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事你说吧。”李秀梅说,她有个玩得很铁的朋友,每次与杨秀峰约会时都找她做挡箭牌,杨秀峰也知道这件事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那朋友约李秀梅过几天到外省一个古镇去旅游,还带了男朋友一起去,来回只要三天时间。
  李秀梅想到杨秀峰就是古镇的人,想问杨秀峰是不是有空去给他们做导游带路。真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周五出发到周七就可赶回来,时间上很好安排。
  杨秀峰心里想着,却也知道要安排好这件事就得找一个更好的借口。电话里杨秀峰和李秀梅确定了时间。
  回到家里,想到一个借口,说是隔离几个月没有回家看了,家里来电话要自己回去一趟。廖佩娟除了结婚时去过古镇家里一次外,没有再到过。这次没有把她叫去那是很正常的,本想定在周末走,可李秀梅来电话说她朋友要走周一才能去。

  杨秀峰更廖佩娟已经说好时间,不便改变,干脆早去两天,到家里看看。
  家里的情况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小镇旅游也就周末有些远近的人来看看,还没有形成真正的旅游区。但小镇的特色却是令人悠然向往,到过的都留恋忘返。杨秀峰在家里呆了两天后,接到李秀梅的电话,说他们快到小镇了,让杨秀峰在入城口等着。
  杨秀峰急忙到城边相候,李秀梅到后把车停在路边,下车来与杨秀峰汇合。李秀梅是搭她朋友的车一起过来,杨秀峰见开车的是个美女,走过去招呼,却见车里钱维扬坐在后排处。
  两人一见,相互认出对方,杨秀峰不知道要不要招呼,却见钱维扬对自己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个先去宾馆的手势,杨秀峰急忙从摇下的车窗里把头缩回,跑到前面开车带路。
  真是巧合啊,竟然在这里撞上了。
  小镇离柳市有几百公里,平时与李秀梅约会时,经常跟李秀梅吹牛说小镇如何秀美,像一个古典的少女一般清秀,淡淡的情思,雅致的古街,幽思的古巷。像一个**撑着一把油纸伞,一步一步在细雨里漫步。
  绝对没有想到与李秀梅同车到来的居然是钱维扬,太巧合了,那一瞬间有晕倒的冲动,杨秀峰跑进车里急忙发动车往前带路。
  “秀梅,你朋友叫什么名字?”杨秀峰不知道李秀梅是不是认识钱维扬,按说应该认识的,她的朋友也应该知道钱维扬的身份。“她叫周英慧,我和她从小一直是同学加姐妹,你放心吧,她不会乱说的。”
  “我肯定放心,那个人……”杨秀峰不知道要不要问出钱维扬的身份。
  “杨哥,我和英慧只说你是小镇的人,他也没有多问。你也认识他?”

  杨秀峰一听果然李秀梅认识钱维扬,不知道两女想玩什么把戏,弄不好自己要受到牵累。钱维扬的私密事怎么会让人轻易知道?点了点头。
  李秀梅说“杨哥,那你不早给我说。上次我看到电视新闻里,你们偶然相遇的镜头。才想到让他帮杨哥一把,我好不容易求英慧答应这件事。”
  “我这段时间正找他呢,他会怎么想?”
  还没有想出钱维扬可能的态度,宾馆已经到了。小镇最高档的的宾馆,只相当柳市二流的宾馆,周一没有什么游客宾馆里很空。下车后杨秀峰主动去给钱维扬开了车门,等钱维扬下车。
  两人像有暗示一般,钱维扬没有说一句话,杨秀峰也没有说只是把自己应该做的恭恭敬敬地做好。杨秀峰要了两间房,一间最好的,给自己开一间二等的。让服务人员带钱维扬上客房,杨秀峰拖着行李,李秀梅也知道办砸了事默默地跟在杨秀峰身后。

  将钱维扬送到房间后,杨秀峰终于说了句“请您先休息下,过两个小时到街上吃饭。”钱维扬表示知道后,杨秀峰走回自己的房间。
  见他回来,李秀梅忙紧紧抱住,说“杨哥,你不怪我吧。”
  “听天由命吧,你也是好心。”杨秀峰口里随说的轻松,心里却乱成一团。这件事要是钱维扬以为是自己蓄谋做成的,又或者以为自己知道他有情人而想挟持他,心中一怒,不仅以前的努力白费了,那张存折打了水漂,还会受到他的打击。
  钱维扬是强势的人,他们做出的打击,哪是杨秀峰所能承受的?随便指示人来查一查杨秀峰在师训科的帐目,就足够把他送到法院里判两三年。这种事钱维扬不是没有做过,他的名声就是这些事做为基石的。
  不过,再怎么惊慌总要过了这两天,只是祈望钱维扬能相信自己事先不知,又或者自己的表现让他满意,就此接近他得到他的信任那就成另一种结局。
  李秀梅和杨秀峰两人虽然很久没有见面,见面之前也异常地想念对方包括对方的身体,可这时无论如何都激发不出一点偷欢的心思。
  即将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在等着杨秀峰,而乐观的结果两人都不敢想象,乌云压顶哪会一下就吹散?杨秀峰搂抱这李秀梅,那手渐渐发冷起来,身上颤抖也让李秀梅感觉到了。李秀梅两眼溢出晶亮的泪来,不知道要怎么样安慰杨秀峰,泪水越来越多李秀梅全身抽搐起来。
  “杨哥,我去求英慧好好给他说说,看能不能说好。好不好?”
  “不要了,等吃饭时再看吧,我们也不要把事放在脸上。”杨秀峰说着想转移两人的注意力,把手伸到李秀梅的胸上。哪里雄傲地高耸着,杨秀峰每次与李秀梅约会都在那里把玩出许多花样来。可真是的手却是那般无力,控制不住地颤抖着,李秀梅自然很明晰地感受到男人的那种心事。
  “杨哥,让我好好侍候你一次吧。”李秀梅说,想用自己的身体来减轻自己的过失,虽然对事情无法弥补,事发前让杨秀峰幸福一回心里也好安慰些。两人每次约见都会弄出些新花样来,释放出两人的所有**,可这次杨秀峰没有心思再玩,把李秀梅剥净后,就用简单地冲撞不停歇像疯狂了一般地重复冲撞,想把心里的惊恐和不甘发泄出来。

  李秀梅体会出杨秀峰的内心轰然而倒地精神意志,拼尽所有力气来迎合杨秀峰对自己的攻击,调整着自己的姿势,让杨秀峰简单的重复动作变得更有效。
  发泄后,杨秀峰像掏空一般,李秀梅也不收拾自己,依偎在杨秀峰怀里流着泪,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快到两个小时了,杨秀峰的神思恢复了些,知道自己就算再怎么去做也没有任何功效,可毕竟要去做。
  要把面色恢复把情绪调动起来,要让自己能敏锐地体验到钱维扬的每一个想法。杨秀峰和李秀梅两人默默地起来收拾,洗去心里的恐惧与悲伤,用手不停地用力搓着自己的脸。李秀梅见了,忍不住再次哭出来。
  走出房间杨秀峰想做出个微笑的脸型来,却怎么努力都无法做到。面对李秀梅,想开口说句话却都没有声音。杨秀峰见李秀梅看着自己,眼里的泪又要涌将而出,转身向钱维扬的房间门口走去。

  房间门还关着,杨秀峰也不敢去敲,与李秀梅两人站在房间门的斜对面,等着开门的霎那迎上前去。
  过半个小时,门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