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岳母走了,杨秀峰心理的警惕没有松懈,问“何主任找我是有什么要我效劳?只要我能做到的,但说无妨。”
  “杨科长,第一次见面就要麻烦杨科长,真是不好意思。杨科长为人热情肯帮人、我是早就耳闻了。杨科长,今天来得匆忙又很冒昧,空手上门真不好意思。”说着从衣里摸出个信封来,递给杨秀峰,“这是一点小意思,真是一点小意思,想请杨科长有空时去喝杯茶而已。”
  所谓无功不受禄,杨秀峰手里没有什么可让县里的人打主意,见对方莫名其妙递给自己红包,戒心更大。杨秀峰没有接,推住那人的手臂,说“何主任这是为什么?”
  “小意思小意思而已,请科长笑纳后我再解释,请赏个薄面。”何勤说后再一次把信封递给杨秀峰,见杨秀峰伸手去挡乘势塞进杨秀峰手里。杨秀峰想了想觉得自己不答应他什么就是,看这人能说出什么事来,也就不再退回。说“太热情了,太客气。”杨秀峰说出太热情觉得不对,又忙补句“太客气”,才回坐到自己沙发上。
  “杨科长为人热情,作为市里的领导却对下面县里很关心,在柳河早就听说了。科长,我们柳河李光洁副县长本想亲自登门拜访,可突然有事给缠住了,只得派我来拜见杨科长。”何勤见杨秀峰收了礼,开始说这次登门的缘由。“李县是想与滕兆海主任交交朋友,有些个人的想法要向滕主任汇报汇报,想麻烦杨科长给介绍下。”

  杨秀峰终于知道何勤来的原因,先说了一大串说词都是糊弄人的,不知道是谁透露出自己与滕兆海关系好,想要自己给他们引荐。只是自己与滕兆海的关系还算不上稳固,要真给这个李副县长引荐了,滕兆海会不会反感?杨秀峰拿不准,说“何主任,谁说我认识市委滕兆海主任啊?没有那些事,没有那些事。”
  “杨科长,这年月的人只要认识了领导,没有不在外显摆的,只有杨科长修养好讲求内敛,杨科长这样的领导我是非常地敬佩,这才是市级领导的风范啊。李县长想拜见滕主任也就是仰慕滕主任的为官为人,绝对没有其他什么要求,还请杨科长多多担待,李县长也是个性情中人,绝不会忘记朋友。”
  “这样啊,滕主任工作很忙我可不敢承诺什么。何主任,你看这样好不好,哪天要是巧合遇上滕主任,我一定转达你们李县长的意思,滕主任怎么样决定我可不敢先答应什么。”
  “多谢多谢,李县长也知道滕主任忙,李县长和柳泽县的田鹏书记也是老朋友,李县长为人怎么样杨科长可打电话问问田鹏书记。”何勤见杨秀峰答应下来,心中高兴,他总算把事情办了下来。“问什么,只看何主任就知道李县长是个重情义够朋友的人。只是,这事要等机会,急不得。”杨秀峰沉吟着像是在想办法而一时间又没有找到好办法来。
  “那是那是,拜托了,拜托了。杨科长,今天冒昧打搅杨科长的休息,我就告辞,下次有空请杨科长吃个便饭赔罪。”何勤走后,杨秀峰忍不住把那信封拿出来看,里面装着一沓大额的钱,听到廖佩娟从房间里走出来,忙把钱收了。
  对李光洁不要说熟悉,今天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人。要安排这件事,总得先知道滕兆海的意思,他要是肯见见,那就尽快安排。滕兆海应该认识李光洁,有他把握,自己不过是传一句话而已。廖佩娟抢过电视遥控板在选台,杨秀峰就想着怎么样去探探滕兆海的意思,直接问就太冒失了,没有什么回旋余地。
  李光洁找上自己那是田鹏在其中起了作用,他要何勤来找自己,肯定也是这种考虑。想到这里,杨秀峰心里一下灿烂起来,得田鹏和李光洁一传,今后肯定会有其他人也会找到自己,这样自己也就能在下面形成一个影响的圈子,而得到一定的好处。滕兆海上次拉自己去赴饭局,真是在为自己着想。
  田鹏为什么不直接给李光洁引荐呢?杨秀峰想不通这事。从上次吃饭的情况看来,田鹏和滕兆海应该走得蛮勤的,其中有什么内窍吗?“乱想什么你,刚才那人是谁?找爸爸的?”廖佩娟见杨秀峰呆想着,拍了杨秀峰一下,把杨秀峰吓了一惊。

  走到外面,杨秀峰觉得给田鹏打个电话,探探他的想法,自己才不会冒失做这事。田鹏接连电话,说“是杨科长啊,感谢杨科长还记得我。”
  “田书记是大忙人,我冒昧地打电话来不影响田书记工作吧。”杨秀峰听到电话里不止田鹏一个,他周围应该还有其他人,田鹏是县委副书记平时求他的人自然多着,也会要大量时间和精力来应对。
  “一直都想与杨科长聊聊联络感情,就怕影响领导的工作,杨科长肯给我电话那是我的荣幸,今天太高兴了,过几天一定找时间专程到市里看看老朋友。”田鹏说。“言重了,田书记重情重义我听滕主任提过几此,也听柳河县的人说过啊。田书记要是到柳市来,那得轮到我请了,这才是朋友之道嘛。”
  “既然是朋友,谁请都一样,分什么彼此?杨科长,滕主任真的提到我了?那要感谢杨科长给我美言啊,下次我得敬杨科长一杯。”田鹏呵呵地在电话里笑。

  “滕主任跟我说过不止两次,田书记我怎么会乱说啊。”杨秀峰也笑几声,又说:“田书记熟悉柳河县的朋友?”“熟悉啊,李副县长是老朋友了,他想找滕主任又没有门路。我知道杨科长与滕主任是老朋友,在滕主任那里能说话,私自推荐他找杨科长,杨科长不会怪罪我吧?要是杨科长觉得不妥,不要理他就是。当然,下次我一定给杨科长敬酒赔礼。”听田鹏这样说,杨秀峰也就不再想多问了,说“多个朋友多条路,何况是田书记的朋友,怎么样也得给他说说。”“多谢多谢,杨科长果然古道热肠,这样的朋友太难得了。”

  滕兆海对自己很不错,杨秀峰感受到这一点,觉得自己对那次车祸这样处理真的有如天助。可如今要不要就与滕兆海联系说李光洁这件事?不要因为图他们一点回报把滕兆海的关系弄糟了,犹豫了两天,杨秀峰决定还是拨滕兆海电话。
  电话拨过去,正想着措辞,滕兆海却在那头把电话掐断。杨秀峰心里一下就乱了,不知道滕兆海那边是什么原因,当然不能再去电话了。直到入夜后,滕兆海才给杨秀峰打来了电话,杨秀峰正与江海、刘浙西在一起吃饭。
  见是滕兆海的电话,忙用手势压住两人的话语,“老弟,上午那时间正忙,领导就在身边可不能接电话的。”“我知道啊,老哥,哪用着这样来说明。老哥的工作性质我还能不理解?偏你记在心里。”“这样就好,有什么事吗?”滕兆海问。
  “老哥有空吗?有件事不知道要怎么向老哥说才好。”杨秀峰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

  “直接说,我们之间不存在什么忌讳,你还不知道我的底细?”滕兆海真有如老大一般。“那我说了。”杨秀峰就把李光洁来找自己的事说了,滕兆海等杨秀峰把是说后,道,“老弟,这事我现在给你交个底吧。县里面想到市里找门路的人很多,我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本来可以直接让他们来找我,可这样下去对我说很不利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