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有身体的极致享受,让人生死发狂地忘却一切,但过后醒来,就会觉得自己越走越背离自己所要的生活。有两三年,都不再到那些地方去,心灵一角却始终存放着那记忆。没有再去做那些事,但对于孤寂时,一个人到酒吧里喝酒缓一缓心里的压力,却是有些迷恋了那种轻松的氛围。偶尔,看见有女人在酒吧里,找到职业的男孩带走,心里就会对自己之前的经历做一番审视。
  这样一来,就将那些负面情绪慢慢得到一些处理消解开去,但之前几年那种生活隐秘方式,在心里还是有一些影响。有时,免不了又心气浮动起来。上周到省城,也是一时清闲,到步行街里转一转,准备给自己买件衣。却又碰上了之前那女同学,女同学珠光宝气地,挑了两套服装给徐燕萍包了,随后拉她去喝酒。
  走进一家叫“一见倾城”酒吧里,徐燕萍之前曾到过这家酒吧一次对这里有所了解,知道里面的人有正常的酒客,也有那种人在里面。不知道她同学目前怎么样,看着她的派头,绝对是傍上了大款,或钓到了金龟婿。是不是还会像之前那样过那种生活,却也是不知道。不过,徐燕萍是不会在别人面前将自己的隐秘泄露出去的。
  果不其然,喝酒叙旧后,女同学有了点酒意就招了个人另找地方先享受去了,留下徐燕萍一个人。大家都是成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这样做会带来什么。避过熟悉的人,或者像这样对自己知根知底的人也不须多避讳,徐燕萍对女同学就这样跟着一个帅哥走了享受去,心里也没有多少波澜。反而,是和同学一起过来,她却不会去做那些事。
  哪怕有一丝可能暴露自己秘密的,她都会避开。自己目前所出的地位,说不定就会有人跟踪,而之前过来时也没有多做防范,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双眼睛就是专门来盯住自己的?

  等女同学走后,徐燕萍也就安心在温馨而富有情调的酒吧里独自一个人慢慢品着酒,将心情放开后,倒是安心下来。下午的时光,不必太担心什么,回柳市还有充裕的时间。要了些点心,也拒绝了两个职业男孩过来暗示。这时候,也确实没有那些心思。
  吃着东西,却见两个男人走进酒吧里,瘦长的身材,个性里有些文质气很容易看得出来。两人走进来后,同时也能够分辨出他们不是职业人,而是来喝酒相聚的,说不定也如同她自己和女同学这样巧遇而走到酒吧来叙旧的。
  徐燕萍觉得那被约请的人,看着有些好感,也有些好奇。偶尔看着不大的厅里两男子中一个高谈阔论,而另一个则很收敛地会心地表示着自己的意思,也使得徐燕萍对那个瘦长的男人多留意了些。
  事情就这样很巧合,按说徐燕萍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让自己可能陷入尴尬境地的事。但这天喝着酒心里偏偏没有设防,在这种酒吧里反而将身心都放的很轻松。一直都用女人和男人的那种心态来看厅里仅有的另外两人,不就那个瘦长男人的朋友却是接到电话走了,厅里就留下两个人了。

  徐燕萍没有离去的意思,而那男人居然端着酒杯过来和她坐到一桌来。男人出来猎艳是极为正常的,徐燕萍见那人过来,冷冷地看着他,也没有表示出自己的拒绝。
  对婚外恋或一夜情之类的事,徐燕萍是不会去碰的,何况到柳市两三年来,渐渐地对情绪的放松找到另一种途径,就是在办公室里将一个人关在里面,把所有情绪都是放出来。身体是不是得到慰藉,倒是渐渐淡了,那种感觉随心境地变化,渐渐变得轻淡。
  男人坐下来后,也不像一般人那么就搭讪,而是静坐着,偶尔看过来。将眼停留在她的脸上,让她没有感觉到那种男人猎艳的直接侵袭。给她的感觉,就如同一个同样在这时候比较孤寂的人,如同在寒冷的夜里两人靠近只是单纯想获取一些热度排遣一些孤独和惊惧。
  徐燕萍时常也会有这样的心理历程,对面前这个突然而至的男人,也就有种同情。自己虽然也注意妆扮外貌,但更多的却像用自己的内质来影响周围的人,所以,工作中一直都保持住那张笑脸,让笑脸将所有面对自己的人都忽略掉自己容貌的不足以及年龄的而带来的不可抗拒的东西。
  在这样的酒吧里,男人当然也不会太注重叼选什么,只是自己的年龄却肯定会写在脸上,很难瞒过混迹女人场的人。见男人过来似乎不但是为了求得一次艳遇,徐燕萍突然地主动将手里的酒杯举起,对男人邀了一次。没有任何表情地将酒杯举起,随后浅浅地抿一口,男人也没有什么受邀约的意思,也只是陪着喝了一点。
  给人的感觉男人有些忧郁却又细心,当然,那个到酒吧里来,而又那个主动坐到单身女子桌来,也不会是没有除外寻欢的男子,更不可能的单纯的人。
  偶尔遇上这样的人,坐一坐,她也没有排斥的心。
  到了这样的年龄,能够还有男人主动找过来,心底里不免还是有点点窃喜,当然也有点玩味的意思。两人又坐了一会,倒是都不说什么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徐燕萍对面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三十样子的小男人,也就更多了一份接受。

  静坐相对,男人却突然站起来,用标准的普通话对她提出约请,请她跳一支舞。酒吧里这样的事也属常情,徐燕萍稍作犹豫,见男人有些固执也有些忧伤,也就站起来。酒吧大厅虽小,却留下一处十来平米的空地。两人走到那里,男人将手极小心地放到她的腰,又轻捻住她的手,随着曲子就慢慢动起来。
  偶尔也觉得荒唐,虽然知道自己一向来都能够控制自己的,但到这样的酒吧后,却想给自己放假。何况,与这男人走出酒吧后,也就不可能在遇上。这时候,随着舞曲舒缓地滑流,徐燕萍慢慢地就恢复那种作为女人的情怀。迎合着男人的舞步,两人渐渐配合默契起来,而她也感到男人的极度细心,在细节上格外体贴。
  感受着一个男子对女人的温柔细心,徐燕萍没有受到自己同学那种对物欲**裸占有的影响,虽不会做出什么来,这时,却也觉得自己这么些年来的执着换来的又是什么?心里的防线,在那一刻就像要再一次彻底放开似的。
  有委屈的泪,在眼眶里打转。
  一曲又一曲,就这样随着这男人带着自己舞蹈。男子也没有多表现出什么来,只是他那种细心呵护,让人心灵深处最温柔之地就像被这样一次次撩拨,暖暖地发酥。徐燕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就算很欣赏与享受这种氛围,却也能够把握住自己不会滑出界外。换一个时空,或走出这道门,心里一直筑起的堤岸就会冷然地挡住一切,将外面的所有挡住,也阻止自己放开的心潮。

  偶尔有念想在脑子里穿过,总觉得每一次遇到这女同学都没有什么好事,都会将自己的生活改变什么。自己本来心志坚韧,但遇上她之后,心就会被泡软,受她的感染,真不知道怎么会认同她的那种生活方式,两人之间本来有很大反差的。上一次遇上她,使得自己在苦行僧似的生活里参杂了其他的隐秘来,这一次遇上她,又会出现什么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