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英慧只告诉我她怎么解释,说是她想帮我,没想到你们先就认识。杨哥,昨天英慧可死命卖力,就想能挽回。”
  “真得感谢英慧了,我们在客厅没有说什么,只是我讲了来小镇的经过。听天由命吧。”杨秀峰拥着李秀梅休息,到大床后两人摩挲一阵,却终究没有太好的状态,草草收场。
  杨秀峰唯有小心谨慎殷勤相待,这一天将是最为关键的一天,钱维扬也将会在这一天里决定杨秀峰今后的命运。
  是死,还是活?
  昨天晚餐后到回宾馆休息,看似问题缓解,但对于像钱维扬这样的强势人物,一个念头就决定一件事决定一个人沉浮,不会拖泥带水的也不会为周英慧的话周英慧的殷勤而改变。唯有钱维扬觉得自己可用,才能从根本上自己的救命。
  想得很清楚,杨秀峰在约定的早上七点半就在钱维扬房间门外等了,没想房间门却一直不开,杨秀峰没有勇气去敲门提醒。等到九点,才听到房间里有响动,房间门开出一丝缝儿。
  忙调整站位杨秀峰让里面的人能够看到自己,周英慧软软娇柔的声音就响了,“秀峰这么早,是不是七点就过来了?”

  “没有,没有,我也刚到。”杨秀峰说。
  周英慧没有把门开大,而是对钱维扬说,“老公,我姐妹在门外等了一会了,你还赖着不动啊。”
  “哪能怪我,现在全身都还没有劲呢。”
  “谁让你这么贪……”房间里两人毫无忌惮,杨秀峰哪敢推门进去碍眼破坏气氛?钱维扬越是这般,杨秀峰就越加胆战心惊。
  又等了半小时,钱维扬在里面喊,“小杨,进来吧。”
  杨秀峰听了推门进房间里,钱维扬已经坐到客厅沙发上,喝着茶,周英慧还在洗漱间修饰。
  “怎么样,玩得开心吧?”钱维扬说,杨秀峰旋即知道钱维扬是指自己与李秀梅两人幽会偷情,说“能得到市长教诲,是我最开心的事。”

  “年轻人就是好,恢复快,看你精神这样好真是羡慕啊。”
  “市长,无论在生活中还是电视上每次见到市长,您都是精神抖擞容光焕发,真正的年富力强啊,人生的事业也大步向顶峰迈进,才让我们这些后生敬佩呢。”杨秀峰说着脸上一副向往的样子。
  “哪有你说的那样子,只是觉得人生短暂,再不拼搏几年,到时回头会后悔没有珍惜。”钱维扬说,淡淡的。
  “老公,你们怎么一谈就说这些事业啊、人生啊的,先我们说好要开心来玩的。”周英慧从洗漱间出来,听两人说话参和一句。
  “说得对,到凤城来只说风月,只做开心的事。”钱维扬说。
  上午逛古街看古镇的一些景点,游人稀少,走在古街道上那种致远的宁静有着历史的逸韵。青砖碧瓦,偶尔破损的砖墙,迴折曲转的街弄,每一处都给人时间流逝的感触和遐想,让人唏嘘不已。
  中餐后,到城外去看古寨。古寨离小镇有十多公里,村路难走,开着杨秀峰那车前去。有车很方便,一路走走停停没有什么急迫,到古寨后已经下午四点了。古寨进行的民俗风情表演已经结束,杨秀峰问钱维扬是不是要看,周英慧倒是想看,又觉得强求表演对待人给四个人演出有些过意不去。
  杨秀峰说到可以多给些出场费,应该可商量好的。周英慧听说反而不想看了,说想到古寨里村民家去看看。杨秀峰知道村民家里很破旧而落后,沿着村巷随意走,进入一家人里,家里也就一些破旧的家什,落满灰尘。进屋后地上散乱摆着两三双旧鞋,不用问就知道是一户贫穷人家。

  四人进屋后,见一男一女两小孩子从外走进来,挎着书包,那书包已经破旧。小女孩清秀可爱,乌黑的眼晶亮明澈格外让人喜欢。
  杨秀峰用小镇地方话与两人交谈,知道家里大人出去劳作还没有回家。周英慧见小女孩太过可爱,想牵她的手和她交流说话,女孩却有些畏缩,小男孩便站出来挡着。周英慧爱怜的心就更浓,依依不舍。
  杨秀峰就说让周英慧与小女孩合影留念,周英慧求之不得,杨秀峰用本土话说了,小男孩还是警觉地看着四人。照了像,李秀梅说要给小女孩寄一张来就更好了。
  说着几个人谈论起古寨这里的读书情况,杨秀峰边说小镇及周边的农村贫困状况。周英慧便说要给小女孩一笔钱支助她今后完成学习,问杨秀峰好不好。杨秀峰说好,打算这钱自己出就得了,挂上周英慧的名,每月也不用多少钱的。
  “小杨,慧慧说要支助她读书,我也想搭个人情。你在凤城这里找十个像小女孩一样情况的,每月给他们三百块,一年送十个月,你把这钱安排好。”钱维扬说着从钱夹里拿出个存折递给杨秀峰,杨秀峰不知道要不要接。
  钱维扬却很坚决地递给杨秀峰,杨秀峰只得接下,他知道那存折就是让滕兆海转交的那本,里面有多少钱杨秀峰自然知道。接过存折,杨秀峰心里像翻涌的波涛一般,不知道该怎么来认知这件事,钱维扬心里到底怎么回事?滕兆海敢递存折去,那说明对钱维扬很了解知道他肯收才会递去,要不然怎么会冒死做这事?可钱维扬又用这样的借口把存折转给了自己,是向自己表明不会收自己的钱?杨秀峰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才恰当,钱维扬拍了拍杨秀峰,指着周英慧说,“她们俩是姐妹,又是从小一起的同学。你还多想什么?”

  钱维扬说了这句话往门外走,房子里的霉锈气很重,等钱维扬走到门外,杨秀峰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浑身一下就放松开了,两天来的担心完全没有。
  救助的事不是一天就能落实的,有了钱要找人很容易,只是要让这钱落到真正需要的人身上。好在小镇里有同学在教育系统,让他帮忙完全不成问题,用周英慧的名义捐出这笔钱就是了。
  现在要做的事,要把这女孩的名字要落实好,便与小男孩交流,告诉他阿姨要支助他妹妹读书的事。杨秀峰又到村子里找景点的人,让他们转告小女孩的父母关于支助的事,其他的事都得回小镇后再落实。

  回到小镇,周英慧为自己做了一件有意思的事而开心,更感激钱维扬这样为自己,一路上腻在钱维扬怀里撒着娇。钱维扬说,“车里还有你姐妹在,你别让我控制不了。”
  “不要紧,他们在前面又看不到,谁还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啊。大不了现在让他们看,回到宾馆后让他们表演给我们看回来。”周英慧在后排说腻腻地笑,杨秀峰听她这般出乎意料的话,只得装着没有听见。
  不料两人在后排还真做起儿童不宜的事来,杨秀峰偶然余光扫过,见周英慧坐到钱维扬身上,看那表情杨秀峰自然明白。忙让自己看向前面的路,放出一些音乐声,就算周英慧偶尔泄出一点声音,也不会影响自己的注意力。或许,周英慧别有用意,故意这样做似的双方的关系更加近一份,杨冲锋的为难就会化解得更彻底一些。高层的人,心思深沉却不是一般人所能够看清的。周英慧与钱维扬在一起的时间只怕不短,对他自然更了解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