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泛泛地说了一会,木承嘉再一次表示了他会尽力帮忙,同时要柳市那边准备好一些材料,才能向省里相关进行汇报争取。国家对高速公路的修建,已经有了政策性的决策,只要确实有必要修建,对经济发展有不小的促进作用。要立项也不算难度太大。
  谢绝了木承嘉约请中餐,徐燕萍和陈静两人走出交通厅时,陈静说,“市长,先回宾馆?”

  “先与刘君茂两人回合,看他们那边情况怎么样。”徐燕萍说,坐在后排,一路想着。这项目是不是能够促成,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省府里。
  老师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只是之前都没有进行过沟通,能不能取得老师的认可?
  蒋继成来电话要杨秀峰到柳北区去,告诉他一个地址,和蒋继成两人的情感发展很快。平时偶尔通着电话,按蒋继成的说法两人是真正的兄弟关系。
  按兄弟情深四大关系里,他们符合其中一条:一起嫖过娼。蒋继成常在电话里肆无忌惮地说着这事,实际也就是上回和蒋继成吃饭后一起到唱歌潇洒下,玩得也的确有些过份。
  杨秀峰开车前去,在路上就想这次的消费会控制在什么范围。
  到柳北区找到那家茶楼的位置,停车上楼,今天是来喝茶叙旧的,不用担心到时醉得无法开车,第二天要刘浙西过来把车开回市局。蒋继成一直都是玩荤的,今天却约着来喝茶,杨秀峰不知道蒋继成的喝茶是不是也是荤茶?
  走出电梯,见蒋继成坐在一个大厅里,有三个人和他一起吴如海也在,另两个却是不认识的新面孔。
  茶楼通常分包间和大厅,大厅是空旷的楼层里摆着一些桌用小椅子或大沙发围着,客人没有什么机密的事,也有人选这样的环境来说说话,更多几分生活气息。包间里自然隐秘些,不受外面打搅,高声谈论也不会影响其他人。
  杨秀峰从没有想到蒋继成会坐到大厅里,见他一杯八宝茶已经喝了一半,说“蒋哥要喝些八宝补补身子啊,是不是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说着跟吴如海也招呼,“吴院长精神气越见好了啊,哪天得好好讨教讨教。”
  蒋继成才见杨秀峰到了,说“坐吧,我有什么忙的?来,给你介绍两位朋友。”说着站起来,“秀峰老弟,这两位也是好哥们,只不过前两次都没露面。这位是柳水县副县长胡丹老哥,这位是高程远高老哥,目前在市交通局混着。两位老哥也都是跟着滕大一起的兄弟,今后就一起相互拉扯着吧。”
  杨秀峰这时对滕兆海周围的人有了些了解,听蒋继成这样说,知道是利益相合团体内的铁杆成员。对于这个团体来说,杨秀峰是后来者,也是给团体贡献力度或者说优势资源最差的人,之所以能进来全是因为滕兆海想报答他那次救他和对桃桃的处理。
  杨秀峰知道自己的状况,忙堆出满脸笑,说“胡老哥、高老哥,今后要请两位老哥多照顾。”
  “不客气。秀峰老弟早就听介绍了,只是上次给缠住忙得脱不了身。”高程远说,与杨秀峰握了手拍拍杨秀峰的肩。

  “秀峰老弟这么客气啊,有空到柳水去玩玩,那里的风景还是有特色的。”胡丹说。
  “一定,一定要去打搅胡老哥,先感谢了。”杨秀峰说。
  对于他们这样的关系,杨秀峰要是到柳水去,胡丹肯定会陪着尽自己的地主之谊。“秀峰,你要到柳水去的话记着住胡丹他那县政府宾馆里,一群小姑娘水嫩得很,不要错过。”蒋继成说,招手要侍应生过来给杨秀峰点一杯茶。
  杨秀峰与胡丹和高程远是第一次见面,与吴如海见面也少,都搭不着什么话题。

  今天聚集蒋继成可能是想让杨秀峰认识团体里其他人,这时成了主角。对杨秀峰另三个人都有了不少了解,话头却没有找到,只一会杨秀峰就感觉到那种新人的冷落。胡丹只是柳水县的副县长,按理说还没有田鹏的地位高,而李光洁与胡丹职位相同,但滕兆海却不理睬李光洁,胡丹却又能走进这团体里?
  看着胡丹,杨秀峰没有觉得胡丹有什么太突出的。在团体的成员结构里,自己只是一个幸运儿,是被滕兆海强力拉进来的。
  蒋继成是柳北区的霸王级人物,对团体里的重要性不需多说;吴如海在医疗系统里地位显而易见,是每一个团体成员都不可或缺的存在;赵华强能这样坚挺傲啸,也是因为他的职位优势,柳市开发局审计处可布施的东西太多。高程远以前怎么样不知道,可目前在市交通局,手里是握着经费的,能让每个成员都从中得到些什么。
  当然,滕兆海是团体里核心人物,在市委里天天接触着市领导,能为团体辨向掌舵观风看路。
  胡丹有什么优势?杨秀峰一边喝着茶就在想其中的内窍,这样的团体里,每一个人都会有存在的理由和必然。滕兆海近来带自己去赴饭局,还不就是想增加自己存在的砝码?
  蒋继成与高程远说了一会柳市公路建设,说到工程的承包,高程远接过蒋继成递给的一个名片后,说了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胡丹和吴如海像是知道他们说的内情,微笑着没有搭话。
  说完这事,蒋继成想起来了,给赵华强打电话。

  赵华强在那边接了,蒋继成高着声说“老赵你是怎么着,每次你都这么拉后。”
  赵华强在电话里说“你们先玩着,我来买单你还有什么意见?滕大不是也没有到,你总盯着我做什么。”
  蒋继成被赵华强说得有些窝火,挂了电话说“走,我们转移阵地。”站起来招手要侍应生给开包间。
  走去包间时,杨秀峰落在最后,胡丹也走在后面。胡丹说“秀峰老弟,最近听县里不少人都说到老弟你啊。”
  “说到我?”杨秀峰马上想起李光洁托自己帮他找滕兆海的事,这样的事虽说不会乱传,却又会在一定的圈子里传得很快。“我有什么,还不是要胡老哥多照应我。”
  “好说,好说,都是自家兄弟说什么照应?”

  进到包间里,蒋继成麻利地把房里的桌盖布移开摆弄起来,那是一张自动麻将机桌,蒋继成把电源搭上。
  吴如海和高程远见蒋继成忙乎,笑呵呵地说“老蒋又要做运输队长了,昨晚有没有做不干净的事?”
  “你们两那招口赢(淫)我是学不来的,等下不要说先欠着这样的话就好。”蒋继成反驳说,看来他们间交手多次,都有各自的特色了。玩牌对杨秀峰来说是弱项,上班之前几乎没有什么机会接触,虽然偷偷躲在一边偷着练过一段时间,实战少,总体素质提不上。
  工作后钱被廖佩娟捏着,偶尔参加牌局,那也只是小小地表示点意思,对人的冲击力小。到市局后虽与江海等人玩过,都控制着范围,没有大的刺激。上次见蒋继成与人玩牌,出入上万杨秀峰就算想参与也无力承受。
  侍应生还没有来得及给他们重新上茶,杨秀峰赖坐在沙发上不动,想回避这种局面。
  蒋继成摆好桌,当先抢了位置,说“你们还在磨蹭什么,革命工作这么不上心。”说着招呼吴如海、胡丹和高程远过去坐。胡丹说,“今天我为秀峰老弟帮衬,也偷师学两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