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着说吧。”说着先走往待客沙发边,坐下,用手指着对面,示意严薪也坐下来。严薪带着拘束,用半边屁股坐在沙发上,勉力将身子坐正。陈静这时将茶端过来,要先给徐燕萍,她却用手势表示先给严薪。
  见陈静转身递来,严薪说“市长请先。”陈静却没有听,递给他。严薪也就接住茶杯,说“谢谢陈秘。”陈静没有说话,将另一杯给市长后,坐下来,准备好记录本要进行记录。徐燕萍在工作上,基本上都没有回避陈静,只有与人谈话时,怕对方心里不能够接受,才会要陈静先离开,一般说来谈话后,也会将一些情况告诉陈静。这样对陈静的工作要顺利些,饭过来陈静也就会在尽量多的方面给徐燕萍提出建议和助力。

  严薪虽知道陈静在市政府里的地位,还是情不自禁地转头看她一眼,觉得有第三者在场,汇报工作时,有些话就不好说,比如要表示自己对领导的忠心或对已经做过的工作是如何如何努力才完成的,就不好说出来。而选用一般性的言辞,自己的功劳不就淡化了?
  陈静却像没有看见一样,专心听起来。

  严薪是第一次汇报这样的工作,或许还没有适应,之前公路局的工作和市长没有直接的关系,工作汇报也轮不上严薪到徐燕萍面前来谈工作。徐燕萍见严薪看似无意的一眼,却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说“公路局那边做了大量的工作,辛苦了。”
  “市长,应该的,都是我们的工作职责。”要是没有陈静在办公室里,这时候应该有很多话可说说,就爱那个自己的态度表达到位。严薪知道自己这两句话干瘪,却也不好再多说题外话。“市长,之前您对我们市的公路建设有着划时代意义的决策,是非常正确的,会到公路局里传达了您的情深,整个公路局都感受到您高瞻远瞩的大气和极具前瞻的眼光,学习后全体干部职工很有启发,工作干劲和工作热情空前高涨。”

  陈静本来想记下一些事情来,对高速公路项目的工作,虽起步半年,阻力却很大。很多人都看到这样的建设项目给市里财政的压力,却看不到修好高速公路之后,对地区的发展和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她要将各方面的材料收集整理,这些将是今后申请项目的最为原始的资料之一。可没有想到严薪一大通废话,听得她心都烦躁起来。
  瞟了严薪一眼,他也感觉到陈静的意思,之后,才慢慢将最近所作的工作情况进行汇报。徐燕萍本想要严薪将高速公路一些工程和施工材料收集起来,论证时也是很重要的佐证。还有对未来公路的十年规划等,可他却没有将之前布置下去的工作理解准,或者是没有做这样工作的能力,总之没有达到先前的预想。
  汇报前后共用来二十多分钟,还包括几次喝茶的时间,但所说的内容当真没有值得记录的。徐燕萍一直都很认真地听着,脸上没有任何失落的表情。等严薪说完,还简略地将他汇报的工作提出几句核心的话来,算是对他工作的小结。严薪心里也一直打鼓,不知道市长对他汇报的情况是不是满意,知道自己在工作上有多少能力和作为。但听了市长的高度概括后,精神顿时就振奋起来,决意今后要更努力一把。

  将严薪送走,徐燕萍情绪上没有多少波动,之前对严薪就没有多少指望,只不过要在柳市里表示出自己的一种姿态来。到柳市两年多,周围也收拢了一些人,有自己的一个团队。只是这个团队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市委那边一直都独大,而市政府里却有着不同的声音,暂时还不能够统一。徐燕萍对是政府的掌控,还有比较大的阻力,这也是她始终不能够将自己的执政理念完全贯彻下去的原因。

  陈静再次回办公室里,见徐燕萍时就摇头苦笑,之前在平江市时要是遇上这种人,早就将他的职务给撤了,哪会用这样的人来做事。只是到柳市来,用人上一直都不能如意,在政治上市委那边守得紧,而是政府里的牵制力量不弱。特别是对高速公路的提议,市政府里的争议就大。
  通往省城的高等级公路那是国家投入修建的,使用时间还不长,这时,就算争取修高速。不仅看不到能够争取下来的条件和带来的好处,更有可能将之前市里所做出的发展规划完全给否决。要是过两年这个市长调离,是不是会给柳市留下一个不可收拾的烂摊子?
  这样的情况在其他地区不是没有发生过,有人担心也可理解。徐燕萍在一年前发动全市栽植特色山地小野果时,就曾经让人质疑过,好在都是在下面县里,又是农村乡镇。发动和施加压力后,还是有几个县搞起来了。
  山野小野果是纯正的绿色食品,在省城上市后立即旺销,随后有沿海的都市大商家过来签订大单,负责提供资金进行扩产。而柳市地区栽种面积也比之去年增加了三四倍,可望到两三年后进入丰产期。

  最伤神的还是要将修建高速公路的思想认识统一起来。
  “摇什么头呢。”徐燕萍知道陈静的意思,但不想她带着情绪,这样会让那些能力不强的人不敢靠过来。一个人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孤身一人就能够将事业做起来,形形色色的人,只要有心都要收拢成力量,所谓积水滴成河流。舆论也是一个各人渐渐认识到了,才会达成共识。陈静只是对严薪的工作能力质疑,却不会乱说话,这一点徐燕萍了解很透。
  “市长,公路局这边的材料做得最弱,几乎没有什么价值。您的意思我知道的。”陈静解说一句。两人配合多年,彼此之间说话只要露出一点都能够将以上理解到位的。
  “现在,所欠的材料不多了吧,公路局那边的材料也不算重要。如今的关键问题是,要说服柳市这些常委们,要让他们看到一个不伤柳市,而又有着辉煌前景的局面,才能够让他们动心。”

  “市长,这边的领导们又有几个人会往前看,会往全省的大局去看?要说服他们,最好的办法是从省里发话下来。”陈静在柳市两年多,受到的那种地域抵制力比徐燕萍感受更直接些。
  “省里那边做工作也不容易,只有在市里将这边的优势和前景发掘出来,让上面的人看到可行性,这样的项目才能够争取到。”两人对目前最为当紧的工作,却都明白,对第二次向市常委动议高速公路项目。要准备充分,必须拿下来才行。这一年再不能拿下来,转到来年,徐燕萍都不知道还能不能主持这项目,更不要依据高速公路的便利,将开发区大力发展起来。
  开发区的发展,那是社会进程的趋势,对此没有多少可疑惑的。只是,有了高速公路后,就会将这发展的进程推前五年或十年。对于柳市地区说来,那将是非常大的改观,结果也将完全不同。这条路修通后,就能够将柳市地区的经济潜力完全激发出来,更可将往纵深的西部前沿诸省相接通,从而形成纵深的经济带。这样的布局,对周遭地区说来,这条高速公路都是很有必要的。
  对徐燕萍说来,到省里和京城去争取这项目立项,有更好的理由和前景,信心也很足。私下里,也多次和老师沟通过,但老师虽说对她是持支持态度的,却也要求她先要在柳市这边做好工作,让省里看到更有利的一面,争议也就会小得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