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突然想到女人为什么前后变化大了,是自己的柳市口音。和江海等人说话,都是用柳市口音说话的。“她”听到柳市口音,当然会有这样的反应。
  那天晚上,自己虽没有对他怎么样,却让两人之间有了那种意向。这时候,她会怎么样来看待这事?对于她的身份而言,自己无意中撞见了,并冒犯了她,她哪会原谅自己?
  再说,这种事不能解释,她肯定会防备自己在外乱说而影响到她的。
  虽没有和市长打过交道,但她那“笑面虎”的称号,哪是随便叫出来的?

  能够爬到厅级这个级别的人,都是些心机深沉,心如钢铁,断决杀伐,毫不拖泥带水之辈,就算有些人在工作上处理事务犹疑不决,对待问题拖拖拉拉,那都是他们的工作作风,或者说工作的风格,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存亡,那会毫不留情的,手段百出,各种计谋层出不穷。杨秀峰虽没有听说过多少,但与滕兆海等人相处一段时间,而与钱维扬也相识两三个月,对高层的人认识也就更深刻些。

  走过市政大楼前空阔的院子,杨秀峰就像是在沙漠里走几天一般,看着前面将笑容堆起放在脸上的刘泽西,此时都觉得有些狰狞。明知刘泽西在这一热点广场里等自己,那是对自己表示太好的意思。就算明白,此时也没有一点心思来回应。
  自己都不知道将是死是活,还能够对刘泽西怎么样?走过旗杆,就想着刘泽西要是走过来扶自己一把,走起来就不会这么艰难。但一想到市政大楼台阶顶层上站着的人,有目光向这边看来,杨秀峰就觉得自己的背有如实质的刺在锥刺着自己。
  走过旗杆了,旗杆是不是能够帮自己挡住那目光?就觉得自己无处可躲。
  这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来应对,杨秀峰就像看到自己或**天就会被退回市教育局一般,而且,随后降临自己头上的厄运才开始,纪委的人来了,检察院的人来了,自己之前凡是带有违纪的事,都被翻出来。今后的日子,会不会就在牢狱中度过?或者进了牢狱对方还不放心,要指使人将他灭口了,那也就一个暗示而已。

  这不是杞人忧天,也不是幻觉,是完全随时变为事实的事。对于领导层的人,杨秀峰自然理会得到,像之前在“辉煌娱乐”的六命凶杀案,还不就是有人指使才会发生这样惨烈的杀案?在柳市里传言,那起凶杀,完全是领导层的人指使人干的,这可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刘泽西迎上来,那笑脸越发浓烈,可看在杨秀峰眼里,也就觉得自己更加凄惨。发生这样的事,是不能给谁说的,只要漏出一丝口风,自己当真会小命就不保了。刘泽西走到老领导身边,见杨秀峰面色沉着,没有一丝笑意,一定是在思考什么重大问题。
  刘泽西当即知趣地闭上嘴,挨近老领导时,做了个请的姿态,就跟在领导身后半步的位子,这样对老领导既尊重,又表示出彼此之间的情感深厚。
  车是停在和平广场边,两人从广场里斜角穿过,也就三百米,那边有树荫。树荫下有稀稀落落的斜阳从树桠间透出,照在地面的硬化路上,已经没有多少热度。到这边后,杨秀峰总算冷静了些,也没有先前那么慌乱。心里的颤抖像是舒缓了些,先前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着的,却又要压制下去,免得刘泽西看见,感觉身体里的经络都绷紧得痉挛了。

  到这边后,慢慢放松些,自己的思绪也有了些脉络。这时候空自担心与害怕被那解决问题,但这样的是用怎么去说,有什么途径可解决?没有,面临的就是一条死路。
  她怎么可能相信自己不会伤害她?自己不会忘记那晚的事,她自然也不会忘记。这样的事对女市长说来,完全是决不可能发生的,却又变成了事实。这让杨秀峰异常的痛悔。那天要是听刘泽西之言,陪他们到外面去厮混,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不会走入这样一个无法开解的死局啊。
  坐到车里,杨秀峰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堆肉摊在座椅上一般,刘泽西没有说什么话,本想表现几句,但见杨秀峰表情沉重严谨,肯定在做重大事件的思考,自己要是多嘴打断老领导的思路,那就犯下不可弥补的过错。
  领导的决策,往往是灵感一闪,就能够规划出大家都惊叹的大事来,会决定着柳市历史的新走向。一边开车,刘泽西偶尔关注着坐后排的老领导。
  江海知道老领导的习惯,在老城区里找来一家酒楼,不大,但设施齐全,离其他活动安排的去处不远。等刘泽西开车过来,听到车队声音后,江海从门里走出去,要将自己的那份热情和真意表达出来。
  “老领导,辛苦了。”江海走过去要给杨秀峰打开车门时,刘泽西也走到车门边,两人就在那一瞬间僵持了下,刘泽西选择出往后退一些让出来。这时不是单单为领导服务,更重要的是将自己的思想表达出来。要是服务,自然该刘泽西来开门的,但要对老领导表现出那种不忘老领导的恩德,却是该江海来做的,刘泽西哪敢和江海争?

  这时争表现,那就是心有异志,是看上师训科科长一职了吗?刘泽西当然不会做这样的蠢事,知道自己有多少分量。
  见老领导下车,脸色不怎么好。江海心里就发虚,不由自主地看向刘泽西,人是他到接的,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什么事?老领导对他们几位,一直都不分彼此,就算高升进到市政府里当领导了,一直也都没有什么身架,对大家都还当作自家兄弟一般对待,这也是江海等人最尊重老领导的地方。
  “老领导。”江海说,声音不大但很清晰,先那一句要是平时神采飞扬时,杨秀峰自然知道江海和自己招呼,但今天神不守舍,哪还顾及到那么多。
  下车时,就提醒自己要镇定,要表现得轻松就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般,这样对自己会更好些,要是“她”知道自己表现失常,不是更加促发她的决心?
  何况,这样的事一点都不能表露出来。江海和刘泽西将自己找过来是为什么,杨秀峰心里明白,见江海看自己时,心存疑惑。杨秀峰勉强将脸上的笑挤出一丝来,应该是很难看的。
  不过,领导心里的事,江海等人不会去瞎猜。更加小心地引着路往里走,进入包间里,杨秀峰也清楚自己这时候再怎么担心也于事无补。自己不可能有机会去解释什么,表面上也就显得放松些,浑身只觉得无力。对江海、刘泽西等等热情虽说还没有什么反应,却也能够看到,自己的笑脸也要好一些。
  和江海一起来到的,还有市局里的另两位女职员,是被江海请过来陪领导的,他知道杨秀峰没有情人,也不好将自己情人叫来。可这种场合下只是三个爷们吃饭喝酒就少了些兴致,也显得自己不会办事了。江海就请来两位女职员过来一起吃饭,只是为了有气氛而已。
  女职员之前和杨秀峰也都熟,只是少在一起而已,如今杨秀峰从市局走出来,到市政府里当领导了,江海说了自己要请联络的吃饭,两女也乐意过来赴这样的饭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