕萍总算从心惊肉跳的担忧中慢慢平静下来。
  她知道,见到那个叫杨秀峰的男人后,他就请假了,说是病了,但病得不重也没有住院。陈静不知道市长怎么会提起这人,是不是因为他是钱维扬弄进市府办来的,才分外注意而要将他作为一个打压钱维扬的棋子?
  领导的心思自然不能够完全却猜透,但领导的意图却是可以放大的,将她要的东西弄来,结果就不要去管,这就是下属所有给做的事。陈静自然不会亲自去做这样的事,有陈敬达将杨秀峰的近况查得清楚,连杨秀峰近几天在哪里,是不是真病了情况怎么样,都汇报过来。
  徐燕萍知道这些情况后,估计这男人与钱维扬之间是还没有就那件事进行沟通的,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钱维扬授意他这样做,用来迷惑自己,在最关键的时刻,来挟制自己做出让步。
  从省城回来后,钱维扬自然也会得到一些消息,知道徐燕萍回市里后,接下来的工作重心会怎么样去转移。市长会怎么出招,从哪里下手,对与柳市的情况,钱维扬也是知道的。能够在高速公路项目上这样布局,使得开发新区方面的工作落入自己的掌控里,这时甚至需要争夺回去,自然不会那么容易的事。
  开发新区如今已经是柳市地区九县市之外,另一个独立的行政部门,就有独立的运作空间,有这两个月的运作,基本上使得行政架子稳固起来,谁要想换开发新区的领导,都得经过市委常委的讨论。不再是之前市政府名下的一个机构,市长的人事权就大打,能够随时进行调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