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像触电一般全身一震,李秀梅用手无言地去握住杨秀峰的手。杨秀峰轻轻敲着门,听到里面说了声“进来吧。”
  仄身与李秀梅一起走进这宽大的房间,钱维扬坐在会客的客厅沙发上,那张很大的黑质真皮沙发给人种压迫。钱维扬坐在上面却很懒散,有种乏力的神情。杨秀峰进去后站在沙发不远处,不敢直接看向钱维扬的脸,用余光扫过却又看不出所要的信息。
  钱维扬仿佛在回忆什么又像是在养着神,让浑身的体力渐渐回到自己身上。
  这种样子给杨秀峰的印象更为惊恐,分明是不动声色想看自己在做可笑的表演,这种俯撼力给杨秀峰的杀伤太大。就这样站着,等候钱维扬的话,杨秀峰也不敢抬头看更不敢说话相问。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客厅里的空气像是凝结成实体一般沉重,空间里的气息越来越稀薄了,杨秀峰感觉到身体一点一点地流散,眼看就要到达终结点。
  一股尿意从脑海里清晰地向下而去,汹涌着占据所有的感觉。为了让憋住,杨秀峰用力地夹住双腿,就怕溢撒而出。
  颤抖从双腿而起,渐渐传到全身。
  “坐吧,不要紧张。”钱维扬说,“秀梅啊,进去看你姐妹是不是收拾好了,我们等她吃饭呢。小杨,坐。”
  杨秀峰在钱维扬第二次说要他坐时,精神集中过来,就算是要挨刀也不必这样吧,杨秀峰在心里鄙视自己一番,深吸一口气,把那股尿意冲散。
  “谢谢。”本来想说“谢谢市长”但这好似怕提到身份让钱维扬敏感起来。房间里的沙发上两小一大,钱维扬懒懒地斜靠在大沙发上很惬意的样子,杨秀峰可没有勇气到单人沙发上去坐,搬了张小凳坐下。
  坐下后,杨秀峰思绪慢慢变得清晰起来,知道现在怎么担心和惧怕都无济于事,脸上的表情也就渐渐镇定了些。钱维扬的目光落在坐着的杨秀峰脸上,杨秀峰感觉到脸上的灼热,心里虽然想把恐惧赶走哪能一下就克服得去?
  目光躲闪着,一直不敢去直视钱维扬的脸。
  两人静下来,房间里的门并没有关死,李秀梅进房间时就留下了心,让房间门留出一丝细缝想听两男人之间的事,更想在关键时刻让英慧出来救一救命。

  很静,杨秀峰苦苦强撑着,钱维扬虽然让自己坐了,可那种压力从他眼里迸涌出来都压向杨秀峰。什么是官威?杨秀峰这一天体会得格外深刻。
  汗水从脸颊上往下淌,聚集到脸廓时聚在一起后从脸廓往下滴,落在胸襟上,杨秀峰仿佛没有感觉到。
  “小杨,辛苦你帮我到杯茶。”钱维扬说,房间里一下子解了冻,杨秀峰站起来到饮水机出去拿杯子、取茶叶、冲水,把第一道茶倒掉,再冲一次茶。做了这些事,杨秀峰才体会到自己的神思算是回到身上了。
  把茶端给钱维扬,钱维扬用手指着茶几上说“先放那吧。”
  “市长,我……”杨秀峰不知道要不要解释,要是解释钱维扬会不会相信?被相信的几率太小了,就像柳河县教育局师训股的吴涛要是对自己做同样的事,自己会怎么想?自己会相信他的解释?
  “小杨,小镇是你家乡啊,回到家里看看了吗?”
  “我周五就过来了,先是秀梅在电话里说周末要陪她的姐妹到小镇里看看,临走时突然改时间,我已经给柳市家里说好要过来看这边老人家的,就得先过来等。这两天都在父母家里,那村子在深山里也没有电话。”
  杨秀峰说得没有什么条理,可就想说明一点,自己不是想用李秀梅和英慧这层关系来挟制市长,自己事先是不知情的。
  “老人家身体都好吧,家里有没有什么困难?”
  “谢谢市长关心,家里一切都好。”

  “那就好。小杨,现在不在柳市也不在工作上,市长什么的就不要挂在嘴边,显得分生。叫我老钱就是了。”
  “怎么敢?市长随和亲民柳市人都知道的,可我多年来就对市长崇敬,自己也过不了心里那关。”杨秀峰说,见钱维扬语气和善,心情也就平静了些。这时,房间的门轻轻一响,李秀梅把门是阖上了。
  “一个人不要太拘谨,出来玩就是想忘记柳市的一切,彻底放松自己的情绪,要是总记着工作时的这样那样的事,失去了出来旅游散心的意义嘛。”钱维扬说着笑了笑。
  杨秀峰终于感觉到房间里有几丝热气息,忙陪出些笑来。“就是,就是,市长真是高人,会休息的人才会工作。”

  “看看,又来了。”
  “市长,习惯了,习惯了。哪改得了口?”杨秀峰说。
  “算了算了,随你吧,也不能在称呼上强求你嘛。再说,我们国家就有这样一个不好的习惯,爱称呼职位,其实职位有什么?不就是分工上的不同嘛。每个人在工作之外都是平平凡凡的一个社会公民,什么职位不职位的都一样。”
  “市长看问题真是高明,一眼就洞察出来本质。可世俗的人有几个有市长这样的修养?”杨秀峰说,感觉到自己的一些话平时从没有想到过,现在开口居然说了出来。

  “我也是俗人一个,俗人一个。”钱维扬说,说着慢慢问起杨秀峰的学习,杨秀峰怎么留到柳市工作,和近来的工作情况。杨秀峰一一地回答,没有听出钱维扬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分心去想。
  钱维扬又问到杨秀峰在柳市的生活,认识李秀梅多久了,是怎么认识的。杨秀峰便把自己在柳市五中李秀梅家里,突然看到李秀梅的**的情形说了出来。这情节虽说出来会让钱维扬知道他们之间的隐秘,但只有说来才会取信于他。
  钱维扬听了后,笑着说“小杨,你也是俗人一个嘛。一个俗人免不了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只要处理好生活才更丰富嘛。你们当时就解决了鸿沟,也算一见钟情嘛。”杨秀峰只得嘿嘿地笑。
  “市长,您自称是俗人,我、我只能算是小人、小人物。”市长自称俗人,杨秀峰哪敢还是俗人?
  话说到这份上,其他的事就不用多说了。钱维扬示意让杨秀峰把茶几上的茶杯给他递过去,杨秀峰竟然有些激动起来,好在知道冲茶只能七分水,手虽有微微颤抖却没有将茶水溢出杯外。
  “小杨,这女人做什么就是慢,两姐妹有什么话说得没完没了?”钱维扬喝着茶说,杨秀峰不知道要不要去喊一声,这时房间的门却开了。
  周英慧先走出来,李秀梅跟在身后。周英慧看来杨秀峰一眼,媚眼一绽,没有说话走到钱维扬身边附在钱维扬耳边说,“老公,今天人家没有力气了,要你负责。”声音很轻,杨秀峰却依然听得到。

  钱维扬不以为意,手托起周英慧的鹅卵形下巴,摩挲了下站立起来,说“走,吃饭去。”
  让钱维扬与周英慧先走出房间,杨秀峰与李秀梅跟在后面,乘钱维扬没有注意,李秀梅偷偷地捉住杨秀峰的手,两人可说都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一出门,杨秀峰就走快一步走前面带路。出了总台大厅,周英慧说“老公,是不是让秀峰开车?我总觉得这里的街道太小,开车心里都是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