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师是极理智的一个人,对工作的要求很严,徐燕萍虽一直都是他最偏爱的学生,那也是徐燕萍一直的表现都没有让他失望过,给的压力不管多重,徐燕萍都能够咬牙将工作出色地完成。这样才换取老师的放心和信任,徐燕萍深知自己每一次找老师都能够得到支持的原因,那是之前已经做足的准备,有十足的理由来说服老师,打动老师,也是每一次都选中了最佳的方案,能够带来最好回报地方的工作方案。

  其中的付出,又有多少人看到?对柳市未来的鸿图描绘,本来应该是毛达和对省里进行汇报的,可毛达和书记对柳市有多少惦记?徐燕萍不敢胡乱揣测,但从她心里愿望,就想着今后十年在自己的影响力下,柳市能够走到全省经济前列。
  坐在宾馆房间的会客沙发上,徐燕萍思绪浮乱,一时不知道要从何下手写出第一个字。开着的笔记本已经黑屏,本来已经习惯用笔记本办公的,可这时却觉得那笔记本无法让自己的心宁静下来。
  坐一会,从包里取出一些纸张,摊在茶几上,用笔先写下“柳市”着两个字来。有了两个字做引,随即思绪也就慢慢稳定了些。徐燕萍再写出“当前紧要办理的几件大事”,随后渐渐对整个柳市近期和远景的工作情况也就有了清晰的走向。
  前后共花了两三个小时,等徐燕萍抬起头来,不仅觉得腰酸腿麻,下意识地叫了声,“陈静”。平时遇上这样的情况,有陈静在身边时,她总要帮自己扶一把,甚至帮揉一揉。已经适应了这种配合与默契,叫出声音后,冷冷的回音才想起此时是在省城里的宾馆里,忍不住苦笑一下。
  有些艰难地站起来,已经麻过份的两腿,使得浑身一点都不能着力,支撑不起自己。只能够趴下来,伏倒在沙发上,等两腿的血脉通畅后再行走。
  不料躺下后腿脚却反应更大,连碰都觉得麻疼,好在脑子却没有什么影响,也知道自己先前太入神,而宾馆里的茶几低矮,用一个姿势久了,不免会出现这种状况。心绪倒是欢喜,将近期和远景规划都整理出来,到老师那里也好交待。
  只是这欢喜之情没过两分钟,就出现新的状况,原来是坐久了,一股尿意冲出来,就有一种不可抵挡的事态。只是这时身上却没有力气动,连忍住那尿意都是极端艰难,偏偏越极力去忍着,那意思就更明显些。
  只得强忍着酸麻,徐燕萍在两腿上用力掐了几下,有了些感觉。然后扶着墙走,进到卫生间里都怕蹲下去跌倒,只好扶着墙慢慢往下蹲。等解决了尿的逼迫后,身上的血脉却一下子畅通了,之前的麻感也就消失。站起来后,徐燕萍忍不住骂出声来:狗日的。
  骂过后不禁在想,是骂谁?可不要骂自己才是。
  出来不敢再立即坐回原处,在房间里活动了下四肢,又到大床上打了几个滚,觉得身子已经活络起来。站在窗口往外看,已经是斜阳偏西了。
  心想,这时陈静该回到家里了,她是不是在做饭?做了饭等他老公下班,两人也好吃一次团圆的饭,一年到头都没有几次这样在家里一起吃饭,当真要让这样的男人理解与包容,确实是难啊。

  等陈静回来后,还是说服她,让她将她老公的工作办理到柳市来,这样两人的情感会和好吧。每次想到陈静的婚姻,徐燕萍都会回避自己的婚姻,每次回家,老公也都是冷冷地,两个人说话都不会有几句,就争执起来,就算每一次徐燕萍觉得自己亏欠老公太多,不与他争吵,但两人那种融洽却不会出现。
  更不要说,两人之间营造出和谐的夫妻关系,到如今,也不在指望能够从两个那里获取什么身体的快乐享受,就算是工作的成功,必然有这些方面的付出吧。
  摇了摇头,将杂乱的思绪摔走开。从房间里出来,再一次开启笔记本。将先前在纸上所写的,要整理到笔记本里。陈静不在,要不这些是都归她去做了。笔记本平时徐燕萍也用得多,对于输入文字等也算熟练,徐燕萍准备晚餐后就去见老师,这时自己再输入一遍整理出来,整体的布局就更有条理。
  忙完已经到晚饭时间,一个人,又不想见老同学们。徐燕萍也就在宾馆里叫了一份简便的晚餐,将肚子填饱也就是了。
  中午的时候,本想将老公叫过省城里来,但想着即使见面也没有多少情趣,不过是尽一尽自己做妻子的义务而已。便也就这样算了,吃过饭,离与老师约见的时间还有两小时,这时不免有些寂寞。
  忙碌之后,所有的闲暇都觉得很珍贵,却又觉得这些时光让人更体会到那种寂寞。不是在柳市办公室里,徐燕萍也不会将自己的情绪放纵出来,调节自己。回想来,自己也有二十多天没有能够在办公室里调节自己的情绪,偶尔,有那么一个念头,想到那个女同学开的酒吧里去坐坐。喝一杯酒,听着音乐,看着小酒吧里有男男女女成双成对地出入或亲昵,也是一种心灵的慰籍。

  不过,这时心头虽有着空寂落寞,但有工作任务在身也不会有什么多想。之前曾经经过的那两次错,如今已经不可能再去做那些傻事,倒不是完全因为上次遇见那个与之跳舞的细心的柳市口音男人,而让自己不敢再在夜深后走进那些酒吧里。只不过是,不想将自己在放任到那种环境里去,人的**就像那河堤一般,只要开了口子,就会渐渐将之前的心堤撕开。这是人的基本习性,唯有将这些邪念全部堵住才会远离那种妄想之境。

  对徐燕萍说来,就算此时正当欲情正旺的年岁,却是将自己的精力全部用于工作之上,也就很少对那些事挂记在心里。偶尔有一丝念头飘过,也很容易扑灭。
  心思稍乱,徐燕萍随即将注意力放到即将对老师的工作汇报上,心里也就有些得意,这些年来的努力,不算白费了。过几年,柳市正处于建设和发展的高峰期,有自己坐镇,自然不会有太大的偏向。就算目前在柳市里,有钱维扬等对手较劲,自己的未来规划,对柳市说来都是作为理想的状况,老师要做选择,肯定会选自己来完全这美好前景的建设。
  在省里取得老师的支持后,柳市那边要按既定规划来实施发展进程,也是不难做到的,徐燕萍有信心也有这能力。
  在宾馆里一个人,不免要杂七杂八地乱想。吃过饭,徐燕萍将自己的工作笔记和整理好的自己对柳市未来规划设想,抽出一份来,都带着,慢慢到外面拖延些时间,就到见老师的时候了。
  老师从学院时就是一个很有抱负的人,初进学院,也就听老师的一堂演讲,就让徐燕萍将一生的奋斗目标定了下来,而后的每一天,都是在为这样的目标进行准备。老师说,“从八十年代末,国内近开始掀起反腐的思潮,**确实是国之大害,却又是一个社会发展进程中有贫乏到富裕过程中,不可跳过的一段历程,怎么样来缩短这历程?那就是要我们有志于将自己一切都献身于这个社会的人,用他们的才华、他们的智慧、他们的拼搏与奋斗,来取代这种人,拼搏中到更高的位子,就能给社会带来更好的风气,也就能够在你的治下得到一片蓝天。只是每一个对社会**憎恶的人改变社会最好途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