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姐,你在工作时就像一种程序一般,但工作之外,却是最诱人的,既漂亮又有媚力,男人最容易动心的那种**。”陈静见徐燕萍没有因为自己的袭胸而生气,说话是就用手在徐燕萍胸前做了个比划,表示她那里大而手感特好。陈静相对而言比徐燕萍更加漂亮些,只是她神色冷峻,让人更难以想到她女人柔顺的一面。

  “好了,别疯了。要疯明天回家去和老公疯去。”徐燕萍说,平时就算两人偶尔嬉闹,也都是短时间而过,不会闹得痴迷。
  “姐,你就到这边冲凉吧,我去帮你拿换洗的来。”陈静说着也就出房间而去,两人也经常如此,陈静总是将最便利的让给她。见陈静走出去,徐燕萍也感到一身的疲倦,冲一冲凉,解一解疲惫乏困。
  等陈静将徐燕萍换洗的衣物拿过来,徐燕萍已经到洗浴间里冲洗了,听着哗哗的水流,之前陈静偶尔也曾帮徐燕萍搓洗腰背,只是都是徐燕萍叫她才去的。今天心里却被刚才两人的嬉闹弄得心神见有些意动,不自禁地想进去帮徐燕萍搓洗身子。
  将自己解脱得****,陈静在身上摩挲一把,觉得自己的皮肤和徐燕萍相比要粗糙些。徐燕萍面相虽没有陈静那边精致而秀美,但浑身皮肤却细腻滑溜,手感特好。之前都没有这方面的想法,这时,陈静心痒痒地,就想多摸两把。

  见陈静裹着浴巾走进浴室里,见水注里的徐燕萍正忙着搓洗,背着一只手臂往后,准备要挠背心处,自然用力不上。陈静见了也不作声,走上前去先用水将手淋湿,就去帮她搓背。徐燕萍也不作声,这也是两人的习惯。
  陈静很仔细,背上的肌肤白皙细腻,几乎看不到细细的毛发,有水流不时流过。搓洗过的部分,就泛出红晕,俨然如熟练的蜜桃,让人看到忍不住要吃一口。陈静虽有些心浮意乱,但却不敢再多闹,怕徐燕萍生气。
  虽说两人情感很深,但各有喜好,徐燕萍对这些事平时都没有露出什么来,陈静就猜想着她是不是不喜人提到这些隐秘的事。虽说两人都**相对,却没有多少无聊而嬉闹的心思。陈静默默地给她搓洗,很快也就洗好。徐燕萍将水喷头交给陈静,将地方让开出来。
  “姐,多冲一冲,消消疲乏。”陈静柔声地说,接过喷头给徐燕萍淋冲淋,水线直冲,打在细腻娇嫩的肌肤上,淋过背,陈静绕过去,见徐燕萍用量手护着自己的宝贝。就嘻嘻笑着,说“姐。”示意徐燕萍将手移开,好帮她冲洗。见陈静的样子带着故意,徐燕萍心里也活跃起来,接连些水往她身上浇淋,直接浇淋着她那没有设防的宝贝上。

  “陈静,迷死人了。”徐燕萍意指她那宝贝挺翘着,没有一点变形,而相对说来徐燕萍那里则有些下垂感。但徐燕萍的要大些,也就更容易变形。“姐才迷死人呢。”陈静说着将徐燕萍的手要拿开,一来好用水冲淋,而来也好看看她那显得大的宝贝,“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大点的?”
  “又说胡话。”徐燕萍说着手给陈静拿住,索性伸手出来去捏她那胸,陈静没有防着一旁会这样做,一把给捏住正着。浑身不由子颤动起来,好就没有给人摸着,那敏感处给抚摸了,就激发出一些情绪来。虽说有些感受奇特,但却更有羞意让她难以自处,这个身子也就老公一个人受用过,就算是平时最尊敬的姐姐,心里都有些排斥,想躲开去。
  平时偶尔也会帮徐燕萍搓背,两人并不是第一次裸呈相对。陈静见姐的手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是要把玩着她的挺翘,不由地乱了起来,不知道姐是不是有那些意思。两人之前极少谈论女人的私事,更没有在这方面交流。就算提到家庭婚姻,都没有涉及到各自的私密**。
  “怎么会不变形呢。”徐燕萍有些好奇,手还在那里没有移走,而陈静的脸却红得要渗出血来一般。见徐燕萍这样说,才知道她的意思,心里也就放松些,说“姐,你的主要是大才重了呢。”
  其实,两人一直都没有将时间和精力放在女人的这些事上,工作永远是她们的精神源泉。平时虽也着妆,但都是因为工作需要,对于自身是不是吸引人,是不是在这方面要享受生命,都没有想过。
  第二更送到,大家把收藏顶起来哈!
  或许是半年来的工作重压一旦放开,心里放松了,或许是明天会回家去,这时总有些期盼,就算现实或许会让她们更受伤害,但此时还是会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期盼,心里就会有这种放松吧。
  工作中歇一站脚,那点惬意让两人更有彼此交流的心情。陈静虽也想动手做徐燕萍那稍微见下垂,而偏偏那颜色见深的两颗葡萄却往上翘,这情形很逗人,让人忍不住要去捏住它。
  徐燕萍很快就知道陈静的用意,说“别闹了,快冲一冲都休息了吧。”陈静见她发话,也就收住心,给徐燕萍和她自己都冲一遍。两人走出来,披着浴巾,陈静却要帮徐燕萍先将身上的水滴擦干。擦到雄前是,忍不住稍用力,隔着浴巾捏了一把。
  “疯丫头,今晚是发情了呢,姐就成全你。”徐燕萍说着一手勾住陈静的腰,另一手再去袭胸。陈静围着浴巾,却是捏不住什么。徐燕萍闹开了,浑身就贴住陈静不放,要将她浴巾解开。

  “姐,饶了我,不敢了不敢了。”陈静轻声说,两人是在房间里的里间闹,却怕声音传出去给人听到。陈静讨饶时,徐燕萍手已经得到机会,将胡乱系着的浴巾给扯住,也就脱开了。浴巾往下滑,两人还贴着,没有滑落掉下,却将那挺翘的宝贝给露了出来。
  陈静心里微慌,也就开始反击,在徐燕萍翘着的臀上捏一把,那里比陈静的要丰满些也挺翘些。徐燕萍本来也没有闲到会闹得越发疯了,当时一扭腰要回避,脚下动处,而身子两人却贴在一起,重心也就不稳了,往前挪后两人都站立不住,趔趄着一时却又无法分开。
  一下子两人都倒在陈静的床上,徐燕萍就这样压住陈静,隔着浴巾,但身上就有不少肌肤相接处。一时间软玉满怀,两人也都不想动,就这样压着。陈静有些担心,就怕徐燕萍不高兴,虽被压住也没有什么心思,眼骨溜溜转看着徐燕萍的神态。
  “没有跌着吧。”徐燕萍说,首先担心的是怕跌扭着哪里。陈静摇了摇头,表示没有。这时,也没有再闹得心思。徐燕萍支撑着起来,说,“都是你,当真都发疯了。”
  传着衣,陈静见徐燕萍心思有些失神,说“姐,你当真是迷人啊,要我是男人见你这身子只怕就不会再分开,每天都要才甘心。”
  “又来了。”
  “我说真的,姐,今后我天天陪你睡,好不好?”两人之前也不是没有一起睡过,只是陈静这话分明带着一些性趣的话意。
  “还没有疯够啊,留着等明天回到家里好好疯吧,才不陪你。”两人虽说忙工作,但对社会以及其他方面也都随时留意,自然知道社会上有不少的人是女女相爱相恋。只是,两人都不会有这样的价值取向,可今晚之后,却让两人对身体这一话题今后会交流得更深一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