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觉得要对老公有多少责任必须要坚守住自己的清白,老公在这样物欲如潮的社会里,哪会不沾惹其他女人?纵然没有能够勾引住哪个女人,也会到一些娱乐场所去发泄下兽行。徐燕萍对这些自然也理解,所以,对自己是不是在外与男人有往来,也不是很刻意去约束的。但是,对那些恶意想占有自己,而得到一些要出,或要自己用身体来换取一些工作上的便利,徐燕萍却不肯。
  偶尔想放纵自己的时候,宁愿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哪怕是花些钱找一个男人来侍候一番,享受下身体的美妙,都觉得要比那种交易要纯净一些。
  昨晚回家后,老公也回来得早些,两人也算默契地一起去冲凉,很就都没有这样子了。可冲好凉后,徐燕萍披着浴巾回房间大床上,男人进到身体里面后,却疑惑起来,觉得这一次这样顺利进去,是不是她在外面先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才会这样顺滑的。
  男人虽不说出来,但那种眼光和动作徐燕萍却是感觉到他心里在想什么。真想将他一脚就踢下大床,可也知道男人也同样活得委屈与窝囊,这时候还能怎么样解说?就算说出来,是与他一起共浴才引起了身体的反应,男人也未必会相信。本想和男人共同营造一段愉快时光,这时早就没有心情了,等男人放将出来,也还静静地躺着,没有想收拾的意念。
  这时,心里纵然发疼,却没有在为自己流泪,或许是自己与老公之间的那份情感,剩下的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珍惜值得留恋值得放在心上了。可家庭却要维系着,这也是自己的位子决定这一切。
  心里的疼或许是时间久了,也就有了些适应,对昨天的那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这样的。男人解决了自己的欲念后,躺在大床上沉沉而睡,而自己也居然没心没肺地睡去了。这时回想起来,自己总要找些机会,给自己一点享受生活的权利才行。一个人能有多少时间和精力?今年三十五岁,转眼就到四十了。到了四十岁,哪还有女人的春天?
  从体制里说来,像徐燕萍这样的就成为地级市的实职正厅,已经是很耀眼的成就,不知道背后多少人为此编排过她。人们背后的议论,徐燕萍自然是知道的,悠悠之口,有时这样一个国度与环境,还能够幸免不成?心里倒没有多少怨气。
  看着和平广场里,有一队退休老人们在广场的剧台上排练着,腰束着大红的彩带,扭着老腰,其中有两三个人还能够扭出些妖娆来,虽隔的远看不清楚,但阳光下还是能够感受到这些退休老人们的那份欢乐。这队老人是一些退休后组织起来的,他们时常为新开业的店子穿街过巷地打锣擂鼓扭着老人舞地为老板们宣传,作为一个健康的活动,又还有些报酬,老人们倒是积极而认真。
  有时候,看着老人们认真的劲头,徐燕萍就觉得自己讨要这项目没有白辛苦,又想到今后自己退休了,也怕不能像他们那般开心,那般放得开去,便在欣慰的同时有些羡慕。
  转眼见一男一女,从和平广场的对面慢慢走过来,感觉两人很年轻很时尚,手牵着手。也给人一种异常甜美的感觉,估计两人正在热恋中,徐燕萍心里就想,这两人能够将这份热恋保持多久?三天、五天,还是三年五年?
  磕磕绊绊是生活的本真,但又有几个人能够看得清这些?回头去品嚼,才感觉到生活是多少的无奈、那种酸涩无以名状。然而年轻人却不会感受到,总以为自己的热情就能够排除一切障碍,实现自己心里的所想。
  要是当年就有这时候的穿透力,是不是就会选出另一条路来走完自己的一生?徐燕萍看着两个人,慢慢走过来变得清晰些,穿过四车道公路到市政大楼前草坪边,草坪里栽植着绿化草,草坪中又栽植着紫红色叶的小乔木,构成一幅龙凤呈祥的图案。这图案坐到九楼上就看得很清楚,当然,这副图案也是徐燕萍当初排版定案的,在国内,或许不同年代有着不同的政治风向,但龙凤呈祥是自古传下的美好信念,不会因为政治原因而将市政大楼前的绿化改来改去。

  看着那两个年轻人走进绿化草坪里,徐燕萍心里不免有些痛惜,随后就看见市政大楼的值班人员过去干涉两人。年轻的男女离开时,手牵着手,很坦然地不为别人来干预而影响。徐燕萍看着,不由得又浮现出在省里的那一幕。
  心里砰然而动。
  其实没有什么,说起来也就很平淡,之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经历,甚至有时候会更发疯一些。但这回却没有随着走进正常生活而将那忘记掉,这就很不正常了,心里有些患得患失的忐忑与不安,这也是事先没有想过会遇到这样的情景。

  从柳市到省城,有高等级公路,不到五个小时的车程。而家也安在省城,徐燕萍时常会在晚上驱车到省城里转一转,看一看家里。也有时候会在省城里会一会同学朋友等,见领导和一些老板等应酬,说不清是工作还是生活。
  每一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特别烦,就像将一个月来所有的压抑汇聚起来,到一个即将爆发的临界点,要是不找途径来发泄下,自己在柳市里就会发作,将一直以来营造的那些在人们心里的完美形象大损,甚至坏导致自己在柳市里会出现另一种局面都说不定。对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谁还会再尊敬她?不仅仅是对手,更有手下的人,自己阵营里的人,都会为此而离散开。
  那种心理的压抑是有规律的,这样的规律就是在平江市时慢慢形成,算起来到如今不知觉中就有几年的历史了。也曾想极力改过,只是都是些徒劳无功的努力,说起来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放纵,徐燕萍虽知道自己是一个理智的人,但独自一个人时,就会将自己放松、放纵。都是那次同学会惹的祸,让那个同桌的女同学给带坏了。
  那次聚会,后面就分开谈心谈经历,那女同学也是三十岁的人,风情正茂,入骨,精力旺盛。而她又与男人离婚了,独自一个,就将她那一套及时寻乐的理论拿出来。连拉带拽,将徐燕萍带进一个会所里,徐燕萍知道自己有很好的自制力,进到会所里后也落落大方。女同学也不是先就来真格的,而是陪她坐着喝酒说话,说一套及时行乐的理论来。说到出轨、偷情、情人、等,就说还不如在外找一个行业的服务人来得纯粹。这样会更将自己放开,专心受用身体的快乐,而不用担心有什么牵扯。对徐燕萍这样的人说来,就更有利于前途,不会闹出什么丑闻来。边喝着酒,女同学就边说着她自己的一些事情,两人到也没有做什么。

  徐燕萍听着同学说的话,当时也不以为然,可过了三个月后的一天,情绪大坏,却独自一个人进到那会所里去,就有了第一次的尝试。之后,徐燕萍心里极为矛盾,在一次老公大闹后愤然走出家门,又去一次。当然,那些地方都很隐秘,没有朋友介绍,谁也难找到的。两次回来后心里都充满着悔痛,倒不是因为老公,也不是因为家庭至少那些生活不是她心里想要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