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其他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愿,今天的议题又比较单一,徐燕萍也就不好和其他人多说。等她坐下来后,会议室里的声音又慢慢起来,接着先前的话题继续。
  时间很快,钱维扬果真又按时准确地进会议室,才坐下,毛达和也就出现在会议室门口了。徐燕萍心里一笑,这两人不是一般地搞笑啊,只是,接下来的斗争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毛达和已经五十二岁,面相看上去也很吻合,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走路给人一种轻飘感,同时也给人一种比较好接近的感觉。和徐燕萍的笑脸待人不同,毛达和那神情总给人一种阴影感,不像徐燕萍那般灿烂而让人信任。
  当然,在柳市这地面上,徐燕萍的人缘远没有毛达和书记好,不仅仅是他是一把手这个因素。毛达和在柳市里从下面县里一直升上来,有着厚实的基础。培养出来的人也多,在下面区县大多都是他的人脉。从他脸面上看不出他有多少手段,但对权术的理解很深,手腕也足够,谁都不能够一眼看出他平淡而显得神情不高的脸后面,打的是什么主意。
  对于柳市申请高速公路的项目,主要反对者却是钱维扬。钱维扬之前是柳市市政府的排位第一的副市长,当年高等级公路就是在他手里完成的,此时要是新修高速,势必会将他的光芒掩盖下来。或许,还会有人质疑之前的高等级公路修建,是不是没有做很恰当的规划而造成没有必要的资本浪费。
  其实,谁都没有意识到国内会有这么快的发展,谁又会预先看到西部前进的步伐会如此让人瞩目?谁又会先知先觉地推算出国家会大力发展高速公路,将这一举措作为国家发展的重要一项工作来对待。
  钱维扬不是没有看到柳市修通高速公路之后,所处的主要枢纽的地位,能够将西部几个省和沿海地带链接起来。只是,从政治利益上说,这条路可以目前动工,也可以推后五年十年再动工。甚至等徐燕萍离开柳市后,他要是坐上市长的位子,在动手也不迟。当然,这些都是人们私下猜疑的说法,至于钱维扬心里怎么想,没有人能够从他那始终保持着黑沉沉的脸上看出想法来。

  等毛达和到他位子坐下后,领导们都到齐了。之前,柳市就连常委会都没有一个准时的开会时间,但徐燕萍到了后,对开会时间就极为强调,其他领导到如今也都成了新习惯。
  钱维扬很严肃地坐着,腰板挺直,看着就像一个老军人一般,但他却没有到过军营里。只是性格而已,对任何事都会从严肃的角度来看待来处理。这时坐到位子上,就是对会议室里的人都不认识一般,连徐燕萍也不看一眼。
  毛达和坐稳后,先看看徐燕萍,见她脸上的笑容如故,对她微微地点头进行示意;随即转向身边的市委第一副书记周贤民,周贤民是专职副书记,抓人事工作。毛达和对于人事权,从面子上看像是没有紧手攥住,但重大的人事都是他拍板。周贤民的权限不大,但他和钱维扬联手共进退已经是好些年来,在柳市里自然不容忽视。
  周贤民见书记看过来,也表示了下,是对书记的尊重。
  毛达和看了全会场后,轻飘飘地说,“那就开始吧。”
  徐燕萍没有想到今天的常委会会是这样的结果,太顺利了,让人措手不及的同时,不禁在想:这一切背后有着什么企图吗?
  回想整个会议过程,却又没有找到什么来,只是这一切都显得诡异莫测啊。

  市委办主任尤继武在毛达和宣布常委会开始后,将今天的会议议题先简要地说了说,概括地讲了下此前的各种意见,最后请刘君茂副市长将市政府提出的,向省里申请修建高速公路项目进行阐述市政府的理由。
  会议室里其他人都没有表示什么,就仿佛打坐出神似的。在市委会议室里,还是有人抽烟,徐燕萍也不会说什么,虽说她第一副书记的身份,要说点什么,别人也不能挑出多少毛病来,但徐燕萍知道市委这边不是她说了算的,这些却只有容忍了。市政府的会议室里,她虽然也没有公开禁烟,但其他人也都自觉。
  刘君茂几乎用一个半小时来对准备的材料进行阐述,虽说常委成员手里也都有一份,到底有几个人看,而此时又有几个人听,都知道常委们自己心里清楚。理由再充分,再冠冕堂皇,要想让其他阵营里的人认可,那就要用等价的事来进行交换。但工作确实要做,在刘君茂看来,能够说服柳市的常委们,就能够更好地说服省里,甚至于到京城里去,也都会有更充沛的信心。省里和京城里,没有直接敌对或利益冲突,更能够听一听真正的理由。

  谁知等刘君茂发言完毕,会议室里却没有人质疑,徐燕萍所准备的所有说辞都没有用上。静默一阵后,毛达和才说,“各位有什么看法和观点,都说说吧。今天我们先辩论,将修建高速公路的利与弊深入而全面地论说明白,市里对这一工作才有统一的认识。”
  毛达和一向来都这样,先让常委们发言之后,自己再综合总结,但是他自己的概括能力不怎么样,自己却对总结很自得,也没有人会说出什么来。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提出什么异议。徐燕萍当然不好就说话,总要等有不同的反对意见后,在说出更有说服力的理由来才算是领导者的高度。见没有人说话,她沉得住气。按说今天的会,双方都准备了半年,但争议却应该和之前一样,理由也差不多。
  刘君茂等在做工作,而另外阵营里的人自然也不会闲着,要收集反对意见也不是很难。然而在这常委会里,集体失声才是最让人难以猜度的结果。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毛达和神色沉着,脸上表情里可看出有一丝浅浅的笑,就像已经将一切都掌控了一般,嘴角微微抿着,传达出一种已经看穿了知道结果的心态。
  “贤民书记,你有什么看法?”毛达和见时间差不多,就点将了。周贤民与钱维扬在同一战线,却是以钱维扬为核心,毛达和要他说话表态,却不会直接点钱维扬本人。
  “修高速公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周贤民还没有开口,另一个声音响起来。

  徐燕萍咋一听到这声音还回不过意来,短路一瞬间,才辨明说话的人是钱维扬那沉稳稳的特有的声音。“……将柳市和省城之间的高速公路修通知后,柳市地区的经济建设就会至少提前五年达到小康水平,这是有科学依据的。更不用说柳市这样一个具有战略地位的地理位置,有了这一条路,就能够完全将经济活力放开了……”
  钱维扬的发言很简短,但很有力度,说服力也强,这发言正是他的一贯习惯。徐燕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钱维扬是什么时候将观点转变过来了的?要早知如此,早就该在市里统一认识,准备材料到省里去跑这项目,然后到京城去跑。
  钱维扬发言后,坐下还是没有看谁人,只顾着自己想问题。在一本黑皮笔记本上翻看,偶尔记下一点什么。但他说话之后,就将半年前一直争锋相对的两种态度一下子就统一起来,倒是让徐燕萍等人本做好严防死守的准备全然落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