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物都有两面性,还是要看大局看整体水平。香港经济好,美国经济好,加拿大和法国福利高还不都有乞丐?”滕兆海说。
  谈论到晚上十一点,李光洁提议去夜宵,喝点酒养养精神也好把茶的兴奋抵消掉。杨秀峰是有些想回家了,出来时廖佩娟本身就有气回去太晚也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不过,现在却不好说先告辞走人,本来就三个人聚聚,一个人先走就等与先拆散了。
  杨秀峰是没有这资格的,散与不散都得滕兆海开口说。
  “李县,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要喝酒下次再聚聚。”滕兆海说,杨秀峰听这话还真是说到心坎上了。

  “时间还早啊,滕主任,柳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李光洁说。
  “夜生活那是白领、金领和老板们的专利,明天还有工作,就散了吧。李县,住的地方定好了吧。”滕兆海说。
  “订好了,谢谢滕主任关心。”
  三人出了茶庄,李光洁要给杨秀峰打车,滕兆海却让杨秀峰坐他的车。上车后,杨秀峰想问问李光洁,拜托他的事是不是有消息了。周勇也不见有个回音,自己先说要周勇直接去找李光洁,事情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这事没有跟滕兆海说过,也不敢当着滕兆海问结果。
  分开后,滕兆海没有把车开往回家的车道上。“秀峰,乘着今天有机会我们也坐坐。”滕兆海开着车说,柳市的夜色是霓虹灯的世界,人流穿梭,就如李光洁所说的柳市的夜生活才要开始。

  街两边的人,比起白天来要稀疏了,却更有情趣更有人情味。行走的人们不再是快步地追赶时间,一对又一对的情人们在大街上搂抱得肆无忌惮,也没有人去留意他们粘住一起相互示爱。
  到一个小酒吧外下了车,滕兆海把车停在街边。
  两人走进酒吧,里面人不少,酒吧没有包间,只是把空间简单隔离成半封闭式的。找到位置,侍应生立即上来。滕兆海熟练地点了自己的酒,要杨秀峰自己点。杨秀峰点了杯威士忌,从上车后就有些兴奋也有些担忧,不知道和滕兆海谈论后,自己的事是不是就此没了盼头。
  要一杯高度酒压一压精神,才能稳定地和滕兆海说说话。

  两人先说着先闲话,说到李光洁的为人,杨秀峰以为滕兆海已经知道自己找李光洁办事的事,滕兆海却没有说及,杨秀峰想还是先与李光洁透透气,再跟滕兆海交代这事的始末。转而说到西隐山的灵气,西隐山的浮雕佛像群,滕兆海也说他曾到西隐山烧香求拜过,两人倒是找到共同点话题。
  说了一会,杯里的酒也见浅了些。两人的亲和气氛已经酝酿好,感情在看似满屋目的的谈话里慢慢升华。
  “秀峰,上次你和我说想变一变工作性质,这是好事,只是要有机会。你不要太心急就是,一两年内能做成这事就很幸运了。”
  “我知道,让老哥你费心了。”
  “我们之间说什么费心?这些话以后都不要说。秀峰,在家里不好受,回去夜了是不是也会被念叨?”滕兆海说着眉眼露出一丝苦笑来。
  “是啊,前几天还为与朋友们聚聚的事闹了闹,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以为我那科长是她老爸一手提的?”
  “那也不竟然。我在家里也是耳朵都被念出茧子了,女人就是怕男人在外面乱,她像吃了很大亏似的,总防范着这防范着那不会停歇的。除非男人时时刻刻栓在她身边,在她身边也不行,见了其他男人又会嫌你没有能力赚钱又少还没有情调。你说什么样的男人才会让一个女人一直看好满意?没有的,这就是人们说的女人心,海底针。”滕兆海也不知道是真安慰杨秀峰还是他自己有感而发,说出这一大通关于女人的话题来。

  杨秀峰也深有体会,把手里酒杯往口中一倾倒,敲了敲桌子,侍应生立即就出现在面前,“老哥是不是再来一杯?”
  “不了,等会我还要开车呢。你也不要喝多,人生如意的事又有几桩?你三十岁就是科长了,也算顺达。”
  回到家里,杨秀峰再一次享受到被关在客厅里的滋味,两三次下决心要走出家门到宾馆里去休息,最终还是忍住了。
  好消息终于等来,周勇这一次是亲自登门来求见,没有带吴涛前来。两人在客厅里说了几句话,周勇口口声声“科长、科长”能力如何强,对朋友如何热情义气。
  杨秀峰很低调,还不想让廖佩娟知道太多,按周勇上次答应的回报,这次自己将要进三四十万的收入。见杨秀峰不是很热情,周勇见机得很,拉着杨秀峰要去请吃饭。
  杨秀峰在廖佩娟面前显得很被迫,与周勇出了家躲开廖佩娟的目光,才恢复那神气。
  到餐馆里,两个人吃饭自然不会很有氛围,要了瓶五粮液,周勇给杨秀峰满上后,周勇再一次感谢杨秀峰对他的帮助。敬了一杯酒后,周勇就提到对杨秀峰帮他公司起死回生的大恩大德的报答,说着把早就准备好的东西递给杨秀峰。
  杨秀峰推辞了几回,便拿在手里。
  周勇说“杨科长,柳河家园建筑有限公司今后就有一部分是杨科长的了,等到翻过年后公司稳定盈利了,每年都不会少科长那份利钱,我周勇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说到做到。”
  “周总,我们是朋友就不说这些,红利不红利的今后有空吃吃饭喝喝茶,叙叙感情也就是了。周总,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杨秀峰说。
  “科长还客气什么,有什么指教说出来让我明白就是。”

  “指教不敢,周总,上次贷款受到的阻力说明了一些事情。这次事办成了,李县那里是不是……”
  “科长放心,这些规则我心里明白,绝不会让科长在朋友面前失了脸面。”周勇说。两人说了一会,周勇说要安排活动,杨秀峰知道活动指的是什么今晚也没有心思去活动了,说,“周总,今天就免了,另找时间吧。”周勇也不再坚持,把杨秀峰送到家门口才告辞。
  等周勇走后,杨秀峰并没有回家,身上揣着一个大存折,免不了心中惴惴。这笔意外之财,足可以在外面逍遥好几年了。这笔钱来得虽容易,可全借着滕兆海的名来办事的,自己要昧下这笔钱滕兆海心里会怎么想?
  与滕兆海的关系是自己处理桃桃车祸救治时做得漂亮,滕兆海保住了他的身份地位,心里感激。才会带着自己让自己渐渐走入他们的圈子里,可以谋求到不少的利益。周勇这笔钱,李光洁要是不想巴结滕兆海,自己就算再怎么钻营也不会有人搭理自己。

  这钱的根子是在滕兆海,没有他就不会有自己的一切。
  想到这里,杨秀峰又想到自己本想让滕兆海给自己找机会,看能不能跳出教育系统到行政里去混一官半职,要是自己把钱昧了,滕兆海岂不是看穿了自己?只要滕兆海一放手,自己就像没有线牵的风筝,什么力都不搭了。滕兆海要是对自己不信任,自己会比原来更不如。想到这里不禁急出一身汗来,杨秀峰忙打滕兆海电话,夜还不深就算滕兆海不出来自己给他说了这事,表白了自己的一番心就足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