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3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时侯,刚刚还没层层包围的百无求凭空出现在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别说袁尚,就连这个二愣子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本来自己还在对面军士堆里被几十柄刀剑架着脖子。怎么一眨眼就回来了?看着也不像是归不归做得手脚,二愣子的目光在身边这几个人身上转了一圈之后,看到了左慈的脸上还有淡淡的笑意,看来刚才八成是他将自己救了下来。
  “大将军,刚刚你说什么来着?”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如果执迷不悟怎么样?那可是你亲生的儿子。用你儿子的命来威胁别人。老人家我也活了一把年纪了,还第一次见到有当爹的这么大方。儿子不想要了就说,不用演场戏给他娘看……”

  这个时侯,袁绍已经知道今天已经占不到什么便宜。现在他想的已经不是什么仙经了,而是怎么能从这几个人手上全身而退。长生不老什么的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命。
  没有想到的是,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话锋一转说道:“大将军,先不说你那仙经对老人家我们几个人有用没用。就说我老人家真的要借来一看,你会不会借?可能为了讨好老人家我,还要给一个拓本。能光明正大的要,谁会低三下四的偷?再说了,我老人家成名以后,已经许久没有不问自取了,都是硬抢的…….”
  这个时侯,袁尚那边也被小心翼翼的放开。他已经被吓瘫,在军士的搀扶之下,颤颤巍巍的走到了自己父亲的身边。说道:“方才儿子陪同几位大修士饮宴,当中没有人离开宴厅。这个姬牢先生可以作证,如果几位大方师真有心图谋仙经的话,直接取来就好,不用亲自到府中留下口实……”
  “如此说来,倒是袁绍做事莽撞了。”好歹自己儿子也算给了一个台阶,袁绍当下顺着台阶走了下来。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行了半礼。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想来是袁某做事不密,被那位修士探听到了仙经。这才趁乱放火偷走仙经的。袁某做事不密。怨不得别人……”

  “大将军,你说是有人先放火,后偷走的仙经。是吗?”这个时侯,归不归好像想到了什么。古怪的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是不是你看到内堂失火。便赶忙去查看仙经有无损伤。第一眼仙经还在,第二眼的时侯它便不翼而飞了?”
  “正是!”听到归不归说的和自己亲历的一摸一样,就仿佛这个老家伙事发的时侯就在自己身边一样。当下好像又看到了希望,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大修士难道知道是谁不问自取了我的仙经秘法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不知道,老人家我就是随口一问。等到我老人家的宅子失火——呸呸呸……凭什么老人家我的宅子失火?”
  看到这个老家伙明显是知道什么,但就是不说。袁绍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过好在仙经虽然不翼而飞,不过那位普净和尚还在。这个和尚这些日子精研仙经,几乎已经可以将它倒背如流。让他重新默写出来仙经的内容,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时候,来做客的人已经不想继续待下去,主人心里也有别的事情,不想继续招待。当下,归不归对着袁绍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带着吴勉几个人离开了这座大将军府。
  坐上了马上在回到客栈的路上,吴勉盯着笑嘻嘻的广仁说道:“老家伙,真不是你偷的吗?”
  “老人家我还没来得及下手,被人捷足先登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和我老人家亲自下手也没有什么区别,左右不过是肉烂在了锅里而已。”

  回客栈的路上,吴勉几个人的马车后面便一直有人在远远的跟随。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袁绍派来跟踪的细作,想来也是,归不归最后无缘无故说的那几句话,任谁听了心里面都会怀疑,如果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袁绍也不会甘心。
  不过马车上的人谁也没有拿那几个细作当回事,不过到了客栈门口,归不归突然改了主意。他吩咐马车夫驾驶马车沿着邺城大街行驶。老家伙说他腹中饥饿,要找个食铺、酒肆这样的地方垫垫肚皮。
  老家伙说是饥饿,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要吃饭的样子。一连经过了四五家酒肆、食铺。归不归不是嫌里面肮脏不堪,便是推说里面闲杂人等太多,影响了他老人家吃饭的雅兴。
  这时候。就连百无求都看出来它这‘亲生父亲’不是奔着吃饭来的。老家伙本来就是辟谷不沾饮食的,平时陪着他们吃饭的时侯,归不归都只是用筷子沾点菜汁意思意思。向今天这样满大家找吃喝,还真是少见。
  就在二愣子实在忍不住,想要开口询问的时侯。归不归突然开口叫住了马车夫:“就在这里!这邺城小地方毕竟不是长安、洛阳可比的,老人家我凑合凑合。在哪不是吃口饱饭……”
  归不归选中的是一个只有三、四张坐垫,连个餐桌都没有的小酒铺。如果比较起来前面路过的酒肆、食铺,这家小小的酒铺真的要用肮脏不堪来形容了。

  里面地上的坐垫黑乎乎、油腻腻的,已经看不出来本来什么颜色了。上面还有几个清晰的脚印,真不知道谁能坐在这上面吃喝。酒铺的地上也满是食物残渣之类的垃圾,甚至角落里面还有两只小老鼠正在穿梭打闹。这里一看就是诸如苦力这样的人过酒瘾的地方,里面未必会有什么好的吃食,不过却一定吃的实惠。
  马车停下的时侯,酒铺里面已经有一个客人,背对着大门口,正低着头一碗一碗的喝着酒。这人的桌子上还有一个装着肉糜的大碗,不过他好像压根就没想动过。几乎叫了这个菜就是为了看的。
  看到店门口停下了一架气派非凡的马车,酒铺老板自己都不信是来他这小店里面光顾的。当下他只是愣愣的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几个人,都忘了过来打招呼迎接客人。
  “店家。你是要老人家我自己筛酒自己切肉吗?”看着店家看直眼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来主顾了。去,上好的美酒来一坛子,捡拿手的再来六个菜。傻小子、小任叁你们想吃什么自己说,别说我老人家刻薄了你们。”

  “拉倒吧,老不死的,刚才是个馆子都比这里强。不是我们人参矫情。就算死,我们人参也死在外面。”说话的时侯,小任叁抱住了车辕。示意自己说什么都不进去。而吴勉和左慈两个人多少都有些洁癖,这样的肮脏的地方,两个人也是不会进去的。
  百无求本来也不是个爱干净的妖物,在哪里都能凑合。五个人当中只有归不归父子俩走进了小酒铺,他们俩进来之后,这酒铺老板才算反应过来。陪着笑脸说道:“二位老爷。你们二位是不是走错了。我们这里是卖力气来的地方,您二位一看就是贵人。您在往前走几步,就是我们邺城最大的酒肆……”
  日期:2017-04-23 10: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