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修出一条好路来,就能够将开发区这口大水塘给激活了,才会容下跃龙门的大鲤鱼。
  柳市基本上没有什么财力来承担修一条好路的能力,哪怕拿出一两个亿也都不能。整个柳市,财政上还维持着那种收支勉强平衡的状态,就已经让柳市上下的领导们感到自傲了。徐燕萍到柳市后的这一两年,市里的财政并没有见涨,虽说,下面几个县在经济作物上进行开发,也得到了比较好的收成,对于财政说来反而亏了。
  运作上,凡是政府系统所做出的各种,都不会向农民们要一分钱。这样工作面又大,而收入却没有得到,各级财政自然会亏损,累积起来都找市里要补贴,将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市财政,更是艰难了。
  此时要提出修一条柳市到省城的高速公路来,在很多人看来都是在瞎折腾。更多的人对此动议都看成是女市长在玩花招,想将大家都注意力从开发区的挫折中转移开,更要彰显出她的执政之能力。
  对于修路,柳市的人觉得目前通往省城的高等级公路已经够好的了,和几年前相比,已经大为改善。此时要将这条道废掉,而另修造价惊天的高速路,简直是彻头彻尾的败家子。纯粹是为自己捞取政绩的乱政。

  第一次徐燕萍在市长办公会上提出修高速公路的规划时,与会人员都沉默以对,没有谁肯参演,而常务副市长钱维扬就表示出自己的想法,对如今就动议修柳市与省城之间的高速公路表示不理解,其他人自然就有人进行附议。
  而后,市委对此也表示了不同的看法,只是市委那边没有明确,而是要市政府对此再多做些工作,将工作做细。意思大家也都明白了。徐燕萍对此也理解,知道柳市的人想法和出发点。
  真要想修这样一条路,要做的工作非常多。首先要进行论证,高速路不是村级公路,只要县里合计下就可决定的。国家建设部有总控制,要有充分论证后,才能申请项目。这样的项目又有几个人能够主动申请就获取的?不仅要有足够的关系,还要有切实能够预见的效益来,才可能说动京城部门前来考察。
  省里一关不难,但真要批下来这样的项目,在柳市的人看来就如同做梦一般。谁肯支持这样的事,从而也让自己受到流言的病垢?
  徐燕萍在市里提议后,反馈的信息就算让她感到惊讶,但却也理解。柳市这边要不是这般守成思想占绝大优势,哪会是目前这种情况?只是,市里还没有将这项工作明确出来,也就不能够成立工作组,那么准备工作虽然要做起来,却还名不正言不顺,工作的进展也就很缓慢。
  但经过半年来的工作,到这时,也该将所做的准备工作进行汇总,对市里再一次进行动议。摆明修高速公路的理由来,只有市里的认识统一了,到省里做争取才有可能成功。得到省里的支持,在到京城去争取,也才能够看到一线希望。
  至于最后的结果,徐燕萍市长却很有自信。
  陈静送唐祖德返回办公室里,跟徐燕萍说一句话,表示自己已经将交待的工作完成。陈静一向来表现的都是冷艳,唯有在市长面前才显出那女人特有的柔和,两人在办公室里,却是保持着那种工作关系。
  “市长,唐局长走时看得出破案决心大了不少。”
  “他们压力也大,我们再给他施压,反而会束缚住他们。”
  “那也是您才这样替下面的人着想,领导一向都只要结果,不管下面怎么死活的。”两人在办公室里虽不涉及一直以来渐渐形成的姐妹一般的情感,但陈静说话也不会太多讲究。
  “看你怎么说的,让人听到还不得恨死你。”
  “我说的不就是真话?可在柳市这里,又有几个人真正理解您心里的宏图?”
  “好了,这些话就不需说。把严薪通知过来吧。”

  “好的。”陈静应着走出市长办公室,脸上又恢复了她的冷艳。严薪是柳市公路局局长,之前曾给公路局那边布置了具体的一些工作,都是为修高速公路而准备的资料。这时候也该将相关材料准备得差不多了。
  公路局不是设置在市政大楼里,要等严薪到来还要等一会。陈静打电话后,严薪表示立即过来给市长汇报工作。要修高速路,对严薪说来虽与他的关系不算很大,但总还是能够沾点边,要是能够参与,不仅是自己的政绩,更有其他的巨大利益。能够获取多少,那也得在运作中才能知道。
  对于大家都反对的修高速路的提议,严薪却是很拥护的。唯有修路,他们公路局才会有机会施展身手,要不就只有看着其他单位吃香喝辣了。接受到市长布置下来的工作,虽繁重又还不能大张旗鼓地去做,怕引起其他领导的反感,严薪还是将工作布置下去。至于市长会不会满意,能不能给市长予于帮助,他却不会去抓得太细。那些专业的东西,对严薪说来是非常头痛的事,他也是门外汉。
  陈静再回到办公室里见徐燕萍,她对严薪的印象不好,但市长却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却做,心里有些担心。“市长,严薪说立即赶过来。”
  “唔。”徐燕萍在看着一份东西,表示了下。陈静也就不在说话,等徐燕萍就爱那个那份材料看完,见陈静还在办公室里,说“怎么了?”
  “我觉得严薪不怎么可靠。”对于用人,陈静平时也不参与,但却会将自己心里的想法都跟徐燕萍说,不仅是彼此之间的姐妹情分,更有着下属可从另一角度来看待人和对今后工作的责任感。
  “公路局也只是准备其中一些材料,我们不要严薪,可用的人却不多啊。”徐燕萍解释一句,对陈静的意思她也知道,两人从平江市一起过来,唯一最可靠的心腹也就是陈静了。就算在用人的心思上,徐燕萍都常跟陈静交流,对她也是一种栽培的意思。
  没有人可用,却也是一种现实。
  严薪有什么小算盘,徐燕萍也不在乎,要是下面的人都没有个想法,那工作的积极性又从何而来?只不过,对这些想法要监督着,不让超过界限能够引导好就成。见严薪很快就到了,心里也就高兴了些,没有表现出来。等严薪在陈静带领着进来办公室,徐燕萍一脸的和气笑容,这是她的招牌表情。
  严薪进门后将身子稍放得低一些,见市长一身深色的严肃装着,虽然笑容可掬,但他却不敢掉以轻心。市长虽和气,可背后也有笑面虎之绰号,不管是真是假,在领导面前总要保持着下属应有的紧张心态。
  “市长,您好。”严薪已经过了五十,对比他小十多岁的领导表现出的尊重却很到位。

  “老严,来了。”徐燕萍还在自己宝座上,桌上还放着文件材料,也没有就起身过来。但招呼声却让严薪觉得领导对自己的关怀与信任,当即又表现出一种感恩激动之状来。徐燕萍却没有看透,将材料收起来。陈静站在办公室里,她一直都冷冷地,却将严薪的表现看在眼里,没有任何表示。
  等徐燕萍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严薪再一次说“市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