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通了这一节,渐渐心神稳定起来。
  “兆海啊,这位就是上次你说的那位科长吧。”钱维扬慢慢地拖出声音。
  “是,市长。杨科长能力比较强,为人很不错。”滕兆海给杨秀峰忙着说两句好话。
  杨秀峰已经坐正,脸上也有了些自信,却正好见钱维扬看过来,杨秀峰心里一紧差点要守不住那份镇定。
  “嗯,杨科长是个好干部,为我们市争光了。”钱维扬说。
  “谢谢市长,当不起市长夸奖。工作上还有很多不足,请市长多批评,多教诲。”杨秀峰说,把话说开了那种情绪也就慢慢淡去。
  “省里都奖励了,要我来批评那不是要我和省里唱反调?”钱维扬说着就笑了起来,那笑显得生硬,却让杨冲锋见到他和蔼的另一面,滕兆海也忙跟着笑。
  “市长,哪是这意思?”杨秀峰想分辨却不知道要怎么分辨才好。
  “好了,杨科长,今天请你来有两层意思。一是市里要我做代表看看我们柳市的骄傲,能在省里获奖,很不错,工作很有创新嘛;二是兆海曾经对我说过杨科长是个很不错的干部,对有能力的干部我一向认为要多培养几个,市里的工作才能更见起色,才能多团结一些能力强的干部,为党为民出力。兆海啊,你说我这样是不是有私心了?”钱维扬说,语气还是那样的节奏感强,舒缓、有力、感染人。

  “市长那是为柳市发掘人才,让人尽其才啊。如果说是私心,这样的私心是柳市百万人所希望看到的。”滕兆海说。

  “说来说去,我还是有一份私心在里面。就想着柳市或更宽阔的领域里更多的人才聚集在柳市来,好让我完成把柳市建设好的心愿,为了自己的心愿,那也是一种私心啊。”钱维扬说到这里,又是一笑,有几分自傲也有几分自得。
  “市长好胸怀啊,当真是柳市人的福气。柳市这些年经济、建设、社会文明和教育发展都走在全省前列,是因为有市长这样的好领导作出的好决议。要是能多得到市长的指导,自己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水平肯定能有长足的进步。”杨秀峰找到机会,不仅说了几句好话也把自己的意愿说了出来。
  钱维扬却没有接杨秀峰的话,就像这话根本没有人说出来一样。滕兆海本想加一两句,见钱维扬看向自己便不作声,却听钱维扬说“兆海,你说市府应该给市局的师训科什么样的奖励才好?”
  滕兆海当然不会说要奖励什么给杨秀峰的师训科,见钱维扬已经在转移话题了,滕兆海知道第一次见面也只能这样了。钱维扬说过后,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起查来。
  杨秀峰还没有完全弄清状况,准备再说,滕兆海却用手势制止了他,说“市长,你中午也该休息休息了吧,下午的工作很繁杂。”

  “好,今天就到这里吧。”
  杨秀峰走到市委外,还没有揣摩出钱维扬对自己的态度,滕兆海把杨秀峰送到办公室外又折回办公室里。
  不知道要不要等等滕兆海,杨秀峰心里最希望滕兆海出来给自己说说,心里才会通透。这种不知道上不知道下的感觉会让人发疯,何况更重要的是杨秀峰想知道滕兆海要给自己引荐的领导是不是就是钱维扬副市长。
  等了十来分钟,还没有见滕兆海从市委大楼里出来,杨秀峰才死心的走了。
  开车到半路才想到自己还没有吃中餐,一个人到哪里去吃都没有那心思和气氛,把车停在路边小餐馆边,买份盒饭填着肚子。
  下午要下班时,滕兆海直接走到杨秀峰的办公室里,杨秀峰见到滕兆海时有些奇怪,平时都是滕兆海打电话找自己,今天走到办公室来,不知道是不是预示着今天的事有什么重大的影响?

  滕兆海对自己虽然好,杨秀峰还是很注意这分寸尺度,他是被人尊习惯了对不尊重举动一定会很敏锐和反感,自己平时里也有这体会。把茶递给滕兆海,看着他的表情却没有捕捉到什么信息。
  “秀峰啊,今天你见到钱市长了,自己也什么想法?”
  “钱市长?”杨秀峰心里惊疑,忍不住问出声来。钱市长一直以来给自己的印象与认知的反差太大,在办公室里那种领导气质和那种一直光彩照人的形象。
  杨秀峰简直难以相信滕兆海说的就是真话,那张存折杨秀峰无时无刻放在身上,就是担心滕兆海突然要自己去见领导而空着手。可今天已经见了,钱维扬在办公室里堂堂正正的架势,杨秀峰哪还能记住钱夹里藏着的存折?
  “嗯。”滕兆海肯定的说,杨秀峰能听懂他所知的含义。迟疑了一会,说“老哥,是不是我没有指望了?”

  “那也不是,见领导第一次都是这样,你算很不错的了。”
  “要怎么样再找领导?”杨秀峰觉得今天什么都没有得到,自己说的话不知道钱维扬听了后是不是会理解成自己讽刺他?要是这样就真糟糕了。
  “我们再找机会,你走后市长对你的印象不错。你要知道,李光洁想见老哥我都得你给引荐两三次,何况市长?找他的人全市会有多少人?你自己想想看。”
  杨秀峰也知道这些,但到自己身上却总想更快达成自己的愿望。杨秀峰想开口问是不是要把存折送去,钱维扬的官声太好,要是上交并抓自己一个行贿那跟头就栽大了。
  见杨秀峰依然一脸的疑惑,滕兆海也不好多说,只是在杨秀峰肩上拍拍。“吃饭去吧,我们约上蒋继成。”去柳北区的路上,滕兆海告诉杨秀峰说,他见钱市长这件事对几个人都先别说。

  市局给师训科额外划拨了五万元做工作经费,也算是一年的奖励。杨秀峰对这些经费的开支总是把握着三三四的比例,所谓三三四,就是全额经费里三层给个人奖励,三层作活动开支,余下部分留着今后使用。
  师训科也就五六个人,对于奖励的分配他和江海两人是直接参与者的人拿大头各人五千,余下五千由四个人分。那四个人凭空得奖,虽然少却也不好说什么闲话。留下的活动经费,自然归杨秀峰一人支配。
  闲下来时,杨秀峰更喜欢看柳市的新闻,看钱维扬副市长在镜头里的一举一动,甚至每个眼神每个动作都仔细地观察,想看出一点破绽来,要不杨秀峰真没有胆量把藏在钱夹里的那张存折送出去。
  钱维扬在电视里出镜的机会很多,这段时间柳市的热点话题就是开发新区的建设,钱维扬副市长做为总责任人就处在热点中心。杨秀峰看了几天,对自己的观察力大为失望,一点踪迹都看不出来。
  这意味着什么?杨秀峰上班下班都在琢磨这事,却发现毫无头绪,知道自己对领导阶层了解得太少。眼见为实,这几个字是害人不浅啊。越是这样,心里的期待也就越大。对自己事情的进展是无法把握进度的,只有靠滕兆海给自己捕捉机会。
  想通这一节,杨秀峰一有空就去候着滕兆海,或给他发个信息打个电话维持两人的关系升温。
  李光洁又从柳河县打电话来,想到柳市来见滕兆海,杨秀峰给滕兆海打电话时问滕兆海有没有时间见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