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什么,有本事你多摔几件。”杨秀峰心里不顺,见廖佩娟旧病又发作也有些忍不住了。

  廖佩娟果然站起来冲到电视柜边把电视边的小摆设,抢占手里往地上摔,“以为我不敢摔?我就摔给你看。”说着把一个饮水瓷杯也摔在地上。
  杨秀峰见廖佩娟像疯了一般,懒得理她准备站起来往外走。廖佩娟这一个多月来一直都不过问杨秀峰的事,今天却爆发出来杨秀峰也摸不着头脑。
  “不准走。”廖佩娟嘶声地说。
  “你今天吃错药了啊。”杨秀峰这一个月来经常与蒋继成、滕兆海等人在一起,也受到李光洁、何勤、吴涛等人的极力奉承巴结,不知觉中对廖佩娟的忍让有些淡漠,这时见廖佩娟发疯说话也没有什么好语气。
  “我就这样你不知道啊,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就不准走。”廖佩娟嘶喊着哭了出来。

  岳母从房间里出来,岳父也从书房里出来。廖昌海说“好好的发什么疯?什么事不能说清楚。”廖佩娟对老爸一直有些惧怕,结婚后依然这样。
  哭声不变喊声却压低不少,“你们问他做了什么。”岳父岳母不禁一齐看向杨秀峰,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哪里知道,好端端地在看电视,一句话没有说清楚就摔东西了。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杨秀峰忍不住念出牢骚。
  “好端端的?说得轻松。我问你,你坐在这里又想什么了?问你三句都没有一个字回话。当我傻,是不是?”
  “莫名其妙。”杨秀峰说。
  “算了,吵什么,有什么话都好好地说。”廖昌海发话,杨秀峰见岳母取了扫帚来扫地板上的碎片,心想这老人面前懒得与廖佩娟讲便想走出去等廖佩娟自己想清楚再回来。

  “你今天哪里都不能去,要给我说清楚。”廖佩娟见杨秀峰要走,声音一下又高了起来。
  “好,今天就满了你的意。”杨秀峰说着坐回沙发,一脸漠视的样子。“我没有什么说的,你有什么话就说出来。”
  与廖佩娟结婚七年来,一直不敢对廖佩娟大声说过话,杨秀峰的软处被廖佩娟捏得死死的,杨秀峰目前的一切都是搭着她廖佩娟所赐,要依靠着廖昌海的权利影响。有什么冲突往往都是杨秀峰先退让,这次杨秀峰也打算躲过锋芒,廖佩娟却打定揪住不放。
  “好,你不肯自己说。那我问你,这一个多月来你在家几天?每次够醉醺醺的回来再外面玩什么花样?非要我揪住了才肯认吗?”廖佩娟说,哭声已收,廖昌海站在一旁没有作声。

  “我做什么了,也就是和几个朋友聚聚,吃点夜宵喝两杯酒。”杨秀峰说。虽然在外面玩少不了女人,这些只要不承认廖佩娟也没有办法知道。
  “你有这么多朋友?你有什么朋友我不知道?好几次江海都在家里,你还说和朋友出去,什么样的朋友啊,我没有见过?你说出是谁,我去问问。”廖佩娟这些话可能已经在心里堆积时间比较长了,说出来像决堤一般奔涌而出。
  廖昌海见廖佩娟并没有捉住杨秀峰什么真正实据,也就不再搭话。
  “工作上的朋友,跟你说也说不清楚,说出来你也不认识,告诉你你好去打搅人家的生活?”杨秀峰说,这一段一直没有与李秀梅约会,心里反而踏实对廖佩娟的忍让就少了些。
  “是谁?借口工作上的朋友,你工作上有什么朋友我不知道?那你解释为什么江海在家里,你还说和朋友出去了。这是怎么回事?你说呀,说呀。”廖佩娟声音渐渐又高了起来。杨秀峰觉得很烦,站起来准备再次出去,廖佩娟喊了起来,便转身回房间,啪地一声把房间门关牢。

  吵架之后,一直冷战,岳父岳母虽没有说什么杨秀峰却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疑惑。杨秀峰更坚定要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只有在社会地位上超过了岳父廖昌海,廖佩娟就威风不起来了。
  杨秀峰正看着柳市新闻,新闻里间柳市常务副市长钱维扬巡视柳市规划后新开发区,杨秀峰从电视画面上看不出新开发区具体的位置,却专注地看着钱维扬的每一个动作。
  李光洁到柳市来,给杨秀峰打电话,电话铃声把杨秀峰震了震,廖佩娟敏感地抬头看着。杨秀峰见电话是李光洁来的,按了接听键边听边往房间里走,以为李光洁会给自己好消息,没想到是李光洁已经约好滕兆海喝茶,想把自己也请去做陪。
  拿三包好烟塞到包里往外走,经过客厅时廖佩娟说“又去哪里?”杨秀峰没有接她的话,廖佩娟用杀人的眼光看着往外走的杨秀峰,想了想还是没有追出去。廖昌海从书房里出来,说“娟儿,秀峰有些应酬,我在局里也听说了些,最近秀峰和市里的一个领导走得近,你也不要太多心。”

  李光洁只给杨秀峰一个地址:江良茶庄。那地方杨秀峰到过几回,环境和气氛都不错,是一个正经喝茶聚会休闲的地方。
  到茶庄时杨秀峰在路上故意挨延了些时间,等李光洁与滕兆海说些两人之间的话,自己要是去早了李光洁总不好当着自己的面与滕兆海说什么忠心死党之类的。
  进到包间里,李光洁见杨秀峰到了,说“杨科长,今天你可迟到了。”
  “对不住,对不住啊,走路上后家里打电话又折回去一趟。”杨秀峰说。看李光洁与滕兆海的样子两人已经说透了,李光洁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承诺,心情写在脸上。
  滕兆海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杨秀峰更多地想知道滕兆海对自己想他提出的事,有什么样的结果,这时候也不好问。侍应生送茶来了,也为两人续了水,三人喝茶聊着柳市这些年来的事。

  面对两个人,有两件事想问,却又都不能问,杨秀峰心挠痒痒地,也说不出几句精彩的话来。
  谈到柳市的发展,杨秀峰想到先前址电视里看到的钱维扬副市长巡察开发新区修建地,说“柳市的开发新区扩建了后,柳市的工业更发达,经济的发展那更是一日千里。可惜我们这些人享受不到发展的好处,只能承受经济发展带来的负面压力。”
  “杨科长,这话怎么说?经济发展好,哪一个人不是受益?”李光洁说,对与李光洁说来,经济发达了柳河县也会处在经济狂放增长时期,只要随手捞一捞就足够了。这种形式对于领导来说那是最理想的,政绩和实惠双赢。
  “李县长是说怎么会有负面压力吧,我举个例子,像我现在月工资不到两千,随着经济的发展,柳市的平均收入提高了,伴随而来的将是物价上涨和消费的增加。我现在每个月勉强能维持开销,但一年后同样的工资却不够开销了,李县你说是不是有负面压力?”

  “那你工资也会增长啊。”
  “工资是会增长,可是你见过工资涨幅与物价涨幅的比例?拿死工资的人都会承受这些压力,渐渐会成为发达都市里的穷人。”杨秀峰说,滕兆海没有参言,也听得出杨秀峰一些抱怨。
  三个人都绝非只拿死工资,要不也不会坐到茶庄来。进一次茶庄,没有两个月的工资来消费,说出去都会成为柳市的第一笑话新闻。说这些对三个人来说都有如同在谈论一个久远的往事,杨秀峰从小对这些就很有体会,如今还没有把那些心里阴影冲荡干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