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次到“五菱河山庄”是搭蒋继成的车,这次干脆依旧和蒋继成一起去。回到客厅里间廖佩娟站在沙发外,估计是见自己接到电话往外走就追过来偷听,心里冷冷一笑。
  坐回沙发,给蒋继成打电话,请蒋继成去“芙蓉山庄”时稍带自己去。杨秀峰见廖佩娟听到自己说到蒋继成的警车开道的威风时,脸色变了变,心里总算有一丝光亮。
  聚会的人数没有变,李光洁没有进入几个人的圈子里。这次聚会的主角是高程远了,柳市的接往省城高速公路的项目申请已经走入倒计时,滕兆海和高程远这一个月来都在忙着这些。

  项目要是成功,而主动权放在市里的话,高程远手里就可能可以控制一些工程的,这些工程招标到施工所有的权限都掌握在高程远的手中。杨秀峰来聚会只是混个脸熟,没有什么可供其他人分享的优势资源,当然也就没有资格对其他人多说一句话。
  听几个人喝着酒,开心地谈论,可能会有的工程份额,高程远也只是第三道接手的人,他上面还有两道关卡卡着。要想在这工程里捞多少好处,都必须先把上面的利益给足,余下多少才是高程远可控部分。
  高速公路的修建油水太厚,从柳市到省城工程不复杂,山区少,主要在于绿化和外观,成本的控制就更多的浮动性。听着讨论,杨秀峰明白人们说在要将今后高速路项目真立项后,具体修建中,怎么样进行利益分配。随即为怎么样分配的是,争论起来。
  蒋继成和赵华强两人的话最多,争辩也最直接,所站的角度不同。在这个团体中,团体成员从蒋继成那里可以获取的收益可说稳定中增长,而赵华强那里获取的资源却是波浪式的,一个工程或一个项目都会带来不同的收益。要给利益共同体出让多少才合符所有人都利益,才能让这共同体保持着紧密成团,这个度就要把握好。
  “滕大,你看怎么来处理这事?”高程远把情况说明后要滕兆海来处理这些事。
  “还是大家议议吧,也算给我们今后订出一个章程,才不至于乱了套,以后日子长着。”滕兆海说。杨秀峰知道这些人今天就今后柳市与省城高速公路修建中,高程远可能将要控制的那部分工程将要产生利益进行划分。
  知道没有自己什么事,杨秀峰想看看他们是怎么样分法。
  杨秀峰更关注的是想知道他们将怎么来分配,自己今后也可以在师训科或更大的范围里做同样的事。

  几个人说了个多小时,都没有达成一致的共识。
  滕兆海说,“这件事不需要过多的争议,就看我们有多少诚意。我提出一个方案,大家议议看怎么样。”
  滕兆海就说了,今后不论是谁能够给这个团体的成员带来什么好处,主导的人先占去一半,其余的人不分什么等次都均分。杨秀峰听后还没有把他自己算在内,却看各人的脸上表情都丰富起来。
  “这样不好,”吴如海突然说,“这样我们占去大家太多,自己心里也不安的。”
  杨秀峰才意识到他也有份子里面,随即说“吴院的想法我赞成。”
  两人可能是团体里最不能给大家带来利益的人了,先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总比让人嫌要好。人贵有自知之明,杨秀峰虽然知道自己没有发话的地位,还是尽早为自己洗脱。
  “话不是这样说,秀峰为人怎么样我清楚。既然大家走到一起,就当从长远来看,谁知道两三年后会是怎么样的情形?”蒋继成说。

  “就是这个道理,老蒋这话说得很明白。我们的原意就是相互扶持,才会有更大的发展。”滕兆海说。
  没有再插话,杨秀峰完全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样子。
  几个人又讨论了一会,就把大体的利益分配确定下来。虽说是由还没有申请成功的高速公路项目引发的讨论,但却为这团体定出一个框架来。
  这是杨秀峰第一次与众人的利益纠葛在一起了。杨秀峰把沾沾自喜的那点心思掩藏住,喝着茶。
  分散时,滕兆海要杨秀峰坐他的车回市里,杨秀峰不知道他是想安慰下自己,还是要告诉自己上次说的事。
  车走到回市里的路上,滕兆海说“秀峰啊,五一有什么安排吗。”
  杨秀峰不知道滕兆海这样问自己是什么意思,是简单的问候还是另有所指?把自己叫过来坐车,总是有一定的意图,这句话与他的意图与什么关联?
  杨秀峰念头急转却不得要领,说“现在还没有做打算,老哥,你是不是要带着嫂子去旅游?”
  “想是想,就怕分不开身啊。”滕兆海开着车没有多说话。
  回到市里,滕兆海要是送杨秀峰去家里势必要绕不少的路。杨秀峰说他自己打车回去更方便些,滕兆海也没有着意要送杨秀峰。

  把车停在路边杨秀峰准备下车,滕兆海说“秀峰,你把这拿着,等五一后我安排个时间带你去见见那位领导,到时用得着。”杨秀峰见滕兆海递给自己的是上次周勇送到那个存折,杨秀峰不肯去接,说“老哥,这怎么行?”说着要下车去。
  “你听我的,到时再给我就成。”
  看着滕兆海的车消失在路弯处,杨秀峰捏了捏衣里的那张存折,确信滕兆海给自己说的话。五一长假之后,自己就将见到一个大领导了,这张存折或许就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五一长假杨秀峰最后还是选择不外出旅游,也没有找什么借口,岳父廖昌海听到廖佩娟说了两人的口角后也不勉强杨秀峰。
  滕兆海也没有去旅游,工作上的事让他分不开身。市委里的领导要外出旅游,哪会用黄金周去与游客们相挤?七天里有三天杨秀峰与滕兆海在酒吧和茶楼里过。
  空余时间,杨秀峰在网上查高速公路修建工程的相关内容,想从中估计自己要是粘到高速公路的边会得到多少利益,到时候会有多少落到自己嘴里。网上资料虽不少,却没有明显可供参考的东西。
  查柳市政府网,却还没有关于高速公路的事,倒是找到开发新区的不少资料。开发新区是柳市常务副市长钱维扬主抓的工作,也是这一年柳市几大主要工作之一,柳市的政府资料里,对开发新区的管理非常严密,非常透明的招标操作,有严格的管理程序和强有里的监督力量。
  杨秀峰看着这些,想到自己何时能够参与这样的工作。继而心里想着钱维扬副市长前一段时间里进行的反腐倡廉讲座上,所讲的“十不准”和惩处办法里,自己的不少行为都被包括进去,心里便有些虚,却又不敢与滕兆海说起。
  钱维扬副市长是几年来柳市有名的“白包公”,外相俊雅却手段凌厉,惩处了不少的贪污腐化分子,在柳市有很好的官声。
  长假后,廖佩娟或许被父母教育过,不再乱找杨秀峰出气。
  长假后,没有休假的领导松闲下来。这天下午,滕兆海在电话里要杨秀峰到豪丽大酒店外等着自己,没有多说什么。杨秀峰知道是滕兆海安排自己去拜见市里领导,急忙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豪丽大酒店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