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说市政府在高速公路申项工作上已经开展了半年之久,各种材料也收集、准备得差不多,但作为递交省里的材料,却不能有任何一点疏漏。总不能够像在市里这样,第一次不成功,随即进行第二次再来。就算材料准备的很充分了,也还要对所有材料在经过反复论证,选最经典的最有针对性的材料来。

  刘君茂作为申项工作组的具体负责人,对省里的情况也必须非常了解,才能够更好地有针对性地进行工作。
  市里工作准备算是比较充分,就差最后的将材料整理的阶段,只要对省里情况了解充分,工作起来也就会更快更有针对性。所以,工作就得分为两步走,市里整理材料的同时,另一方面必须到省里去活动,去探察情况。
  出发时,徐燕萍带着陈静,而刘君茂也到这市政府里的两个人,一个省政府办副主任,一个是他的专职秘书。两部车一同往省城而去。
  市长的车刚走,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李春雷夹着黑色的公文包从楼梯窗口走进电梯间,乘电梯到六楼去,六楼是副市长们的办公室层,钱维扬作为常务副市长,本来可以另找一层楼的办公室里去办公,但他却不肯搬,将自己和其他副市长并列起来,只是,他不办公室就在电梯出口的斜对面。
  李春雷的办公室有两处,做为办公室副主任,在二楼市政府办里有办公处,但他却又是常务副市长钱维扬的专职秘书,他的办公室主要点就在钱维扬副市长办公室外间,为副市长处理一些问题,并接待来人来客,传达领导的意志。上到六楼,李春雷直接开了办公室,在里间门轻敲了三声后,听到里面有声音了,推门进去。
  钱维扬坐在宽大神色的大班桌后,神情冷峻而严肃。李春雷对领导的神态已经熟悉,站在离办公桌最为恰当的距离处,控制着声音说,“市长,徐市长带着刘君茂市长一起到省城去了。”说着见领导没有什么表示,随口又补了一句,“还真是等不及了,没有市长您的支持,他们能够折腾出什么来。”语气里就有些轻蔑不屑的意味。
  “知道了。”钱维扬带着鼻音说了几个字,脸上没有一丝变化。李春雷知道自己改做什么,等领导表示了后,为领导倒了杯茶端上,才悄声离开。
  市委那边,毛达和见市委办主任尤继武进来,抬头笑呵呵地看着他,说“他们走了?”
  “是啊,书记,迫不及待呐。”尤继武说,却也陪着书记笑着,点评一句,对市政府那边的变化,事前也没有意识到,钱维扬会将目标放在开发区里,而用高速公路项目申报来挟制,顺利地达到控制开发区的目的。市委这边在开发区里的利益比之前更多些,自然不会引发市委这边的抵制,却让两放将开发区控制下来了,双方的利益都得到扩大。更主要的是政治上的影响,对全市的有着更为微妙的作用。

  到省里后,没有直接去省府大院,而是要先休整下,再商定分工。先将车开到“会都宾馆”,那里是三星级的酒店,设施与柳市政府宾馆差不多。对于徐燕萍等人说来也算恰当。之前,柳市的人也场在这家宾馆里下榻住宿,去那里也熟门熟路。
  进到房间里,陈静等着徐燕萍,先帮她整理好物品,要给她放水泡一泡。徐燕萍说,“今天不要你管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回去,自己就安心回家吧。我们说好了的。”
  “市长,请您放心。我总要先将您这里安排好才安心走是不是?”陈静笑着说,出门或在工作中,在徐燕萍面前都尽着自己秘书的本职,既要处理工作上的事,对领导的生活也要无微不至地关心着。
  “今天你的任务就是先给家里打电话,我要听着你打。”徐燕萍说,本意自然是要陈静与家里修好,却也怕陈静只是躲一天而没有回家里去。要是听着两人通电话,陈静自然不会再躲避回家见老公的事。
  “好,等市长安顿好我就打,总行了吧。”对徐燕萍的要求,陈静一直都是顺从的,对家里的情况,她心里虽很不好受,但内心里也有着愧疚感,要不是自己总不在家,或许男人就不会被人勾引了去。这时总要先跨出一步,离婚对她说来是不现实的,说不定还会牵涉到领导更会影响到自己的工作。
  进住宾馆也没有什么,就是将一路的疲惫洗一洗。徐燕萍不想泡澡,只是洗把脸,这时也不是出去见领导的时间。何况老师今天也不在省里,要到明天下午才会回来。
  洗漱过后,等陈静也洗漱了,徐燕萍却没有忘记之前的话题。坐到沙发上看着陈静,那意思就很明显,要她当着自己的面打这个电话。陈静知道领导的意思,就有些迟疑,不过,她也是干脆而果断的人。当即将电话拿出来,坐在徐燕萍对面沙发上给老公拨打电话。
  徐燕萍自然没有心思去听陈静在电话里说什么,但却要知道她确实给她老公电话,等听到陈静说来两句后,自己也就走进里间卧室,由得陈静自己来应对自己的事。

  不一会,陈静走进房间里来,说“姐,那我先走了。”
  “好。一切都向好的方面看,知道不。”
  “姐,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陈静说着就先回家去了。看陈静将房间门关上,徐燕萍也在想着自己的事,自己的家何曾不是也乱糟糟的?说不定自己老公在外面也有女人,只是自己每一次回家都会先打电话回去,这样无论如何都不会遇上那些事情的。随即又想到,自己在外也曾做过对不起老公的事,虽说是一时冲动,但却无法挽回。
  摇摇头,将这些烦恼与伤神的事都摆脱掉,刘君茂要是见陈静走了,估计会过来商议这些天在生产的工作安排。当即走到外间,坐到沙发上,一时就想今晚要是约不到省府里的领导,要怎么安排才好?一下子就想到上次在省里的那家“一醉倾城”酒吧里,遇到那个说柳市口音的非常细心的男人。那种受人细致关怀的滋味,实在让人迷恋,却对她说来又是那么地危险。
  再也不能到那些酒吧里去消磨时光了,哪怕就孤单地在宾馆房间里看着最无聊的电视剧,也不会出现什么危险。回想起来,好在没有再遇见那男人,要真给对方认出来,那要如何自处?“他”会不会因此而要挟自己?要真是这样,就异常棘手了。虽说不怕,而那天也没有做什么事,只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在酒吧里碰见,喝两杯酒,跳几曲舞。就算在跳舞中男人表示出来的意思,有那种占有的含义,但双方也都没有明白说出来,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意会的事完全可以一口否定的。徐燕萍给自己安慰,却又觉得自己对那男人有种信任感,他不会因此而伤害自己的。
  市政府办副主任陈敬达敲门进来,向徐燕萍请示,接下来的工作要怎么安排。到了省里,这些人确实就没有什么路子,也不知道该找哪些人。
  “老陈,请刘市长过来一起说说吧。”徐燕萍虽脸带着笑,但很干练地说。

  陈敬达做了表示,就转身去请刘君茂,两人很快返回。徐燕萍客气地请两人坐下,徐燕萍说,“君茂市长,我让陈静今天回家一趟,她都有两个多月没有回家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