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请。”陈敬达很利索,房间里有陈静带来的茶叶,之前徐燕萍又将水冲好了。
  “谢谢市长。”刘君茂说,夜还不算深。对于到省里来跑高速公路这样大的项目,他心里是没有什么章法的,之前也曾问过领导,省里领导没有多说话,只是要他听从市长的安排即可。大家也都知道徐燕萍和她老师的师生关系,也知道徐燕萍到柳市任市长是老师的一力举荐。有这一层关系后,就算别人看来根本不可能的事,说不定就能够做好,达成目标。
  对于这样的工作,刘君茂知道自己的角色定位,一脸沉静地等着自己的任务。陈敬达不知道要不要出去,领导们谈工作有些不是自己能够听到的,但之前市长却是打他都会,而到省城里来跑项目,也是他的工作。陈敬达就犹豫着,站在那里。
  徐燕萍见陈敬达给刘君茂跑了茶后就站着,说,“陈主任,没有喝茶的习惯?还是拘束啊。一起来商讨下明天的行动吧。”陈敬达忙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随意地放些茶叶表示下,坐到沙发去,倒也不显得拘束。动作麻利,不让领导等久才是下属应该做的。
  两人倒不注意陈敬达,只是勉强所要讨论的工作很沉重,不会是想象那么简单。目前还没有什么头绪,徐燕萍看着刘君茂,见他一脸平静那是对她完全依靠的样子,心里也知道,一个任职不长的副市长,真要在省里有多少人脉,那也是太苛求了。何况,平时刘君茂往省里跑到机会并不多,想要培养出人脉来也不太可能。

  “君茂市长,今后有机会也要多往省里走走,不能总在市里,出来看看外面也更有利工作呢。”徐燕萍说。
  “谢谢市长,我会记住的。”
  “明天的安排,我先说下我们的准备,君茂市长有什么想法就请直接说来好讨论。”
  “好的,市长,到省里来,我们可说就只能够帮您摇旗呐喊了。”刘君茂说。陈敬达只是将笑放在脸上,没有他插话的资格。
  一觉醒来,已经是大天亮。昨天喝那点酒也不觉得醉意,只是与刘君茂和陈敬达两人讨论时间长了,夜深了两人才回房间睡觉。徐燕萍今天也不用早,至少要等陈静赶回来汇合后,才会到交通厅去找人。
  刘君茂和陈敬达也会到交通厅去,但他们直接找计划处等相关的具体业务部门,徐燕萍却是要去见领导的。直接去找省交通厅的领导,才能对柳市高速公路项目有作用,能够更快接触到核心,使得工作主动些。
  醒来没有头痛的感觉,徐燕萍每次喝酒,只要不是喝得烂醉,就不会睡醒了头痛。见窗外很亮,爬起来首先看手机上的时间。手机里有两个短信,估计是陈静出门是发过来的。人已经到省里,又不必赶早,徐燕萍睡前将手机调成静音。
  见时间还早,也不急于起来。翻看短信,果然一个是陈静的,另一个是昨晚要沈强送她走的女同学。短信里约请她又机会到酒吧里坐坐,其他的事也都不提。徐燕萍心想,她的酒吧里是不是也有那种业务?当真让她近水楼台,可以随时享受了。
  不过,女同学虽对男女之欢表现得贪恋些,但却知道什么是不能说的。不会将她自己都暴露出来,也不会让她自己陷入不可解脱的境地。但她那酒吧却也不敢独自过去,有机会约一些朋友一起过去坐坐,倒是很适合的。
  陈静到来比预想的要快,徐燕萍才洗漱完毕,她就敲门了。将陈静放进门来,徐燕萍就先看她的脸,见脸上看不出什么,在看她的眼。陈静就躲着不让看,徐燕萍说,“怎么,没有听姐的呢。”
  “姐,哪有一大早就问人家这事的?”陈静说着两人就轻笑起来,不过,陈静始终都不自然,徐燕萍估计她回家与老公也不和谐。两人也不再就这个问题纠缠,如今有工作在身,那些私事有机会再说也不迟。
  省交通厅以前倒是没有打过交道,但交通厅里的领导之前却是认识的,一个副厅长,又有沈强和冉鸿鑫两人先打招呼了,到交通厅里也不会受冷落,更不会碰壁的。

  带着陈静到交通厅门外,就给副厅长木承嘉打电话,虽说之前就与木承嘉认识,但地方领导和省府领导之间的情感上有着一些不同的。就算徐燕萍目前是市长,正厅级的领导,比木承嘉要高出半级,但她却是在柳市,木承嘉完全可以将她给忽视了的。
  不过,有沈强等人引介,就算木承嘉不知道徐燕萍的老师是谁,也不会再给她摆任何架子捏拿姿态的。沈强级别还没有到厅级,但却在省办公厅里,省厅领导都会给他们三分脸面。进门将车停好,往办公楼走去,就见有个人走出来张望,看样子都是来接他们的,陈静便问,果真是木承嘉的秘书。
  今天还算顺利吧。
  只是不知道刘君茂两人是不是顺利,刘君茂之前在高等级公路修建工程中,曾经和省交通厅计划处的人有过交道,这时,就不知道计划处的人还认人不认。如果有木承嘉的话,计划处那边也不会有什么阻力的,从下面来的人,自然要尊重各部门的职权,不能用领导的威势来相压,今后才更好相处。
  一起到木承嘉副厅长的办公室,省厅的办公室果然不同,档次比起市里就见高档了。木承嘉是一个五十多了的人,红光满面,前额头发有些见稀少,却用旁边的头发梳拨过来,将那稀薄处遮盖上,但在外人一眼就能够看出那里,那一片遮盖着的头发就让人看着有些搞笑。
  一进门,徐燕萍就先主动走向木承嘉,两人自然知道彼此的身份。木承嘉虽有些自重身份的意思,却也不敢捏拿,显示出一些热情来。徐燕萍要求人,自然先开口,说“木厅长,您好您好。我是柳市的徐燕萍,过来打搅了。”
  “徐市长,老熟人了,欢迎欢迎。”徐燕萍招呼时没有提沈强,就怕木承嘉心里有想法,以为徐燕萍用沈强来压他。木承嘉却要点一下,表示自己和沈强很熟,那也是一种身份,“沈处长还不知道我们是熟人,今早就来电话了,提到大市长要过来指导工作。”
  “木厅长说哪里话,我到省厅是来求援拜菩萨的。诚心求助啊,就像请木厅长帮忙,不胜感激。”
  “请坐请坐,客气话就见外了,大家是熟人又是朋友。徐市长,这样说吧,只要我那个帮得上的,一定尽十二分的力去做。”
  “感谢感谢。”双方在沙发上坐下,秘书就给上茶。
  喝着茶,也就不再客套。徐燕萍将到交通厅来的意图说了出来,倒是让木承嘉心里大吃一惊。有什么人敢申请修建高速公路项目的?那都是省里甚至有中央进行规划后,往下进行部署,分步进行实施,这位倒好,开口要省厅来讨要高速公路这东西,也就这些一方大员才有这样的信心。
  心里虽吃惊,但脸上却不能有所表示,稳住自然是省厅领导固有的涵养,哪能跟让下面来的领导给比下去?只是,今天所来请求的事,却不是木承嘉能够表态的。木承嘉满口答应着会向省里汇报,另一方面将柳市与省城之间的高速公路修通后的重大意义说了出来,表示他的认同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